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这妖女好生放肆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境

第一百九十六章 境


姬轩最后看见的,是那名为邺的年轻人挺直的身形,在那双眼睛里充斥着愤怒。

没有人知道那个年轻人到底在愤怒着什么。

只觉得身体与那些白色触须之间接触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刺痛。

仿佛要将魂魄从身体中剥离出去的那般疼痛。

就算是姬轩也难以忍受。

眼前的光景渐渐地变成了晦暗,最终连意识也淹没在疼痛中。

……

“你们逃不掉的。”

他有如闲庭信步一般在虚空中前进。

破开的穹顶上一道道白色的线垂落。

抓住一切尚在活动中的东西。

那些原本气焰嚣张的修士们四散奔逃,却一个个地被捆缚着,不过数息时间便没有了声息。

他们闭着眼睛。

有如陷入了一场梦境。

被白色的触须提拉着。

渐渐地升起。

年轻人抬起头,看着因他而起的这一切,脸上终于是流露出会心的笑容。

“只是一个小城镇的范围而已吗?

呵。

你们未免也太小看祂了。

面对如此灾厄,你们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弱小,弱小得可笑。

啊……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在一切结束之前,就让我继续玩儿会吧。”

穿过破开的穹顶。

年轻人已然是立身于高天之下。

他平静地看着这一切。

自白色的夜天垂落一根根丝线,向着四周发散,遮盖了半片苍穹。

其范围之广,石墩镇不过是毫末的一角。

而若是有人能与年轻人一样安好地站在这里的话,定能与他一同看见这天地倾覆的场景吧。

白色的夜天?

非也。

其为无尽的枝干,白与金色交织。

幽邃的星辰?

非也。

其为果实,每一枚都散发着令人打心底厌恶的气息。

一株虚幻的巨树,悄然生长于天地之间。

越是向上,其形态就越是凝实。

在其树冠的笼罩之下,没有任何一道生灵能够逃脱。

仿佛能听见此起彼伏的哭喊、惨叫声。

一道道流光自地面飞起,又迅速被击坠。

……

帝都燕宁。

公孙无忌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踱步。

眉宇间可见的焦躁不安。

就在刚才,南域突然传来急报,说整个南域与其他地域的联系突然断开。

与南域的交界处,存在一股陌生的壁障将两地隔绝。

而南域之外的人往里面看,只能瞧见一片煞白。

“小子,你再这般晃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我们不能去那里帮他,就算有这个能力也不能。

燕宁马上就要乱了。

你也不知不知道。

与其这样。

还是喝口酒冷静一下的好。”

彼时,不远处坐着的一个黑袍老道士摇了摇手里的酒葫芦。

然后把它放在了桌上。

这黑袍老道士满身酒气。

睡眼惺忪地半睁着眼睛,看去毫无防备。

“都这时候了还喝酒?

前辈您就真的一点也不着急吗,殿下可是您的弟子。”

“殿下不是我的弟子。”老道士嘴角一歪,笑着说道,“姬轩才是。”

“我不想和前辈打哑谜。

您就给个准话。

当真有人能帮到他?现在整个南域绝地天通,修士连进去都办不到,朝堂里头帝君也没有消息。

殿下在那里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

您觉得还有谁能帮他?

但是这燕宁现在不是还没什么事情嘛!”

“等我走了,或许事情就来了。”

老道士摇了摇头。

看着少年在他面前坐了下来,虽然脸上仍旧满是不耐,但好歹神色缓和了几分。

“小子不要忘了,我们正在遭遇的究竟是什么。

当年鲁襄王姬斯尘究竟想要做什么,你现在不也是知道了吗?

就算是那样,你还要我去帮他?

哼。

当年姬斯尘命不好,百年谋划功亏一篑。

可现在不同了,现在的灵王朝经不起姬斯尘那样的灾难。

帝君赦命了抚剑官,也就是说……不管我们愿不愿意,一切都已经开始了。

灾难的来临只会越来越快!”

“可是殿下他——”

“放心吧,那可是我们几个老不死教出来的弟子。

小子你瞎操什么心。

区区残骸而已,还能掀起多少的风浪?”

“残骸……”

公孙无忌皱了皱眉。

拿起酒葫芦就给自己满上了一碗酒。

霎时间整个房间里便被一股清逸的果香充盈。

单是闻上几口味道,就仿佛是周身穴窍都被打开了一般。

这酒葫芦里边装的酒据说是朝堂里边帝君赐下,寻常人可喝不得。

「神木道域·空想幻庭」。

那到底是什么……”

他正低声呢喃。

却听见房门外传来侍女清脆悦耳的声音。

“少爷,柳家柳公子邀您一起去逛花船。”

公孙无忌闻言当即面色猛地一变,拍案而起。

厉声道。

“什么花船,我是那种人吗!

你家少爷就不是那种随便的人。

少给我胡说八道了。

让柳家的人给我滚!”

“小子,你那小娘子已经去闭关修炼了,尚未出关。”

“是嘛……”公孙无忌脸上的凶厉尚未褪去,将桌上的那杯酒一饮而尽后,径自推门而出,“那柳公子好生霸道,竟想要给我点颜色看看,哼。我倒要看看他能奈我何!”

“小子,不等姬轩的消息了吗?”

“让他明天还活着的话捎句话!”

只听得脚步声渐行渐远。

黑袍老道士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

当意识回归的时候。

能感受到的只有温暖。

就像是阳光洒在身上那样的温暖,现在的姬轩能很准确地描述出那种感觉。

仿佛有那么一个人在抚摸着全身。

将所有的疲惫都擦干抹尽。

睁开眼眸的瞬间,他看见了那片星空。

非也。

那不是星空。

而是一棵树的树冠。

白色与金色的枝干编织参差,将原本的天穹彻底封闭,化作了另一片天空。

而枝干之间凝聚着红色的果实。

形状有如一颗颗四方的星辰。

「神木」。

姬轩的心底里浮现出这么两个字。

之前的记忆并没有受损。

他还记得自己的意识消散之前发生的事情。

在地下破开的穹顶上,他见到了与之相差无几的天空。

不仅仅是那时候。

当初在府衙里抬头往上看的时候,那片天空也是那般,拥有白色的天幕,与黑色的星辰。

只是现在在他的眼前,黑色的星辰换了一种颜色而已。

四下是一片树林。

这里的树木与头顶那棵巨大神木的形状相差无几。

同样拥有金色的躯干。

有一些还开了花。

晶莹的花朵有如梦幻的蝴蝶一般随风飘动。

每一棵树、每一朵花、每一片叶子。

尽皆被放大了数倍。

看上去姬轩反倒像一个孩童。

等等,这里有风?

瞬间姬轩便警觉起来。

这里是哪里?

仿佛是自问自答一般。

在这个问题刚从心底里产生的瞬间,他也瞬间知晓了答案。

这里是一方道域。

属于过去神木的道域。

「神木道域·空想幻庭」。

目前为止他并没有遭遇什么危险。

但那个年轻人的确是如此说的。

「这是毁灭灵王朝的灾厄。」

身处此方道域之内,对灵气的把控便彻底地失灵了。

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干扰。

令姬轩此时有如一个凡人。

不。

其实也不尽然。

因为他发现自己多少还能动用一些力量,比如那把灵气剑。

「有人来了!」

忽然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姬轩赶紧从地上站起来。

只是放眼四周似乎并没有什么地方能藏得住人,这令他心里有些不安。

便是这一愣神的功夫。

就看见前方出现几个人影。

「怎么可能……这世上怎么有那么大的人,法天象地?不对,他们的身上灵气波动……」

那些人影每一个都有寻常人的十倍那么大。

这样的体积莫说姬轩刻意隐藏。

只要他们不把头低下来,就根本发现不了他。

这些真的是生灵吗?

他们在做什么?

似乎有人在说话,但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讲些什么。

在姬轩心里震惊的当间,那几个人却是已经来到了姬轩面前,眼看着就要与姬轩接触。

那一只脚就要踩在他身上。

而此时的姬轩无法动用任何的法术。

「不行,得赶紧走——」

他眼睁睁地看着那只脚踏在自己的身上。

可是预料当中的疼痛却并未到来。

而那几个身影也一点反应也没有,径自离去了。

「不对,刚才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是幻影?

而我的身体从他们身上穿了过去?

不对。

我刚才看到了那些人的一举一动是能够对这个环境造成影响的。

现在我脚下的巨大脚印就是证明。

但为什么……」

姬轩下意识地低下头。

将自己的双手摊开,细细思量了一会儿后,这才苦笑地自嘲了一声。

“什么嘛……原来幻影……竟是我自己。”

在姬轩这般念想产生的瞬间。

他忽然感觉到天穹暗淡了许多。

抬起头,便与一张巨大的人脸撞了个正着。

那双绿色的眼睛仿佛能看透一切,在与那双眼睛对视的当间,姬轩便能清晰地认知到,自己已经被对方看见了。

但是怎么可能?

自己不是幻影的状态吗?

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谁?

不由得姬轩细想。

那个人便已经伸出手,将他攥在了掌心。

随后轻轻地放在了肩头。

下一刻。

一股陌生的灵气,带着某个念头,涌入姬轩的身躯。

「你好,能听见我的声音吗?

我对你没有恶意。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我想知道你的事情,还有你的世界,你们的事情。」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