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42章:白玉钟(八)

第42章:白玉钟(八)


  狂风如潮,呼啸洞穴,撞木速度何其之快,十几秒内飞跃千米,随着距离越来越深,他终于看到了……上次没有看到的画面。

  就在河对岸,一块块巨大的岩石带着粗犷古朴的风格矗立于洞穴之中。很高,恐怕有二三十米,高矮并不相等,错落林立。且带着明显的人工雕琢痕迹——每一块岩石都呈四方的棱柱型,表面布满树根,野草,却依然可以看到下方原本整整齐齐的岩面。并且,每一面岩面上,都能看到清晰的图案。

  那是一只只玄鸟图腾。

  短短几秒,蟠龙巨柱带着江宪从林立的石碑中穿过,宛如行走于古代的石碑丛林,气势恢宏。而就在这片碑林之中,两扇高达五十米的巨大石门早已敞开。里面灯火通明,而最中央,在灯火摇曳中拉扯出一道巨大的白色身影。

  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江宪的头发都被极速带来的狂风吹得往后乱飞。他从裤兜中掏出随身医药盒,双腿夹紧龙鼻,手颤巍巍地将棉签上的棉花取下,正要塞进耳朵。忽然,他的手指停住了。

  “这是……”他愣愣地看向前方,脖子越仰越后。愣了半秒,才沙哑道:“竟然……在这里……”

  ……………………………………………………

  咚——!!!巨大的钟声响起洞穴,仿佛整个洞穴都泛起了波纹,又好似天摇地动,上方零碎的石块雨点一样往下掉。人五脏六腑都宛若在随之颤动。

  这一声太过洪亮,甚至让人失去了平衡感。凌霄子三人只感觉头脑发晕,拼命压抑着让没让自己蹲下去,死死保持着平衡。

  咚咚咚——!钟声连绵不绝,蟠龙巨柱狠狠撞击到了什么东西上,再高高弹起,在势能作用下不断进行着这个过程。足足三分钟,十几声撞击声后,他们才咬牙站了起来。

  凌霄子狠狠捏着人中,猛然抬起头,喘息着喊道:“姓江的……”

  “死了没有?回句话!”

  滋啦——!话音未落,一颗鲜红的信号弹从蟠龙巨柱的头部方向射出。所有人都舒了口气,休息一分钟后,立刻朝着高台方向冲去。

  数十分钟后,所有人都爬上了指挥台。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扇巨大的石门。

  门大约一米厚,二十来米高。完全打开,看不到门扉上的东西。大门之内层台耸翠,上出重霄,飞阁翔丹,下临无地。一座座青铜灯台布满了铜绿,上面摇曳着昏黄的灯火。四面八方的龙头壁灯蜿蜒伸出,若烛龙衔灯。

  凌霄子三人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刹那间,只感觉天高地远,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色狠狠震住了。

  那是一个比之前的房间还要巨大的空间,一根根蟠龙巨柱矗立其中,高恐怕有五十米,面积绝不小于千米。就在门口不远处,一只顶天立地的白色大钟,正悬挂于此。

  叮咚……叮咚……一阵阵悠扬不成调的音乐从编钟上方轻轻响起。抬起头就可以看到,大钟顶部一根根银色锁链垂下来,在半空中拉出一条条优雅的弧度,再悬挂到周围的巨柱之上。上面吊着编钟,鼓,磬,方响,瑟……等等乐器。

  大钟表面布满一根根紫色纹路,单看一面无法得知全貌。下方是一个方形祭坛,恐怕有方圆百米大小。共有三层,每层都放着三盏完整的长信宫灯。此刻,灯龛正摇曳着昏黄的火光。那铜制的人偶,仿佛在火光下活了下来一样。正幽幽看着他们。

  就在钟下方,一具尸体躺在那里,只剩下了一堆骨骸,迷彩服都破破烂烂。

  灰尘掩盖了岁月,岁月吞没了历史,历史隐藏了秘密。行走在这座空无一物的大殿中,第一感觉竟然是恢弘和肃杀。仿佛伴随者那点点滴滴的钟磬声,就踏过历史长河,回到了两千多年前的时光,成为时间的逆旅者,看着无数工人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制造着这一切,也掩埋着这一切。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一片沉默中,凌霄子走到大钟前,轻轻抚摸着:“这里到底在制造什么?”

  “祭祀?如此之大的祭祀场所,竟然历史中都没有记载?这么高的规格,秦始皇想要祭祀谁?”

  叮……他手指轻轻弹了弹大钟,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这个东西……又有什么来头?”

  “这是白玉钟。”话音未落,江宪的人影从钟后缓缓走出,轻轻抚摸着白玉钟表面,缓缓道:“摇曳白玉钟……说的应该是它。按照守陵人的刺青诗句,我们已经走过了一半路程。接下来……我们就会遇到‘辟邪踏云忘川河,夜望蓬莱出九幽’。”

  最后一个字落下,他一只手青筋绷紧,用力压在钟面,随后用尽全力狠狠一拉!

  刷拉拉——!大钟缓缓旋转起来,随着钟的旋转,它表面的画渐渐呈现出全貌:一条条纹路勾勒出一对展翅欲飞的翅膀,带着绚烂的花纹。左右对称……凌霄子嘴越张越大,十几秒后倏然回头看向江宪,嘴唇微微发抖,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手指颤巍巍地指着对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是……黑死蝶!

  一笔不多,一笔不少。江宪轻轻佛摸着自己的胸口,胸口上的黑死蝶图案如同火焰一样,灼得他手都在发热。揽山海师门传承数千年,都被困于这一道诅咒。无数的先人踏上揭秘的路途,但是谁也没有发现哪怕一丝半点的线索。如今,终于被他找到了蛛丝马迹!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凌霄子一甩拂尘,诚挚地点了点头:“恭喜。”

  咚——江宪轻轻一拳砸在钟面上,声音带着一股灼热的兴奋,磨牙笑道:“谢谢,但这还不够!”

  “只有走下去,才能真正知道,这道困扰我师门两千年的难题到底是什么。”他抬起头,拳头握得咔咔响,看向光影交织的天花板,沙哑道:“师祖,师傅……历代的先辈都在看着我呢……”

  我,不想死。

  走下去,继续寻找下去,出现了近乎祭祀的黑死蝶图案,那么……距离真相,恐怕已经不远了。

  沙拉拉……大钟的旋转越来越慢,江宪终于放下了手,拍了拍灰。强压下翻覆的心潮,沉声道:“这和我身上的黑死蝶诅咒还是有一些差距。”

  “你们看到没有,这里多了一笔。”

  在黑死蝶外围,还有一圈同样左右对称的曲线,将它完全包裹了起来。江宪竖起一根指头,沉声道:“在你们没有上来之前,我看了看这个房间。最重要的问题只有一个:这里,没有出口。”

  没有出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眯了眯,这代表他们走到了这个地穴真正的“核心”?

  “不……不对!”沉吟了数秒,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地开口。红四娘飞快地说道:“这种房间,我们之前推测了两个可能。第一是仓库,如果是这样,那么……他们的东西运送到哪里去了?”

  “特意修筑在地下的仓库,只能是为了方便。换句话说,当时修筑的庞然大物,距离仓库并不远!这种东西,不可能故意再拆除!”

  他目光一寸寸从四周划过:“一定在的……他们封锁了通往‘真相’的道路,但一定就在附近!”

  凌霄子一甩拂尘,接着红四娘的话题说了下去:“其次,如果说是墓穴……那秦始皇陪葬的嫔妃儿女并不少,他们不可能在主墓室,只能在外围。而我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看到陪葬。更不用说墓室。”

  “这里……可绝不像墓室所在。”他的目光看向了大钟:“它呢?”

  它有什么问题吗?

  江宪听懂了对方的话,摇了摇头:“我没有发现问题。但是……这里确实和之前的房间有些不同。在你们上来之前,我已经在附近搜寻过了。最大的不同就是……”

  他往前几步,指向对方身后:“这些壁画!”

  壁画?

  所有人都走到了墙边,高达数十米的墙壁,一望无际。随着他们的手电筒光照上,古老的墙壁顿时清晰无比。刚看了十几秒,凌霄子的眉头就深深皱了起来。

  “看出来了?”江宪道。

  凌霄子点了点头,再走前几步,吹散了墙壁上的灰尘,手指摸索着一点一点仔细观察起来。眉头越皱越紧,足足过了三分钟,他终于直起身子,沉声道:“怪……真是奇怪。”

  “秦代的壁画风格你们也看过,但是……这里的壁画,比秦代的壁画时间更早!起码风格更早!”

  “当时建筑艺术已讲究华丽的装饰,人物神情生动。衣衫皱褶也不会放过。但是你看这里是什么?”

  红四娘仔细一看,眉头也皱了起来。

  画面上是无数人在跪拜着什么,他之前还以为是膜拜秦始皇。但是仔细看去,这些人……全都是简笔画!

  衣着褴褛,面容仿佛抽象一般,手臂甚至用几根线条代替……他沉吟片刻道:“确实风格不太对,像是更早的作品……殷商?”

  “比商朝还早……这是氏族时期!”江宪肯定得说道:“秦代的膜拜大多数只针对秦始皇一人。这种风格……他们膜拜的应该不是秦始皇!”

  那……膜拜的到底是什么?

  所有人的电筒齐齐照了上去。下一秒,每个人的瞳孔都缩了缩。

  他们膜拜的……是一棵树。

  一颗巨大的古树!

  按照比例,人恐怕只有一片叶子大。而在树下,盘着一条足以围绕树身的巨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