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13章:队友

第13章:队友


  “还有谁?什么时候动身?”棒球帽一边站了起来,一边牵起桌布,随意地问道。

  江宪也站了起来:“还有八臂罗汉和红四娘。算来算去,除了宗门中人和那些不出山的老一辈。整个华国最顶尖的王者选手,也只有你们了。”

  “啧啧啧……”棒球帽一边打着舌音,一边将整张桌布牵了起来,挡住自己,仿佛要收起来。一边感慨道:“真没想到,咱们这群牛鬼蛇神也有聚在一起的一天……”

  江宪点了点头,但是三秒后,他忽然眨了眨眼睛。猛然冲到桌布后方,随后骂了一句:“这小王八蛋!”

  桌布诡异地立了起来,没有任何支撑。就像魔术一样立在半空。而后面早就没有半条人影。就在通道处,一个带着棒球帽的身影已经飞也似地冲了出去。一根竖起的中指在遥遥致意。

  江宪翻了个白眼,重重出了一口恶气,紧接着猛然冲了出去。

  偌大的国泰广场,两条恶犬如同蝴蝶穿花。一前一后跑出了百米冲刺的气势。COCO奶茶店,一位女子正买好一杯抹茶奶盖,还不等接过来,紧接着胳膊一麻。奶茶伴随着她的尖叫同时飞起。

  然而,还不等她叫声落下,另一道身影如影随形,竟然稳稳接住那杯奶茶,随手扔到了她怀中。

  “额……”女子的尖叫声都到了喉咙,又硬生生被压下来。憋得脸色都有些发红,数秒后才反应过来。柳眉倒竖,朝着前方咆哮道:“哪个瓜皮跑那么快!投胎还是奔丧啊!!”

  “姓江的你听到没有!”棒球帽喘着气,回头恶狠狠的骂道:“投胎别跟着本道爷!背后灵吗你!?扰民你懂不懂!”

  呵呵……江宪磨牙冷笑,棒球帽喘虽喘,速度却一点没落下。他朝四周看了一眼,猛然拔高嗓子喊道:“小偷!抓小偷!!”

  这一声,成功引起了所有人的目光。尤其是巡逻的警卫,眼睛已经不善地看向了棒球帽。

  卧槽泥马……棒球帽倒抽一口凉气,这姓江的脸皮之厚,下手之黑简直出乎预料……眼看数位警卫已经围了过来,情急之下,他一头冲进了安全通道。

  咚……大门刚关上,下一秒立刻被一股劲风冲开。通道中,一位正在抽烟的男子,愕然看着两道身影从他身边一前一后冲过。速度之快,吹得他烟头都明灭了一瞬。

  “姓江的!”咚咚咚的下楼声响起,棒球帽的声音高亢得如同被捏住脖子的公鸡:“你再追别怪本道爷不客气!”

  “有意思,我倒想看看道爷怎么个不客气法。”江宪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身影,手指一弹,一道金色流光破空而去。

  滋啦……这道流光不大,但是速度极快,更诡异的是,在半空中发出一阵刺耳的嗡鸣。棒球帽见鬼一样想回过头,身体却本能地蹲了下来。

  间不容发之间,流光擦着他的头皮飞过。随后……竟然如同有眼睛一样,随着江宪手指一勾。竟然又朝着棒球帽飞了回来!

  “玲珑骰……我日你仙人板板!”棒球帽倒抽一口凉气,下一秒,手一挥之下,四道黄符朝着江宪直射而去。

  明明是普通不过的符纸,居然在弹射过程中绷得笔直,划出了滋啦的破空声。棒球帽一个鲤鱼打挺正要站起来,然而,喉结动了动,乖乖举起了手。

  一颗非金非玉的骰子,带着一根几近于无的白色丝线,缠在了他的脖子上。与此同时,身后咄咄几声,他甩出的符竟然入墙一寸。可惜,没有碰到人。

  “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嘛……”棒球帽笑的谄媚:“十几年的交情,见面就用这种东西,过分了……过分了啊……”

  江宪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手指一勾,骰子和丝线宛如活物一般回到手中。这才似笑非笑地问道:“修行落下了啊,怎么连玲珑骰都躲不过去?”

  棒球帽长叹一声,认命地闭上眼睛:“大意了,没有闪。”

  我特么就出个摊补贴下家用而已,结果你连家伙都带上了!这谁和你玩?

  江宪拍了拍他肩膀,将棒球帽摁在阶梯上,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了下来。肩膀顶了顶对方,被对方嫌弃得避开。江宪也不在意,掏出一盒刘三姐,朝对方抬了抬下巴。迎来对方翻着白眼的一声傲娇冷哼。

  江宪自顾自地点上,抽了一口,淡淡道:“我找到蝴蝶了。”

  “我特么就知道!!”棒球帽猛然站了起来,声音都提高了八度:“从小到大,有好事从来轮不到我!这种送命的事情一堆一堆往你爹身上砸!十年前没和你绝交是道爷毕生之恨!”

  “你怎么知道是送命的事?”

  “呵呵……你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你要拉几坨粑粑!”棒球帽唾沫星子都差点砸在江宪头上:“你师门好歹也是玄门正宗,能困扰你师门几千年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善茬!你又不是没找过,前几年全国都翻遍了,当时你不都准备等死了吗?现在忽然找到我帮忙,不是这破玩意儿刺激得你诈尸还能是什么!”

  江宪干笑了两声。

  “听到帮忙两个字,老子头发都竖起来了好吗?这种鬼东西……除了我居然还要找红四娘和八臂罗汉助拳,那地方绝对是龙潭虎穴!哥……我喊你哥行不?我还不想死,我才二十六岁!”他喘着气,猛然蹲下来,抓住江宪的手,闪着星星眼:“答应我,放过彼此,好好生活。明年今日,我忘不了你的纸钱纸车。”

  江宪浑身鸡皮都被肉麻得冒了起来,一把挥开对方的手,直接道:“开价。”

  哀嚎声瞬间平息了下去。

  棒球帽干咳了一声,目光闪烁:“嗨呀……谈钱就伤感情了,咱们可是十几年的交情……”

  “一百万。五十万欠债免了。”

  “啧……你可是贫道的好兄弟……贫道,贫道啊!”棒球帽搓着手谄笑道。

  江宪出神地看着天花板,如同一个没有感情的报价机器:“两百万。”

  “成交!”棒球帽瞬间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裤子,正气凛然:“好兄弟!”

  江宪差点被气笑了:“当年你被龙虎山除名,又被整个道教通天府除名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把你从我家丢出去?”

  棒球帽眼睛一鼓:“咱们那可是十几年的交情!过去的事情记这么清楚干什么?小肚鸡肠扣扣索索的……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不急。”江宪走到垃圾箱旁,轻轻摁灭烟头:“等燕京的回信。”

  棒球帽脸色严肃了起来,皱眉道:“燕京?你还找了谁?红四娘和八臂罗汉可没和我们组过队,他们脾气听说不大好。”

  江宪的神色也凝重了起来:“楚老头。五点梅的当家人。”

  棒球帽眼睛眯了起来:“楚子义?他不是投靠……”

  他用手指了指上头:“神州背景深厚着呢,他们信得过?”

  江宪闭上眼睛,长长出了一口气:“正因为他有靠山,我才会和他结盟。”

  “这次的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没有任何准备。而那个地方……”他睁开眼睛,目光微闪:“邪乎得厉害。单枪匹马恐怕都得折在里面。而我的时间……不多了。”

  棒球帽仿佛想说什么。最后张了张嘴,也没说出来。

  “安慰就免了。”江宪平静开口道:“这是我最后一搏,磨刀不误砍柴工。但我却没有那么多功夫去磨刀,不过,一旦和神州合作,引来上头重视,那么……我们的装备,人员,都会马上到位!”

  “你找了个磨刀人。”棒球帽若有所思地开口:“但是……神州背后你应该知道是谁。他们一旦插手,这一趟的收入就得打折扣了。”

  江宪站了起来,拍拍裤子:“我只要能活下去。”

  ……………………………………

  燕京,神州拍卖行总部,神州大厦。

  一间宽大的会客厅,纯中式装修。楚子义正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和之前见特木伦不同,此刻的他,并没有云淡风轻的神色,反而带着一抹罕见的忐忑。

  就在此刻,大门轻轻打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出来,微微鞠躬道:“楚先生,老板有请。”

  楚子义深吸了一口气,立刻站了起来。跟在男子身后,走过好几道房门。轻轻敲了敲门后,无声的推开了大门。

  这是一个装修简洁的房间,透露着浓浓的中式元素。在一张仿古书桌前,一位满头白发的男子,正在书写着什么。听到推门的声音,他头也没有抬,只是点了点头。而楚子义也不敢多话,走到一张椅子旁,安静的坐了下来。

  房间里安静了起来,足足十分钟后。花白头发的男子才舒了口气,抬起头揉了揉手腕,朝着楚子义说道:“你的报告我看了。”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钱,我们有的是。装备,我们也足够。而且是全球顶尖的。但是……”他顿了顿,点燃一根烟,深深抽了一口:“我没有看到你的资料。”

  “任何一次大面积的全面勘探,都是无数次先行勘探累积起来的。楚先生你在神州干了也有十年,你知道我们的规矩。没有证据,没有照片,没有预估盈利和损失,仅靠你徒弟的一张嘴,我无法现在答应你的要求。”

  “是。”面对男子的话,楚子义没有丝毫不满。因为他非常清楚,神州的底蕴有多么深厚。尤其,面前的老板姓叶。

  不光有叶姓,更有邓姓,徐姓……无论哪一个,都不是他们这些江湖人惹得起的。

  “不过……放弃了太可惜。”斟酌了数秒,楚子义沉声道:“拍卖行之所以养我们,就是希望我们能为拍卖行带去真正的珍藏。能协助拍卖行在世界上更进一步。而这位江先生,绝不是无的放矢的人。他看上的东西……每一次都非同凡响。”

  叶老板点了点头:“所以,你立刻启程。”

  “刘秘书会陪同你,和那位江先生好好谈一谈。”

  楚子义目光闪了闪。叶老板继续说道:“我要知道……他在找什么。预计的队员有谁。需要什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最后……”

  他笑了笑:“我也很好奇,这种堪舆一脉的领头羊,能否进入我们神州拍卖。助我一臂之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