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巡天妖捕 > 第六百二十九章 梦境之事

第六百二十九章 梦境之事




  面对着林季那料定一切的表情,徐定天脸色几经变换,终究是长舒一口气,苦笑了两声。

  “直至此时此刻,我才终于从林兄身上感觉到了几分入道修士的压迫,分明只是三言两语,却让我连辩驳的勇气都没了。”

  “说吧。”林季放下茶杯。

  徐定天点点头。

  “说起此事,或许要追溯到当初林兄第一次来太一门了...我在众多师长师兄弟的众目睽睽之下,败在了林兄手上。”

  林季有些意外。

  “怎么,这还成了你的心魔了?胜败兵家常事,即便是林某也常常碰到打不过的对手,这也值得放在心上?”

  “哎,林兄豁达,我远不能及。”徐定天摇头道,“总而言之,就在那之后不久,我便开始做梦了。”

  徐定天抬头看向林季。

  “就如林兄所说的那般,我清醒之后再去目睹梦中之人‘意外’身死,然后修为便会有所涨进...此事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但后来从没例外,于是便也信了。”

  “死了多少人了?”

  徐定天低下头,嘴巴张了张,没出声。

  “说。”林季语气重了些。

  “有七八位了。”

  “都是同门师兄弟?”

  “也有别派的道友,也有无辜之人。”

  “这般得来的修为,你可曾有那么一瞬间感到后悔?”

  “无时无刻不在后悔。”

  林季嘲讽道:“然后又做梦之后,再继续去目睹梦境变作现实,然后再继续后悔?”

  徐定天有心辩驳,但他的确就是这般做的,因此无奈的再次低下头。

  林季则继续道:“说起来,林某倒是要感谢徐兄的信任了,此事若是传出去,恐怕就不是简简单单丢了大师兄的位置这么个说法了,我觉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太一门的手段。”

  “我将是师门之耻,会被捉起来丢进后山镇魔窟中,永世不得超生。”徐定天绝望道,“将是我师尊亲自动手,也绝不会有人替我说情。”

  “所以我来求林兄救命。”徐定天看向林季,就像是看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闻言,林季思忖了片刻。

  他抬头看向徐定天,上下打量了两眼,又摇了摇头。

  “徐兄,我本当你是个正人君子的。”

  “是我辜负林兄的信任了。”徐定天羞愧的不敢抬头。

  “倒也不必这么说,你只是林某的朋友,而对于太一门来说,你却代表着脸面。”

  林季点头道:“这一次我会帮你,此事之后我也会守口如瓶,这算是还你带我弟弟去太一门修行的人情了。”

  徐定天大喜过望,他刚刚还以为林季不会出手。

  他连忙起身,冲着林季躬身到底。

  “多谢林兄。”

  林季摆摆手示意他重新坐下,随后才问道:“说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徐定天低声道:“近来,我仍旧在做梦,梦到的...梦到的...”

  “梦到什么?”

  “不再有人意外身死,而是梦见了一个陌生人的记忆...就像是走马灯一般,从出生起到生命走到尽头,然后又换做另一个人的记忆,循环往复。”

  徐定天惊恐道:“我怕..我怕...”

  “你怕被人夺舍是吧。”林季嗤笑道,“我就说你怎么会病急乱投医求到林某头上,想来此时此刻,你也已经意识到,你那借梦境得来的修为,多半是别人夺舍你的手段吧?”

  徐定天点头,脸上泛起后悔之色。

  现在林季倒是相信他真的后悔了。

  “所以你下一次做梦是什么时候?”林季问道。

  “就在今晚。”徐定天说道,“那梦境每个月都会有一次,今晚便又会有新的梦境。也正因为如此,我听说林兄就在襄城之后,便第一时间赶来。”

  林季点头道:“那便等晚上再说吧,今晚林某陪你睡。”

  “那就再好不过了。”徐定天大喜,连忙起身行礼。

  一旁的陆昭儿翻了个白眼。

  ...

  深夜,客栈的客房里。

  徐定天已然入睡了。

  而林季就和陆昭儿坐在床边。

  “这事很麻烦吗?”陆昭儿问道,“徐定天或许发现不了,但我看你白天说起此事的时候,似乎没有将事情说全,是不是还有什么隐情?”

  林季轻叹一声。

  “这所谓梦仙宗与一梦三生,是当初在京州时我办下的案子...昭儿,你知道此事最后的结局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陆昭儿无奈道。

  这时候还要卖关子!

  林季摇头道:“我捉了个书生、捉了只鬼。他们看似是幕后主使,线索也指向他们是幕后主使。”

  “然后呢?”

  “但我很清楚他们只是被推出来的替罪羊,而那时我已经意识到这背后还有入道境修士作祟。”

  说到这里,林季面色嘲讽。

  “什么样的神通,能让梦境照进现实?这般匪夷所思的手段,除了入道境之外,我想不出别的可能了...而这猜测在我后来回京城交差的时候,也从方大人的口中得到了肯定。”

  “方大人也说这背后有入道?”

  “不,是此事早就有过前车之鉴,后来那泗水县的几万百姓都没了性命,而方大人似是早知道是谁所为,最后却让同为游天官的紫晴大人去了趟维州。”

  “维州?”

  “说是与青丘谷的青丘狐族有关联吧,我知道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林季摇头道,“但总而言之,此事涉及到的入道境或许不止一位。”

  闻言,陆昭儿顿时有些担忧道:“不止一位入道?那你还想多管闲事?你也只是入道前期而已。”

  “碰上了,总要管管的。”林季闭上眼,意识已然落在脑海中那被迷雾遮挡的图案之中。

  那便是他的因果道的显化。

  等什么时候那遮挡的迷雾消散了,什么时候他便是真正的道成境界。

  “此事是我当初的遗憾,终究是有几分因果与我有关的。”林季笑道,“那时怕死,知道有入道修士牵扯便不敢深究,如今却不同了,总算是多了几分底气。”

  说话间的功夫,床上安然入睡的徐定天突然有了动静。

  他的脸上开始抽搐,似是遇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一样。

  见状,林季心念一动,双眼一金一黑,看到了那萦绕在徐定天身周的道韵。

  林季身周泛起因果道的黑线金线,与那未知的道韵纠缠在了一起。

  “道友,放他一马吧。”林季轻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