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慕容复与小龙女 > 第二回

第二回


  穿戴好对方的衣物后,慕容复摇身一变,俨然是西夏一品堂的高手李延宗了。

  至于对方的名字,腰牌上的西夏文已经告诉过他了。

  这些尸体是没时间理会了,慕容复要赶在危险降临前,找到王语嫣才行。

  他可不知道那个少年是什么来头,更何况对方的身法如此诡异,万一出了什么事,岂不是悔恨终生。

  有了李延宗的装扮,骑在马上的慕容复十分轻松的就跃过了数道封锁线,与几支一品堂小队错身而过。

  也不知是一品堂是不是对于己方实力太过有信心,小觑中原武林人士,竟然没有一支小队有半点过问的意思,任由他窜行而过。

  骏马奔腾下,一座处于山林下的磨坊映入眼帘,与此同时还有两支小队聚拢过去。

  看对方十人兴奋模样,慕容复知道自己找对了地方。

  一品堂的配置,他自然清楚,像李延宗这种装扮的,是五人小队长,十人的小队长会有很鲜明的特色。

  对方不是。

  在目前情况下,两个小队合并只会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们认为人手不够。

  方圆百里几乎都是普通村落,别说一品堂的好手,就算是一般的武林人士也不会把寻常的百姓放在眼里。

  要是为了灭口,显然是多此一举了……

  那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视力极好的慕容复先前,隐隐约约望见似乎有人跑进了磨坊。

  李延宗这个家伙的包裹里除了悲酥清风,同样还携带有解药,这却免去了慕容复不少的麻烦。

  不然他得亲自去会一会,那个叫赫连铁树的将军才行。

  心念电转间,慕容复已经纵马极速接近了磨坊,他要亲眼看一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刚翻身下马,正快步逼近正门的慕容复,就听见表妹王语嫣熟悉的声音。

  心中大石虽已然落下。

  可一股烦躁的感觉却跃上心头,语嫣表妹每次出声,都是在指点那个少年郎。

  不一会两个小队就仅剩下三人还活着了。

  死透在屋外的两个一品堂好手,身上那乱七八糟的血洞,足以说明那少年不单擅长身法功夫,还拥有类似大理段氏一阳指的指法绝学在身,难道是六脉神剑?!

  慕容复眯着眼思索着时,场中的一品堂好手仅剩下一人了。

  不急多想,他只好扯过一块黑布蒙上,加上头盔后看起来基本没有多少人看得出来自己是谁了。

  之所以这也做,他是想知道,那个少年郎还有多少本事没使出来,反正眼下一时半会也不会再有危险了。

  “就算我输了,请你高抬贵手吧。”

  屋里那少年郎的话传到门外,慕容复不再等了,能够近距离观摩一下这种传说中的绝学,可不是经常有机会的。

  “你是谁?你为什么蒙着脸呐!”

  确实是生的十分俊俏,模样身段都是上等水准,可一张嘴就显得心虚到不行。

  此时的王语嫣,却脸色发红躲在同往二楼阶梯后的一堆草垛之中,这是怎么一回事?

  目光所及之处,王语嫣与慕容复四目相对,前者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的神情。

  也正是这个表情,让慕容复无名火燃起,冷哼两声催促着。

  屋内的那名好手,在蒙面慕容复的眼神相逼下,咬牙切齿的举刀向那少年胡乱砍去。

  “王姑娘,这家伙已经疯了,我该怎么办呐……”

  “他的刀法很乱,我看不出来,段公子你向他胸口戳几指试试!”

  王语嫣话音刚落,少年郎双手指头虚握猛地胡乱甩出数道几近透明的“剑气”。

  眨眼间就将最后的好手,给打成了筛子,眼看是不活了,是六脉神剑不错了。

  武林中能够将指法运用到如此高明的境界,除了六脉神剑,慕容复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招数和一阳指的窍门如此相像的了。

  “我本来不想杀你的,是你自己,自己送上门来的,不能怪我。”

  少年郎自顾自的说罢后,又眼神躲散的看了眼慕容复,随即再次看向王语嫣乐道:“王姑娘,没事了!”

  怒火中烧的慕容复当下刻意压低嗓子扯了句:“怎么会没事呢?”

  “你走吧,我不想杀你……”

  少年郎随口甩出来一句话后,怒极反笑的慕容复不由得冷哼道:“好大的口气,就凭你?杀的了我吗。”

  这话说的掷地有声,少年郎当即缩颈开口道:“好好好,我承认,我认输,请你饶了我们可以吧。”

  一直在注意观察对方神色的慕容复接着道:“我看你嬉皮笑脸,丝毫没有求饶的诚意。段家的一阳指和六脉神剑威震天下,再加上这位姑娘的指点,果然是非同小可啊。在下想领教领教你的高招。”

  听到这话,少年郎脸上显出不耐烦的表情后,虚抱拳说道:“在下,从来没有学过武功,适才杀人,实在是迫不得已的,请你放过我们吧。”

  “段公子,只怕还会有敌人再来,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此时,王语嫣也着急的说道。

  “哦……是!”

  “你还没有杀我,怎么能走?”

  见此情形,慕容复越想越气,自己就这么没存在感吗?

  “我不想杀你!”

  这话说的,语嫣表妹口中的段公子,显得已经十分迫切了。

  此时不动手教训他,更待何时?

  “段公子!”

  慕容复在脚下随便踢起一口无主的刀后,就连续“无规则”的砍过去。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对方竟然凭借着诡异无比的身法,愣是从自己的刀下游走开来。

  片刻间,慕容复就明白对方这门功夫并不纯熟,破绽百出,只是眼下凭借着刁钻的角度才逃过的。

  心念电转下,一记飞踹,就将对方游走的节奏立时打断,刀锋已然抵住了其咽喉部位。

  “快去请教你的师傅,瞧她有什么办法来杀我。”

  话音落下后,慕容复又是一脚送出,给这位段公子踢了个滚地葫芦,跌跌撞撞的朝着二层阁楼的草垛上爬了过去。

  “我打不过他,咱们快逃跑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