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豪门恶妇对照组在娃综内卷爆红 > 第455章 奖励

第455章 奖励


“好啊,你是越来越不在意我了,给妈还有安安都准备了礼物,唯独没有我的。”

他手一僵,似乎真的在思考:“怪不得都说得到了就不懂得珍惜,原来这是真的。”

姜倪被逗笑了:“好了不逗你了,我早就给你准备了礼物,我记得你最喜欢吃王记的糕点,一块给你买回来了,你现在要不要尝尝?”

萧宴点头。

姜倪将糕点拿过来:“我让佣人热着,应该是热的,你尝尝好不好吃。”

萧宴打开包装盒拿出来一块递到姜倪嘴里:“你尝尝。”

姜倪咬了一口:“是甜的,但不腻。”

萧宴将剩下的半块糕点直接塞进了自己嘴里:“的确很甜。”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很快就吃掉了小半盒的糕点。

见萧宴又递过来一块糕点,姜倪摇头道:“我不想吃了,刚刚吃了饭,宵夜吃这些已经够多了,再吃就腻了。”

“那就不吃了。”

“你给我带了我最喜欢的糕点,你说我要怎么奖励你?”

“你想怎么奖励我?”

萧宴就现在的姿势将姜倪抱起来,他一只手护着姜倪的腰,另一只手揽住姜倪的屁股。

“我们去洗澡。”

“不行,我不跟你一块洗!”

每次洗澡萧宴总会控制不住动手动脚,姜倪已经对洗澡这件事情有了阴影。

“半个多月了,你一直都在片场忙工作,你就不心疼我吗?”

姜倪想到自己最近这段时间一直在忙,跟萧宴相处的时间少之又少,索性便随着他了。

果不其然,洗着洗着萧宴就又不老实起来。

姜倪嘶了一声,护住自己的身体:“你不是说要奖励我吗?这究竟是奖励我还是奖励你?”

“一起奖励,好不好?”

他的声音含着微微的哑意,偏偏又性感得不像话。

面对着他又亲又吻的攻势,姜倪实在是招架不住,被吻得迷迷糊糊是想起些什么:

“不行,你没戴……你快戴上……”

“戴什么?”

姜倪羞恼的推了他一把:“你说戴什么?”

萧宴轻笑出声,握住她的手轻轻吻了一下:“已经用完了,戴不了。”

姜倪瞬间就清醒起来:“那不行。”

萧宴揽住姜倪的腰,不住的亲吻她的面颊:“你要去哪?你舍得就这样把我抛下?”

他故意在姜倪耳边低声喘道:“你要去哪?我好难受啊,我身上好热,你要不要摸摸看,妮妮……”

姜倪的耳朵愈发的红,放在之前她早就沦陷了,只是她心中觉得这件事是底线:“不行,总不能再生一个二胎,安安还,总之我不想要二胎,我之前不是跟你商量过吗?”

“不会有二胎的。”萧宴握着姜倪的手抚向自己的胸膛。

“这你怎么保证得了?万一……”姜倪脸红了红:“反正你不戴就是不行。”

见姜倪欲要起身,萧宴笑着搂住她的腰:“别着急走啊,你听我解释……”

“我不吃避孕药。”

<div class="contentadv"> “我怎么舍得让你吃避孕药,那东西这么伤身体。”萧宴道:“前段时间我做了结扎手术。”

“你,你怎么不跟我商量?”姜倪试探着问:“你疼吗?”

萧宴眼眸中露出笑意:“不疼,我想,你生安安的时候不知道要比我疼多少倍,只是一个结扎手术,不影响什么,而且……”他顿了顿:“那玩意戴着确实不舒服,现在就不用再戴着避孕了,我更喜欢跟你……没有距离的贴在一起。”

“你怎么,萧宴你现在说话怎么这么……”

“这么什么?”

“你说话这么……直白,都不太像你了。”

“哪里不像?我带你好好感受一下。”

*

经过了一夜的折腾,姜倪难得的没有疲乏的感觉,她一觉醒来才发现萧宴在帮自己按摩。

“醒了?”萧宴留意到她睁开了眼睛:“来,把胳膊稍微抬一下。”

姜倪依言照做:“嘶,还别说,你按摩真是越来越有模有样了。”

“喜欢吗?”

“喜欢。”

“那晚上继续。”

姜倪这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萧宴,你现在越来越像一个色胚,不对,是色中饿鬼!”

萧宴笑出声:“是吗?我现在在你心中已经是这样的形象了?我如果真的是色中饿鬼,我会一直缠着你,缠着你不让你上班。”

他说着就慢条斯理的解自己的领带:“正好,咱们今天都别上班了。”

*

“蒋振江,出来,有人来看你。”

蒋振江戴着镣铐来到探视室,他佝偻着身子,身子消瘦许多,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几岁,原本保养得体的脸庞横生出许多皱纹。

望着眼前头发花白的人,姜倪险些快要没认出来这就是自己那个窝里横又爱家暴的渣爹。

她丝毫不觉得心疼,一种难以言喻的痛快贯彻心底。

接安安放学后,她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里。

她知道蒋振江过得很不好,听说他在监狱里时常被人欺负,只因他的罪名太过肮脏龌龊,这里的犯人都瞧不起他,经常动手打他。

姜倪听说之后觉得心中愈发的舒畅。自己没有机会亲手暴打蒋振江一顿,幸好有人替她出手了。

蒋振江看到姜倪时也是一愣,他眼中似乎少了愤怒只是耷拉着头,有种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的感觉。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蒋振江率先开了口。

姜倪没想到他会问这样的问题:“你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迟来的父爱?别恶心我,你不配,依我看你这是没有了靠山就想让我帮你离开监狱,你简直是白日做梦!”

蒋振江微微垂着脑袋,他罕见的没有像之前一样发火。

“蒋静一死了,你最爱的女儿死了,你知道吗?”

蒋振江先是一愣,后又反驳道:“那不是我女儿,她是王丽荣私通跟别人生下来的!”

姜倪听出他语气中的酸涩便知道即使没了血缘,他对蒋静一依旧是有感情的。

姜倪懒得跟他掰扯这一个问题:“听说你在监狱里经常被人打,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打我的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