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宝藏猎人 > 第61章:你喂它吃什么?

第61章:你喂它吃什么?


  长安,晨辉大厦。

  这是一栋三层大厦,外表并不光鲜,通透的反光玻璃,在长安市众多现代建筑中丝毫不起眼。但是,就连保安都奇怪,这里平时并没有什么人进入。但能进入的要么是病床要么是医生。不过,从今天开始,进入的人忽然多了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数位青年疑惑地站在大门前,极其不满地看着面前:“为什么不能进?!”

  “这是长安市范围出土的古迹,我们凭什么没资格询问?”一位五十多岁的老者满脸焦急,几乎是点着面前人的鼻子说道:“入口我看了,是个秦墓!现在入口已开,里面会面临快速风化的危险!我们必须全力抢救!”

  然而,声音虽大,但没有一个人敢踏前一步。

  因为……在他们面前,是两排穿着迷彩服的军人。

  “十分抱歉。”一位瘦削的中年男子不苟言笑地站在他面前,穿着白大褂。说的虽然是抱歉,语调却丝毫没有波动:“晨辉大厦禁止非预约探访。李教授可以稍等一短时间,等考古局预约了,我们立刻开放。”

  “你……”李教授心急如焚,指着对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考古局抽风了!

  今天中午得知老龙口出现古墓,根据门口的照片,画砖,是秦代古墓!他立刻带人去看了看,墓道内部保存相当完好,规模应该不小。但刚看了几眼,现场就被全部封闭!

  而且居然是中部战区的部队!

  他身为考古局客座教授,立刻给上面汇报,然而换来的只是“知道了”三个字。他又给局长汇报,结果答案竟然是“这件事他心里有数”。

  有数?!

  墓道被挖开,里面的东西会面临失色,破碎等等危险,你特么就给我说个有数两个字?!

  长安市的考古局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里是十三朝古都,其他城市的考古局可能只是挂个名字,平时想都想不起来。但是在这里,考古局的声音很大,就连旅游局,宣传局,上到西泾省宣传部,文化部,旅游部,都得认真考虑他们的意见。

  坐镇这里的,更是一国考古界的顶尖高手。哪怕燕京都比不上。李教授在整个华国考古界,古玩界都算得上名声不菲,竟然这次得不到一个答案。

  他再次联系了考古队,然而,没有上头的命令,考古队绝不会随意出动。实在没有办法,他动用了自己的关系,知道当时出来的两个人被送到了这里,这才带着几位教授一起前来。

  哪怕进不去,他们也得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

  结果……还是进不去……

  “你们哪个单位的?”情急之下,他怒道。话音刚落,得到的回答就是千篇一律的:“无可奉告。”

  滋啦——就在此刻,大门外传来一声汽车刹车声。一辆亮黄色的帕加尼停在门口,车门快速推开。紧接着,一位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女走了下来。

  她大约二十三四岁,梳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挑染成桃红色。带着一副大大的墨镜,皮肤雪白,嘴唇如同春日的桃花,色调魅惑而不艳俗。

  耳边打着一颗钻石耳钉。穿着齐膝黑色长风衣,里面套着白色高领羊毛衣,一根蒂芙尼项链随意挂在胸口,造型是一朵盛开的牡丹。左手抓着一只小巧的爱马仕手提包,下方穿着黑色短裙,黑色蕾丝,踩着一双鲜红的高跟鞋,飞快走了过来。

  她如同冬日盛放的梅花,高冷而美丽,整个人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味道。她直接走进大厦,就在她走进大厦的一瞬间,中年医生眼睛一亮,立刻颔首道:“林小姐,您来了。”

  “姓江的在哪儿?”林小姐推了推眼镜,声音如同高山冰泉,随意问道。

  “104病房。”

  “残了没?”

  “江先生身体很好,只是疲劳过度,另外背部受伤比较重,其他的地方并无大碍。”

  林小姐点了点头,正要往里走,忽然停了下来,淡淡道:“照顾他的是男护士还是女护士?”

  中年医生喉结微微动了动,直觉让他感觉这个问题很有问题。顿了顿才道:“几个有经验的护士……”

  “是男是女?”林小姐再次问了一句,声音微微提高了一拍。中年医生张了张嘴,低声道:“女护士……”

  “撤掉。”林小姐不容拒绝地开口,一边朝着医院里走去:“更衣间在哪?”

  ………………………………

  十分钟后,一位穿着护士服,胸口别着墨镜的靓丽女子,踩着红色的高跟鞋,叮当叮当走在了医院内部通道上。

  地面光可鉴人,高跟鞋踩上去如同敲击琴键。她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并不是习惯,而是仿佛周围没有人能入她眼。一路的护士,医生,全都悄然退到两边,惊讶地看着这位大小姐。直到她停在了104病房门口。

  她刷了张卡,轻轻打开了门。门内一片安静。

  这是一个单人病房,但是并不是普通医院的雪白色。而是仿佛一个家一样,是日式简约风。在中央宽大的床上,江宪正并着眼睛躺在那里。

  床头已然升起,呈二十度左右。桌子上放着鲜花和水果。女子小心翼翼地踢掉高跟鞋,赤脚走在冰凉的地砖上。缓缓走到了病床前。随后,轻柔地伸出了手。

  手指抚摸上江宪侧脸的线条,到嘴唇的时候,加重了一点力度。随后,纤细的手指划过喉结,钩子一样勾走江宪的被单,一把扯开他的衣服,顿时,一块块有力的肌肉出现在她眼前。

  她神色没有半点波动,只是挑了挑眉头。手指顺着胸肌中缝,一直到六块腹肌。最后……落在了裤子上。

  这次没有往下落,而是轻轻地勾勒着轮廓。忽然道:“一年不见,你都喂它吃什么?”

  江宪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林小姐微微笑了笑,随后用力一弹指,江宪浑身一哆嗦,想侧过身子,却被林小姐一把捏住下巴,声线很冷,声音却很温柔:“问你呢?都喂它吃什么?”

  江宪无奈地睁开眼,苦笑道:“黑发美女?”

  话音未落,林小姐变指为抓,用力一捏,江宪一声怪叫,缩着身子痛呼不已。

  “你他妈能不能温柔一点?!”他拉上被子,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可是伤员!伤员你懂不懂!哪有上来就扒伤员衣服的?!”

  林小姐坐在床侧,轻轻撩了撩耳发,嗤笑道:“怎么?就允许你扒我衣服?我就扒不得?”

  江宪不说话了,数秒后轻咳一声:“那天不是喝多了么……要知道你是那两个老怪物的心头肉,我是打死不敢碰的……”

  林小姐微微一笑,如同午夜昙花开,冰冷彻骨,也诱人彻骨。

  她毫不介意戒烟的标志,掏出一根女士香烟,捏爆爆珠,轻轻抽了一口,捏着江宪的耳朵,不等他喊痛,橘子味的烟味就喷洒在脸上,如同一层轻纱。

  “别废话,是你先招惹我的。睡了就跑是什么意思?我林若雪配不上你?还是你看不上我?嗯?”

  最后那个嗯字意味悠长,危机感让江宪本能地笑道:“误会嘛……都是误会,谁知道你一个大小姐会去酒吧?”

  “我去不得酒吧?”

  “不是,我是说……”

  “你能去酒吧撩妹,我就不能去酒吧撩小哥哥?”

  “我的意思是……”

  “别废话。”林若雪一把捏住他嘴巴,让他嘴巴嘟了起来,身躯一翻,利落地如同顶尖的特种兵,干脆骑在了江宪腰上,手摁在他胸肌上,身体如同猫一样弯了下去,头发丝倾洒在江宪头两边,逼迫他和自己对视:“一跑一年半,还没学会承担责任?”

  江宪只感觉自己背都湿了,嘟着嘴含糊道:“这个……责任是双方的……”

  “我还挺想试试承担我那份责任的。”

  “……这个……其实大部分责任在我……”

  “所以?你准备怎么弥补我?”

  目光对视,江宪眼光不停闪躲,林若雪冷笑一声,直起身子,手捏着江宪下巴,拇指搓着他的嘴唇:“是不是……心里有别人?”

  她忽然一笑:“对了,你这种酒吧常客,怎么会只有一次?说吧,还有谁?”

  江宪眼睛眨了眨,疯狂试探:“其实……是有一点白月光……”

  “没事。”林若雪放下他的下颌,改为玩弄他的耳朵:“名字?”

  江宪眉头一皱,感觉此事并不简单:“你准备……”

  “让你永远见不到她。”林若雪微笑道:“记住,你是我的人。我不点头,管好自己的裤腰带。否则……我爷爷会提前让你熟悉下宦官生涯。”

  江宪满头冷汗,极力挣扎:“其实……我喜欢男人。”

  林若雪手往后一摸,邦邦硬:“它可不是这么说的……拜托你下次找借口的时候用心一点。”

  撩了撩头发,她从江宪身上跳了下来,颇为遗憾地说道:“可惜,听说你背受伤了。要不今天就得检查一下,这一年多有没有背着我偷吃……腰受伤了吗?”

  “……重伤,快断了,医生说一辈子治不好……”

  “咳咳……”就在此刻,门口忽然传来两个声音,江宪见鬼一样看向门口。林若雪愣了愣,脸上的表情瞬间从高冷化为萌萌哒的小女子,一个转身,朝着门口扑去:“爷爷,外公!”

  门口,两位穿着黑色唐装的老者,正阴恻恻地看着江宪,目光里的话语哪怕隔着这么远都能品出来:好猪仔!竟敢拱我家白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