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41章:白玉钟(七)

第41章:白玉钟(七)


  这是队长的责任。

  这一行,经过2002的大清洗,以及之后几年的整改。真正有本事的并不属于社科院,但是,却是他们的顾问。

  换句话说,社科院如果本身下地,技术恐怕不是顶尖,但是一道江湖令发出去,结果就完全不同了。不过,目前还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江宪并没有加入。

  江湖上剩下的,全都是不太习惯朝九晚五,各处调遣的。而要让这些人帮自己办事,那么,担起责任,手下硬,是最基本的要求。

  红四娘看了一眼江宪,再看了一眼上方。滑轮自从下落一米之后并没有停,还在不断往下落!这代表他们从这个角度跳过去,绳索长度不变,但是重心变了。距离也变了。

  “还在等什么!”江宪低喝道:“滑轮在继续往下!就在你犹豫的时候,它恐怕又落下了一尺!我们再荡过去,很可能就是擦着水面划过!你想要我当过去的时候从河水里走吗!”

  红四娘咬了咬牙,立刻抓紧了绳子。而江宪二话不说,一把抓住绳子尾端,一只胳膊圈住旁边一座雕塑。下盘放稳,闷声道:“走!”

  红四娘舒了口气,下一秒,身体如同猴子一样,拼命往绳索上爬去。这个高度已经足够危险,他必须保证自己在摆幅最大的时候,距离水面起码两米。

  绳索宛若琴弦一样乱跳,江宪额头青筋跳动,死死抓紧绳子尾部。就在红四娘爬到两米多,对他点了点头的时候,他猛然放开了绳子。

  刷……绳索荡起,机关的声音轰然炸响。而这一次……和之前全都不同!

  近……非常之近!

  如果说,之前几声,机括的声音还很沉闷,仿佛藏在山壁之中。那这一次,机括的声音就在江宪背后响起!山壁好似一层纸,那响起机括声的庞大机关好似一只洪荒巨兽,马上就要冲破这一层纸那样!

  绳索上,红四娘不安地回过头,看着后方越来越小的江宪。未知才是大恐怖,没有人知道下面会出现什么。每一声机括都仿佛绞在他们心上,让洞穴的气氛更加肃杀。

  他的摆动很顺利,没有出现任何岔子。一次,两次,三次……就在第四次来到的时候,一声“刷拉”的声音,骤然响起在洞穴。

  那……是风声。

  但是,却不是从上方榕树缝隙中传来的。而是从墙壁后方响起的。

  仿佛……有什么巨大的东西,猛然扬了起来。

  河对岸,凌霄子,八臂罗汉立刻站起。惊恐地看向四周,这一路杀机不断,如履薄冰,谁的精神都死死绷在一个临界点上。而这一刻,他们心都仿佛吊到了嗓子眼。

  “启动了……”八臂罗汉嘶哑道:“机关启动了……在哪里?石壁后?”

  凌霄子同样警惕无比地看向周围,然而,当他的目光看向江宪所在的地方时,瞳孔倏然缩小,随后毫不犹豫咆哮道:“跑!!!”

  红四娘也回过了头。当他回头的那一刻,嘴巴倏然张大,随后毫不顾忌地喊道:“跑!!跑!!!拉住绳子过来!!”

  就在江宪头顶,石壁……仿佛被人工错开,冒出片片烟尘,无数的小石块开始落下来。宛若……山崩来到的前兆。

  江宪没有动。

  他狠狠磨了磨牙,拳头不安地捏紧再松开。目光死死盯着空中荡去的红四娘,心底拼命祈祷着:快一点……再快一点!

  然而脚下,寸步不动。

  红四娘还没有下去。

  如果他现在拉住最后一根绳子冲过去。那么两股力量的拉扯,恐怕会造成谁也无法到达对岸的后果。尤其是在机关完全启动的时候,下场不堪设想!

  还有最后一次……这一次红四娘荡到对岸,必定会下去。那,才是自己动的时候。

  时间仿佛无比缓慢。所有人焦灼的目光中,红四娘终于荡过了河,还不等到河边,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跳了下来。这一跳足足五米。但是他什么都顾不得了,转过身拼命大喊:“还……”

  轰——!!!!

  天地之间,巨浪轰鸣!

  这道声音是如此恐怖,直接吞下了红四娘所有的话。就在江宪后方,指挥台之上,石壁陡然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如同石壁是一颗蛋,里面的怪物,正疯狂地准备撞出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江宪猛然抬起头,只感觉头皮发炸,上方烟云形成一条天际线,无数小石头从数十米的高空坠下。裂缝周围蛛网纹疯狂蔓延,恐怕十几秒后,就会完全崩塌!

  他毫不犹豫地准备蹲下,但是,他刚刚稳住下盘,一股令人鸡皮密布的风声再次响起,就像刚才撞击墙壁的东西,再一次扬了起来那样。

  “跑……跑啊!!!”凌霄子终于回过了神,拼命嘶吼:“姓江的!滚过来!!快!!”

  话音未落,头顶的石壁轰然崩塌!但并非全部瞬间落下,而是大片大片的石块如同陨石坠落!轰轰轰!瞬间砸落地面,扬起漫天烟尘,将整个指挥台湮没其中。

  凌霄子猛然张开了嘴,想说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第一次发现电视剧是如此虚假,当人在真正恐惧的时候,是发不出声音来的。

  “江先生!!”“江掌门!”红四娘和八臂罗汉的声音同时响起。几乎就在同时,他们全都看到,指挥台上,最后一根绳子动了动,紧接着,一道人影双手抓住绳子,拼命荡了过来。

  千钧一发……凌霄子想闭上眼睛,却发现根本闭不上,手指都在轻微颤抖。在他视野中,这道身影满身灰尘,稳稳荡过河水,距离河面不足一米。看似随时都会掉下去,却始终如同暴风雨中的扁舟,惊涛骇浪巍然不动。

  刷——江宪的身影高高扬起,掠过众人眼前。尽管大家都心急如焚,却谁也没有喊出那个跳字。

  他们没有把握准确接住对方,一旦接不住,二十多米的高度……没人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万钧压顶,这种时候,他们都知道江宪就如同绷圆的弓弦,不能再给他一点压力。

  江宪的身影越荡越高,直接甩到了顶峰的五十多米,紧接着猛然荡了回去。然而就在此刻,随着一声山崩地裂的巨响,后方墙壁完全坍塌!

  咚——!!!

  惊天巨响回荡整个洞穴,头顶蝠群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伴随者一片密密麻麻的尖叫声,数不尽的黑潮疯狂通过缝隙冲上天穹。遮蔽了所有阳光。刹那之间,洞穴中一片漆黑。

  就在这光影交错的一刹那,所有人都看清了。指挥台背后,已经被撞出一个数十米大的窟窿。其中,两根巨大的银链吊着一根蟠龙巨柱,开天辟地一般撞了出来!

  巨兽出笼!

  这根撞木直径可能有三十米,长达上百米。头部是一只龙头,完全由石头雕刻而成。造型之精致,甚至龙身上每一道鳞片都一清二楚。人在之前,如同树木之上的树叶,而江宪……正处于这雷霆万钧的一撞中心!正对龙嘴!

  “三清保佑……”凌霄子双手合十,颤抖地念道。

  黑暗之中,除了祈求,他们没有任何办法。

  ……………………………………

  狂风掠耳,就在那根蟠龙巨柱撞碎石壁的刹那,江宪也看到了。

  不仅仅是看到,他比任何人都能感受到死神在身后绝望的吐息。狂风带着尘封不知道多少年的空气宛若巨浪排空,吹得他衣袖都笔直前飞。一瞬间,脑海中一片空白,只剩下了三个字:怎么办?

  最多两秒,自己将会被顶在龙头上,刹那间全身骨折,紧接着会被顶在上面撞到不知道什么地方成为肉泥。

  下一秒,无数想法冲上脑海。生死时速,他竟然感觉不到恐惧。取而代之的,是疯狂的求生欲。

  我要活下去。

  我还没有找到线索,怎么能死在这里!

  他的思绪从未这么快过,目光飞快扫过周围:腾挪空间太狭窄,现在正好是后摆的最高度,大约五十米左右。松手摔死,不松手撞死……听不到,看不清,说不出,五感此刻都仿佛在离他远去,生与死之间的无数情感冲散了它们。只剩下生死之间的求生本能。

  嘴唇瞬间干涸,肌肉绷紧如弦。他回过头,没有再看那根蟠龙巨柱,而是死死咬着牙,呼吸急促地计算着距离。

  既然避无可避,不如放手一搏!

  五米……四米……三米!

  就在这一刻,江宪闭上眼睛。拼命往后一跃。

  不是追求什么灵感,而是不想用目光记录接下来的一切,不想让任何画面影响到自己最本能最直接的动作。

  若飞鱼出海,似鸿游天际。

  这一刹那,宛若飞升。

  飞出生命,等待着最后的宣判。

  一秒很短,也仿佛一秒万年。

  下一秒,他的脊背一阵剧痛,火辣辣仿佛刀刮过一般。紧接着就是一片温热的湿润感。但是,他并没有管这些疼痛。而是猛然睁开血红的眼睛,喘着粗气,死死盯着周围。

  没死……他没死!

  此刻的他,正站在龙头之上!似腾云驾雾,脚踏巨龙直冲前方而去。

  应该庆幸这并不是古代那种简陋的撞木,这里和秦始皇关系匪浅。为了美化,为了礼仪,他们采用了龙头状的撞木。龙目到龙嘴之上的距离,就是他唯一能呆的地方。

  他不确定能否成功,但在思维无法跟上的时候,只能相信本能。

  幸好,命运女神眷顾了他。

  此时此刻,他才感觉手脚发软。然而,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庆幸劫后余生。他飞快调整着姿势,身体完全趴在龙鼻之上,斩风破浪,一往无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