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56章:巨子(四)

第56章:巨子(四)


  念出这几个字的时候,江宪的声音几乎是颤抖的。握着石简的边缘,手指都开始发白。

  “公输家分阴阳两家,阴家修炼缺一门者,无一活过25岁。”

  “这是缺一门的宿命——他也以为是这样,直到他遇到了不死仙药!然而,不死仙药并不完整。以核盛无根水,可解一时之患。续命25载,否则他25年前就该死了。”

  “找到完整的‘如何’……它能破解缺一门的缺陷!而如何的果核,他作为传家宝,给了我。”

  “可惜,我无法将它传下去了。我把这个果核带到了蓬莱仙宫的工地……我对不住他,我也不想死!在我知道要修建的是这个东西之后,我就明白,我肯定会殉葬!秦始皇不会放过我的,我……想活下去……”

  “我将它放在第三层的露台之上,这里湿气很重,每天都可以盛出一些水来,虽然不是真正的无根水,但是也差不多吧……”

  “盛在它里面的水,从来不会减少。当存够果核的时候,我就会服下。它是真正的宝贝,每天晚上十二点,月华投下,它……会泛出难以言喻的美丽颜色。我……应该可以走出去吧……”

  嗒——石简掉落在桌子上,江宪和凌霄子出神地看着前方,数秒后同时说道:“三楼的绿光!”

  “那,就是如何的果实!”

  两千年过去……它还在!它还在那里!

  或许……正因为它,才有了那只巨型猿鹤!

  “不不不……”凌霄子一把抓住江宪的肩膀,声音都在发颤:“不死仙药……不死仙药啊!”

  “这才是最重要的!”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正的不死,但是,返老还童,免疫百毒这是确定了的!这种、这种东西……简直是天赐大缘啊!!”

  江宪捂住胸口,做了好几次深呼吸,随后立刻看了看表。

  从他们进入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分钟。这二十分钟他们轻松了,但是红四娘和八臂罗汉却不知道怎么样。

  “现在去?”凌霄子干劲十足地问道。然而,江宪却摇了摇头。

  越是这种关头,越不能急。

  “就算拿到了,我们怎么出去?”他飞快摊开了第二份石简:“找到这里的结构图,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作为六玄子的遗作,他毕生心血之作,这三卷石简中必定有这里的结构图!”

  “你确定?”凌霄子有些不敢相信:“这里是秦始皇陵墓工地所在,他怎么会留下出路?”

  “一定有的。”刷拉拉……第二份石简被依次铺在桌面上,两人的目光顿时一亮,将这份石简串联起来,正是两张清晰的俯视侧视图!

  江宪迅速浏览着地图,沉声道:“别忘了,蓬莱是一个千米之大的人工岛。它要出去,必定有一个总开关。这个开关会负责蓄水排水,只有足够大的排水量才能冲走蓬莱……对了……对了!”

  他猛然抬起头:“记不记得黄河断流?”

  黄河——华国母亲河,在1970年以前,都经常断流,任何科学家都说不清它的水去了哪里。不得已,国家修筑了小浪底水利工程,这才一劳永逸。

  但是……如果地下有一条如此宽阔的运河,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

  凌霄子目光一亮:“你感觉……黄河断流和这里有关?”

  “应该没有猜错!”江宪目光飞速观看着,一边快速说道:“这个机关全部采用镀铬技术,如果没有地震,它再运行两千年也不是问题!不断地蓄水排水,我们只要顺着出水口,就能进入黄河之中!”

  “并且,这一段黄河水流一定不会太急促。千米大的人工岛出现的地方,黄河流速一定是非常缓慢的。”

  凌霄子皱眉道:“从西泾省往下,有的地方黄河可远不到一千米啊……”

  “那是现在!”江宪猛地指向一个地方:“两千年以前,可未必如此!西泾省也还不是黄土高原,秦始皇敢在这里造寝陵,再顺流而下,必定当时经过大量考察……你看这里!”

  石简尾部,刻着一段话。那是六玄子的遗言。

  “蓬莱,乃吾毕生心血之作。我曾经想过,通过蓬莱出海的路线出去。但是……最终我放弃了。”

  “为了永远守护这里的秘密。帝于此放入千条巨蟒,数百怪猿。又于出口处建立哨所,守卫足足一年!”

  “我不能走……我如果走了,一旦被发现,剩下的墨家子弟会被屠戮殆尽。修筑蓬莱,已经让全国的墨家十去其九。剩下的都是传道者,是火种。吾身为墨家巨子,必须为他们留下活路。”

  原来如此……两人都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谜题总是相关联的,这一刻,又有一个谜题被不自觉地解开。

  历史上,墨家就是在秦代忽然消失。历史学家始终无法得出结论,原来是这样……

  “难怪……”江宪微微感慨地开口:“之前我其实有过疑惑,六玄子身为机关术中最厉害的一家。应该知道修筑蓬莱这种事,其他人或许能活,他不可能。他应该早有准备才是。”

  “准备好足够的物资,以机关封路。等两三个月人都死绝之后再出来,顺着海路直入东海,怎么都能逃得一条生路。最后却自杀在了这里……原来如此啊……”

  感慨之后,两人继续看了下去。

  “若后来者找到了此处,切记……将墨家令牌归还当代巨子。在三层内侧,辟邪雕塑下,转动其右眼三次。即会打开吾当年留下之后手,以船入河。”

  “后来者,若用吾之法逃脱,却不交还墨家令牌。天不饶之!地不容之!必将受天打雷劈之苦!永坠轮回!”

  找到了!

  两人长长舒了一口气,立刻站了起来,他们已经没有时间在这里待下去了。

  就在离开之前,江宪打开了最后一份石简。上面赫然记录的是墨家机关术,可惜,他们已经没有力气带着这种东西出去了。

  走出房间,立刻可以看到巨型猿鹤的脚底,如同石柱一样矗立在门口。

  它还没有走……两人对视了一眼,这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不过……猫和老鼠,马上就要面对面。

  要打开离开的机关,他们必须去第三层!能缓解缺一门诅咒的如何果核,也在上面。

  “来吧……”江宪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猛然睁开眼,眼中已经只剩决绝。

  要么自己活着走出去,要么……就留在这里给六玄子陪葬!

  希望就在眼前,他绝不想空手而归,留在家里等死。

  “走!”

  随着江宪一声低喝,两人飞快朝着二楼冲去。

  就在冲上二楼的刹那,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一只巨大的红色眼球。

  巨型猿鹤没有离开,它趴在地面,巨大的头颅死死盯着拐角处。就在两人上楼的瞬间,它的头颅往后缩了缩,随后,猛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

  “哇——!!”

  刷拉拉!二楼积累了两千年的尘土,宛若冲击波一样扩散,瞬间将两人冲了个灰头土脸,屋子里大大小小的青铜器直接位移——从这里可以清晰看到巨型猿鹤的面部,这一声它几乎用尽全力,嘴旁边的白毛如同龙须一样颤动不已。

  距离如此之近,两人的耳朵直接短暂失聪。就连平衡杆都瞬间丧失。江宪死死抓住栏杆,也不管凌霄子能不能听到,拼命喊道:“冲上去!”

  “它在示威!这是野兽表达自己领地的基本方式!他越阻止什么代表对什么越没有办法!只有拿到如何果核,我们才能从这里活着走出去!”

  凌霄子显然没有听到,他捂住耳朵的双手中已经流下了血丝。江宪咬了咬牙,拉起对方就往三层跑。就在他们往上冲的刹那,巨型猿鹤再次发出一声咆哮。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惊怒,紧接着,整栋建筑轰然巨响,天花板,地面都在疯狂摇曳。

  巨型猿鹤的脸……随着他们走到二三层的入口,它的脸已经算得上贴在了窗户上!

  那是它全身都贴在了墨子居所之上,双手狠狠摁上了两边墙壁。整个大厅都被遮挡了阳光,伸手不见五指,黑暗之中,只有对方血红的眼球,如同死神的眼睛,死死盯着两人。

  近在咫尺。

  对方的呼吸如同火炉的风箱,清晰的呼哧声,以及灼热的气息,全都喷在两人身上。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根本无法形容这种直面金刚的恐惧。

  就在此刻,一片柔和的绿光,忽然从缝隙中倾洒了下来。

  如同夏夜的萤火虫,清新,柔顺,仿佛在这片空间织了一层绿色的纱幔。巨型猿鹤愣了愣,随后猛然直起了身子,粗重的喘息声隔着一层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是……”江宪和凌霄子眨了眨眼睛,江宪立刻抬起手表看了看。

  十二点整!

  “每天晚上十二点,月华投下,它……会泛出难以言喻的美丽颜色……”凌霄子出神地重复着,紧接着立刻回过神来,惊呼道:“这是如何……是如何!!”

  原来……这就是所谓“难以言喻的美丽”……江宪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猛然冲了上去。

  他知道了,那只巨型猿鹤之前为什么不离开。因为它在等……等待十二点整的时候,将它喝下去!

  几十阶台阶,江宪不过数秒就冲了上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永生难忘的奇景!

  第三层的楼顶上,有一个孔洞。直通外界,柔和的月光从里面倾泻而出,照耀在房屋中央。

  就在那里,有一个精雕细琢的一米高台,四面雕刻着四尊辟邪。口衔四盏宫灯。而就在高台顶部,一只洁白的玉碗内,绿光萦绕,化作无数绿色蝴蝶,围绕着玉碗缓缓飞舞。

  一股浓郁的清香,顺着玉碗蔓延,再在外围化成白烟,轻轻飘散。

  这是从未想象过的场景,如同玄幻,哪怕江宪早有心理准备,此刻也呆在了原地。

  这世上……真的有不死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