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影视世界从攻略女主开始 > 第463章 袁旭东竟然有心理疾病

第463章 袁旭东竟然有心理疾病




  将乔依琳送到走秀会场,袁旭东就坐在秀台底下看她和其他的女模特们一起走秀,这些女模特们都具备很好的外在条件,全都年轻貌美,身材高挑,腿长腰细,再加上量身打造的晚礼服,合适的灯光和音乐,以及专门系统学习过的走秀的技巧,在舞台上昂首挺胸,姿态优雅地迈着猫步,就像是高傲的昂着脖子的大白鹅似的,乔依琳穿着一身黑色带着流苏花边的短裙,青春靓丽,性感妩媚,就像是骄傲的黑天鹅,在秀台上尽情地展示着自身的婀娜多姿。

  对于模特圈,尤其是青春靓丽,身材姣好,收入也不错的女模特们,许多普罗大众总会带着有色眼镜去看待她们,认为模特圈很乱,比娱乐圈还乱,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表面模特,背地小姐,轻轻松松地躺着赚钱,难道不爽吗?

  娱乐圈同样如此,表面上光鲜亮丽的偶像明星,背地里还不知道有多脏,表面上卖卖人设,背地里道德败坏,甚至是违法犯罪的大咖大有人在,从大碗宽面到小作文一等奖,再到重口味教学,简直比小说还要离谱三分,尤其是重口味教学,简直满地节操。

  和某些老师相比,袁旭东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言归正传,就在袁旭东赏心悦目地看着乔依琳在秀台上走猫步的时候,一个看着就不像是好人的黄毛竟然站在秀台底下偷拍,满脸猥琐的样子,秀台本身的高度,再加上黄毛在偷拍时手机的倾斜程度,他分明就是在偷拍那些正在秀台上走着猫步的模特们的裙底,眼看着乔依琳就要走了过来,袁旭东直接上前夺下黄毛的手机怒道:

  “你偷拍什么呢?”

  黄毛正拍得兴起,手机突然被袁旭东夺了过去,顿时怒道:

  “你干嘛呢,把手机还给我!”

  “密码多少,把偷拍的照片给我删了!”

  “你神经病,把手机还给我,我喊人了啊!”

  “密码多少,你信不信我把你手机给砸了?”

  “你神经病,抢劫了,有人抢我手机,保安呢?”

  袁旭东找黄毛索要手机密码,黄毛显然不同意,两人争执了起来,让袁旭东没有想到的是,这个黄毛竟然有脸叫保安来帮忙,乔依琳还在秀台上走着猫步,只能眼神担心地看着袁旭东被商场的几个保安给带走,那个黄毛跟在后面,一直叫嚣着让袁旭东还他手机。

  ......

  “他抢我手机凭什么就算了?”

  看着态度嚣张的偷拍男,商场的保安队长眉头微皱道:

  “行了啊,人家说你偷拍他女朋友照片了,还有那些正在走秀的模特,你把手机密码说出来,让他看看有没有照片不就行了吗?”

  “女朋友,逗我呢,这一台上那么多的女模特,到底谁是她女朋友啊?”

  黄毛男坐在椅子上,看着满屋子的保安嚣张道:

  “我问你们,你们是不是保安?要是保安的话,怎么就向着一个抢劫犯说话啊?”

  “所以咱不是正说着呢吗?”

  保安队长也有些不耐烦黄毛道:

  “你把手机密码说出来不就行了吗?要是没有照片的话,就是他的问题,要是有照片的话,那就是你的问题,是不是这个道理?”

  “凭什么呀,我手机里面的照片是我个人隐私,你们没有权看,当时是他动手抢我手机的!”

  因为商场保安的介入,袁旭东已经将手机还给了黄毛男,要求他自己解锁手机并删除照片,可这黄毛显然是老油条,根本不怕商场的保安和袁旭东报警,他偷拍的那些照片虽然恶心,可模特们都穿着打底裤,他只不过是近距离地拍了白花花的大腿,就算警察来了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而因为袁旭东动手抢了他的手机,他反过来准备讹袁旭东一笔钱,一口咬定是袁旭东要抢他的手机,是抢劫犯。

  见黄毛还敢这么嚣张,袁旭东正欲动手教训他一顿,再把手机给抢回来,黄毛吓了一大跳,周围的保安赶紧把他们俩隔开,就在这时,乔依琳从保安室外冲了进来,拉住袁旭东嗔道:

  “袁旭东,你干嘛呢?”

  袁旭东还没开口说话,对面的黄毛就阴阳怪气地嬉笑道:

  “哎呦喂,这位就是你女朋友呀,眼光不错嘛!”

  看着流里流气的黄毛,乔依琳横眉冷眼,语气不善地道:

  “是你偷拍我照片了?”

  “我拍了吗?”

  看着乔依琳,黄毛戏谑道:

  “秀台上那么多姑娘,你们长得都差不多,拍没拍你我怎么知道啊?”

  “那你现在嚣张什么?”

  “我嚣张了吗我?我拍照片怎么了,你们不是走秀吗?走秀也没说不让人拍照片啊,你走你的我拍我的呗,我犯法了吗?”

  黄毛继续嚣张道:

  “再说了,你们不就是靠脸吃饭吗?要没有我们欣赏,你们不是白穿这么少走半天了吗?我拍照片没有什么商业用途,你们也告不了我侵犯肖像权,我呀,我就是回家,我晚上把灯一关,我自己躲在被窝里面慢慢地欣赏!”

  不得不说,这黄毛男也是一个人才,就是猥琐了一点,袁旭东不想再跟他叽叽歪歪的,论打嘴仗他不是黄毛男的对手,但是他有钞能力,这时袁旭东看向黄毛直接道:

  “开个价吧,要多少钱?”

  “什么意思?”

  黄毛有些懵逼地看着袁旭东,这是要拿钱砸他吗?

  “说吧,你想要多少钱?”

  袁旭东又说了一遍,看了袁旭东一眼,黄毛男吞了吞口水硬气道:

  “手机有价,但我里面东西无价!”

  “说多少钱!”

  “三万,三万块钱!”

  见袁旭东有些不耐烦的样子,黄毛男赶紧开价道。

  “三万是吧?”

  “对,三万!”

  看着提到钱就不嚣张了的黄毛男,袁旭东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不屑,穷不可怕,又穷又不努力又没有骨气才是真的可怕,显然这黄毛男就是这样的人。

  “把你账号输里面!”

  “看好了啊,转账成功,把你手机给我!”

  给黄毛男转了三万块钱,袁旭东直接把他的手机给买了下来,当着他的面摔了个粉身碎骨,然后将里面的内存卡扳断了收好,看着被唬得一愣一愣的黄毛男和吓了一大跳的乔依琳,袁旭东自然不会就这么便宜了黄毛,他看向正盯着地上的碎手机愣愣出神的黄毛男冷声道:

  “格局和眼界小了,张口才要三万,我还以为你会要十万呢,这样吧,你跟我女朋友道个歉,只要她愿意原谅你,我再转你七万怎么样?”

  听到袁旭东这样说,黄毛顿时回过神来道:

  “你少唬我,我要真给她道歉了,到时候她不原谅我怎么办?”

  “这个简单,网上不是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迫不得已可违心,大丈夫就应该能屈能伸吗?”

  袁旭东看着黄毛道:

  “你给我女朋友磕几个响头好了,磕一下一万,我卡里还有七万块钱,你要不要啊?”

  “你......”

  见黄毛男想要说些什么,袁旭东直接打断他道:

  “没错,我就是在拿钱砸你磕头,目的就是想要侮辱你,你愿意也行,不愿意也罢,别说其他任何废话就行了,因为没什么用,我也不想听,七万块钱,你要拒绝吗?”

  “我......”

  听袁旭东说完,黄毛男陷入纠结之中,就像袁旭东说的那样,七万块钱,给女人磕几个头而已,他想要拒绝,可又有些舍不得唾手可得的七万块钱,想要接受吧,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觉得,实在是太过于丢脸,一时进退维谷,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好在乔依琳看不下去了,替他解了围,她觉得今天的袁旭东和以往有些不一样,非常像暴发户,还是喜欢拿钱砸人那种,她有些不喜欢像现在这样的袁旭东。

  “袁旭东,回去了!”

  乔依琳硬拽着袁旭东往保安室外走去,临走之前,袁旭东看向欲言又止的黄毛男补刀道:

  “我最看不起的就是像你这样的垃圾,要么直接拒绝,要么直接答应,你犹豫什么?韩信还能忍受胯下之辱呢,大丈夫能屈能伸,看你那怂样,有机会都不知道把握!”

  “等等,我......”

  大概是受到了袁旭东的言语刺激,黄毛男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见势不妙,乔依琳赶紧拉着袁旭东跑了出去,生怕黄毛男真给自己磕头了,他磕头事小,袁旭东要给他七万块钱事大,虽然不是自己的钱,但是乔依琳还是很心疼,有这钱买一个香奈儿的包包多好啊?

  “你是不是真疯了呀?”

  跑到商场外边,乔依琳冲着袁旭东一顿数落道:

  “我走这一天我才赚三千块钱,你呢随便就花了三万,还要花七万块钱让他给我磕头道歉,你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呀?”

  “你怎么知道我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啊?”

  “我现在没心情跟你开玩笑,你是不是傻啊?还是你是暴发户,你家里有矿?”

  乔依琳白了袁旭东一眼,没好气地嗔道,见她张口闭口的全都是暴发户,袁旭东笑了笑道:

  “暴发户怎么了?你这是嫉妒暴发户呢,还是歧视啊?”

  “我呸,我嫉妒,我还歧视?”

  白了袁旭东一眼,乔依琳双手抱胸笑道:

  “我以前怎么没看出来呀,你这财大气粗的样子,跟我见过那些土大款似的?”

  “那是因为你傻,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呢!”

  “你嘀咕什么呢?”

  瞪了袁旭东一眼,乔依琳叹息一声劝道:

  “咱不是那土豪,别跟自己的钱过不去成吗?以后别这么冲动了,知不知道?”

  “知道!”

  看着乔依琳的眼睛,袁旭东稍微犹豫了一下道:

  “依琳,你待会儿还有工作吗?”

  “没有,我今天结束了,怎么了吗?”

  “那咱们俩找个地方坐一会儿,我想跟你聊聊,坦白一些事情!”

  “坦白?”

  看着满脸严肃的袁旭东,乔依琳反而有些想笑的样子,她努力憋着笑道:

  “行吧,坦白,那你先陪我吃口东西呗?”

  “好啊,走吧!”

  ......

  一家便利店内,袁旭东和乔依琳坐在一块儿吃着杯面,看着吃得津津有味的乔依琳,袁旭东一边搅拌着自己的杯面,一边毫无食欲地吐槽道:

  “我讨厌吃面,尤其是方便面,我想吃大餐!”

  “你不吃给我,我就喜欢吃方便面,没看出来啊,你还挑食呢?”

  乔依琳白了袁旭东一眼继续道:

  “对了,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不急,等你吃完了再说!”

  “好吧!”

  见乔依琳吃得那么香,袁旭东将自己的杯面也推到了她的桌前道:

  “都给你吃吧,我现在没胃口,甚至还有点想吐!”

  “哎呀,你恶不恶心?”

  “有点儿恶心,应该是受不了你这股泡面的味道!”

  “受不了,滚蛋!”

  “好嘞,滚就滚!”

  “滚回来,坐下!”

  “好的,大小姐,大小姐,我回来了,你还有什么指示吗?”

  “把这碗面吃掉,不许浪费粮食!”

  “好的,大小姐!”

  ......

  “真香!”

  将泡面的汤喝掉,袁旭东打了一个饱嗝,然后看向同样吃得很爽的乔依琳道:

  “你能不能考虑考虑我啊,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你刚才不是还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吗?”

  “那是单方面的,还需要得到你的认可才能真的生效,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

  “你这个人挺能说瞎话的,一点都不老实,你跟别人说我是你女朋友的时候,一点都不脸红,我看我得小心你了,你也许根本就没有看起来那么纯良吧?”

  乔依琳看着袁旭东故作瑟瑟发抖的样子害怕道:

  “亏我还把你当好朋友呢,我得提防着你,免得哪天被你卖了还帮你数钱呢!”

  “是啊,我就是传说中的小白脸,专门骗钱骗色的那种渣男,知道害怕了吧?”

  袁旭东白了乔依琳一眼道,见他这样,乔依琳笑了笑道:

  “我才不怕呢,我一看到你就像看到了我自己,整天累兮兮苦哈哈地奔工作,大家都不容易,所以咱们好好珍惜这份友谊,好吗?”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真的是一个骗子的话,那你会怎么样?”

  “那就太毁三观了呀,我以后还怎么随便相信别人哪?”

  说罢,乔依琳看向袁旭东笑道:

  “行了,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说呗?”

  “我......”

  见袁旭东吞吞吐吐的说不出来话的样子,乔依琳好笑道:

  “行了,我就知道你不好意思说出口!”

  “啊?”

  白了一眼有些懵的袁旭东,乔依琳从自己的背包里面取出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交给他笑道:

  “这里面有一些钱你拿着,今天这事是你替我出的头,那三万块钱我也有一部分责任!”

  “不是,你误会我了,我真的不是要跟你说钱的事情!”

  “行了,你就别跟我装土豪了,咱俩谁还不了解谁呀?”

  “不是,这钱我......”

  “行了,你不是嫌我给的少吧?”

  “没有,我没嫌钱少,我就是不缺这三万块钱,你把钱拿回去!”

  “我这还有三千,剩下的都是生活费了,要不我再给你拿三千?”

  “算了,我知道你还有一张建设银行卡,你把银行卡给我好了!”

  “滚蛋,你怎么知道我还有一张建设银行卡的?”

  “不知道你有多少私房钱,我怎么骗钱骗色啊?”

  “害怕,你这么变态的吗?”

  “我去,我变态?”

  “变态!”

  白了乔依琳一眼,袁旭东有些纠结地问道:

  “依琳,你是怎么看待谎言的?如果你的朋友骗了你的话,你会原谅他吗?”

  “那要看是什么谎言了,你被你朋友骗了?”

  “没有,我帮别人问的,他朋友骗他说他是干这个的,可实际上他并不是干这个的,你懂了吗?”

  “懂了,这是原则性的问题啊,连自己的身份背景都能瞎编的人,他肯定是有什么不良的目的,这种人你还来往干什么?”

  听袁旭东说完,乔依琳脱口而出道:

  “其实吧,甭管大谎小谎,我这个人最讨厌就是撒谎这事,你开头说了一个谎,那就得用无数个谎话来圆呐,那这人嘴里还有什么实话,不就满嘴跑火车了吗?这年头大家都挺累的,还要用心去分辨别人说的是不是谎话,那多累啊,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是挺有道理的,要么不骗人,要骗人就要骗到底,我这样理解对吧?”

  “看我口型,滚!”

  白了乔依琳一眼,袁旭东好奇道:

  “说实话,从小到大你就没有撒过哪怕是一次谎吗?”

  “当然有了,你没有撒过谎吗?”

  “巧了,我也撒过谎,要不我们俩彼此交流一下印象最深刻,也是最后悔的一次撒谎,敢吗?”

  “好啊,你先说!”

  “不要,你先说!”

  “女士优先!”

  “男女平等!”

  “剪刀,石头,布......”

  “不好意思,我赢了,你先说!”

  白了一眼也不知道让让自己的袁旭东,乔依琳稍微犹豫了一下开口道:

  “我骗我男朋友说我还喜欢他,其实我打算跟他分手,只是他现在在外地拍戏,我打算等他拍完戏再跟他说,到你了!”

  “没了?”

  “没了!”

  听到乔依琳要跟她男朋友分手,袁旭东还是挺高兴的,娱乐圈和模特圈,分手很正常,这时袁旭东回想了一下道:

  “我很小的时候养了一只狗,一只猫,我很喜欢它们,有一天,我在场地里放鸡,就是那种很小很小的小鸡仔,我急着回家看大风车,就拿着棍子使劲赶它们,让它们快点吃饲料快点回笼,结果一不小心就弄死了几只,我很害怕父亲打我,就把尸体埋了,说是被我养的猫给吃了。”

  “然后呢?”

  “猫死了,我把它埋了,和那几只小鸡埋在了一起!”

  “呃,那猫死得挺冤的,你父亲打死的吗?”

  “嗯,当着我的面活活打死的,我当时以为他是因为猫偷吃了小鸡才会活活打死它的,现在回想一下,我当时很害怕,撒谎他应该知道!”

  “那你没有替猫求情吗?或者承认是自己打死的鸡?”

  “我没有承认是我干的,我怕挨打,我只跟我父亲说了一句,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稍微停顿了一下,袁旭东回忆道:

  “我记得父亲是这样跟我说的,他说我会觉得猫很可怜,可为什么不会觉得被它活活吃掉的小鸡也很可怜呢?现在想想,你说我父亲是不是在用那只猫的命来告诫我不要撒谎骗人?”

  “你为什么不问问他呢?”

  “小的时候不懂事,等我懂事想要问的时候,他已经不在我身边了!”

  “那那条狗呢?”

  “那条狗和猫其实都是我父亲送给我的礼物,那时候我还没有上学,后来猫死了,父亲走了,在我上高二那年,我去县城读书,狗跟我奶奶一起待在老家,后来偷狗的人渐渐多了起来,那条狗突然就不见了,我奶奶给我打的电话,说是家里的狗让偷狗的人给偷了,我当时的心情真的很糟糕,简直恨不得天底下偷狗的人全部死绝,后来看见新闻,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偷狗,被村里见义勇为的人追,结果偷狗的人出了车祸,后面追的人赔得倾家荡产,我就觉得这个世界真挺扭曲的!”

  听袁旭东说完,乔依琳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道:

  “好了,不说了,气氛都不对劲了,要不我们去领养一条狗?”

  “不要!”

  袁旭东看了乔依琳一眼好笑道:

  “人都是会变的,我以前喜欢养猫养狗,不代表我现在也喜欢,当初的少年虽然懦弱,但是善良,等他真的长大了,虽然变得越来越坚强,可心里的善良却是越来越薄弱,只要不关乎到自身和家人,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不对,说错了,他学会了伪装,他的心是冷的,但是在大家都觉得善良时,他会表现出善良,在大家都谴责时,他也会表现出谴责,他只会做大家都认为对的事情,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果然!”

  听袁旭东说完,乔依琳看了他一眼喃喃地道:

  “我就说你是变态,你还不相信?完了完了,看来我真的要提防着你了!”

  “你懂不懂哲学啊?”

  白了乔依琳一眼,袁旭东翻了翻白眼道:

  “这叫自我剖析懂不懂?”

  “这不就是变态吗?你要我帮你介绍心理医生吗?”

  “那我谢谢你了啊!”

  “不客气,谁叫我们俩是好朋友呢?你什么时候有空,我帮你约心理医生?”

  “滚犊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