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7章 完山中学

第7章 完山中学


两人出门以后索性直接进了教室,等待晚自习开始。只是想到刚才那一幕,回到教室的两人心里依旧是不平静。

江笑白抱着手机喃喃自语:“你们有没有发现,最近这些凶宅似乎越来越危险了,以前还不至于出现这种大面积回到过去的幻境。”

【有的有的,我三婶的侄子的外甥女在一个小村,前段时间给我们传消息,说是周围的阴气越来越重了】

【据说很多地方都有厉鬼现身的传闻】

【都市传说也更多了啊,想想就有些害怕,呜呜被子结界保护我】

江笑白点头。看起来不是他的错觉。厉鬼越来越多,鬼怪肆虐,并且到了普通人也可以看见的地步,这可不是普普通通一句阴气变重就可以解释。更何况还有齐问那几个奇怪的,突然出现的人。

江笑白打开自己的备忘录。

“npc”“玩家”等几个字记录在上面,可他明明没有记载这些东西的记忆。而且这些连在一起,也只能让人联想到游戏这种东西。

外面传来开门声,沈颖和何源冲了过来,见到他们平安无事松了口气。江笑白不动声色关掉了备忘录,抬头却看见裴从安正慢悠悠撕开压缩饼干的包装纸,塞了一口到自己嘴里。

他们进来得早,这会吃东西倒也没什么。

何源咽了口唾沫。要知道平时他可不会去关注压缩饼干,这玩意不好吃,也难以下咽。可是放在现在这种情况,压缩饼干对于饿了一天的他来说简直就是美味。

“老大,你哪里找来的吃的?”他忍不住问道。

沈颖同样看他。

“小江给的,他来之前做得准备很充分,”

何源脸涨得通红,想要说句“花里胡哨”来掩盖自己的狼狈。肚子却“咕噜”一声叫了出来。大家都饿着的时候没有发现,现在一有食物,他饥肠辘辘的的身体立马就做出了反应。

瞬间,何源的脸涨得更红了。

江笑白看了这一场,哪还不理解裴从安的意思,哭笑不得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他:“喝点水,光那么吃也不行。”

“谢谢。”裴从安接过,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没说什么话,炫耀的意思却很明显。

何源:……

沈颖:……

这是在当面嘲笑他们有眼无珠埃然而这人还是他们老大。他们部门是以拳头论老大的,不服气别人就服气裴从安,这会想打都不能打回去。

更何况也打不过。

裴从安晾他们晾够了,这才拿出江笑白给的剩下一部分吃的推到他们面前:“小江给你们的,等会其他人就要上来了,你们先拿走吧。”

两人心里都不是滋味。江笑白大度的行为和他们比起来,他们就像是无理取闹的神经病,尤其是在探索这个鬼地方的进度上,他们更是被看似弱小的江笑白吊打,虽说裴从安也在一旁帮忙,可他们似乎更废物一点。

然而这个时候要是拒绝那就是真的蠢了。毕竟之后眼看着还有一场硬仗要打,要是因为饿肚子结果耽误了大家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都拿了一些用来简单充饥,临走的时候,沈颖嗫嚅唇瓣快速说道:“对不起……”

江笑白没听清楚:“嗯?”

沈颖以为他故意羞辱自己,憋着脸在原地站了许久,还是没好意思说什么,青着一张脸离开了。

“之前那事……谢谢你埃”何源举了一下手里的巧克力。他指得是食堂那件事情。

江笑白理解了,不在意说道:“没什么,多两个李强我们逃跑起来也会困难起来,我这也是帮助自己。”

何源:……感觉自己面目越发丑陋。

不好意思再待在这里,他点点头连忙转身去找沈颖。

江笑白弯弯眼睛。看起来这两人之后不好意思再影响他的行动了。他收回目光,正对上裴从安温和的眼神。也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江笑白仿佛能看到他身边“+1+1”上升的好感度。

“怎么了?”他疑惑问道。

裴从安失笑:“就是觉得你这样挺好。”待人友好,以德报怨。

江笑白笑了一下,没有对他的评价做什么回答。裴从安却当时他不好意思了,也没有继续追问。

学生们陆陆续续回了教室。七人……现在是六人小组里的女生进来以后看到他们四人愣了一下,拿着手机不知道发送了一条什么消息,然后匆匆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江笑白记得他们的手机应该是不能与外界沟通的。可能是什么特殊的交流方式吧。又或者是在记录什么东西。

经过食堂的事情,众人也意识到了这个学校危机四伏,不是说着玩玩那么简单。上课不管认没认真,反正都拿着一本书装样子。

外面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有人踩着高跟鞋向教室走来。脚步声一下一下,缓慢有序地踏动,仿佛踩在人的心上。

接着门被人推开,一个穿着时尚的女人走来进来。她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妆容精致,微笑的时候,涂着口红的嘴唇也跟着勾起,此时的情境下莫名带着两分鬼魅的色彩。

江笑白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他们的英语老师。

对方坐在讲台上,手里拿着高高一沓卷子,漫不经心说道:“你们自己复习,我阅一下测试卷。”

江笑白开始翻书,时不时抬头看一下老师,防止对方猝不及防来个回头杀。

也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学校考虑到他们精神紧绷了一天,终于仁慈了两分,一个多小时过去,眼看着晚自习就要到了尾声,英语老师那里也没有出什么幺蛾子。

大家不由自主松了口气。

最后十分钟,英语老师忽然愤怒地将手中的卷子拍到讲桌上,尖利的嗓音呼唤道:“林夕,人呢?”

江笑白心里一动:林夕……夕夕?这两者有没有关系。

他抬头环视一周,想看看那个林夕究竟是谁,却看到旁边的女生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低着头一声不吭。

居然是他同桌!

这也太巧了吧。

江笑白连忙去观察林夕。女生看起来和白天没什么变化,只是她这会站起来,江笑白这才发现她手上有一道丑陋的疤痕。长长的一道伤口从小臂上划过,伤口狰狞,看起来像是新伤。江笑白目光太过明显,林夕瑟缩了一下,将手腕往后面一藏,袖子也拉了下来。

英语老师已经踩着她的高跟鞋“哒哒哒”走了过来,走进了江笑白这才发现她那只鞋其实是红色的,牢牢箍住老师的脚,脚面高高地凸起。

她走到林夕面前,试卷甩到林夕脸上,将少女脑袋打得一偏。

“你看看你这都是什么分数?”四散的纸片散落下来,猩红的40分在空中飘荡,落到周围人的视线之中。

学生们窃窃私语起来,时不时还有两声幸灾乐祸的窃笑以及不可思议的吸气声。

英语老师完全没有维持秩序的心思,她像是入了魔,一把揪住林夕的马尾,狠狠地扯了两下,气急败坏地说道:“你这个成绩你拿得出手吗?听说你最近还让学委一直教你,我看你把知识全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

林夕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变得凌乱无比,几缕头发突兀地翘起,让她看起来可怜又孱弱。这学校原本的学生像是没有发现一样,讨论声反而更大,恶意毫不留情压在林夕孱弱的肩膀上。她抖了抖身体,却完全不敢反抗。

光是这个小动作,已经让英语老师极为不悦。她推了一把林夕的肩膀,不耐烦说道:“怎么,你还觉得我不应该说你是不是?”

“不是的。”林夕摇头,小声开口。

“闭嘴。”英语老师打断她的对话,“我让你说话了吗?”

江笑白皱眉。直播间观众同样不适:

【卧槽,这也太过分了吧。这不就是不说话也不是,说话也不是?】

【我觉得这个学校好奇怪啊,他们整体恶意都很重,行事全都偏向混乱邪恶】

【可不得邪恶吗?这可是凶地啊!凶地,你们指望这地方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生物善良吗?】

【白白以前出直播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守序善良的鬼魂啊,归根结底是这个地方很危险吧】

这画面在“转学生”看来多少有些不适,不过谁也不会出头。先不说这个地方诡异非常,这画面是不是真实发生的还不一定。另一方面,要是因为脑子一热就引来了怎么看都怎么危险的英语老师的仇恨值,这就没必要了。

江笑白指尖夹住一颗黄豆,趁着没人注意,弹向老师的红色高跟鞋。

细微的破空声响起,裴从安循着声音看去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英语老师本想要抬手打人,脚下却忽然一晃悠,竟然直直坐在了地面上摔倒了。光滑的地板上,鞋跟静静躺在那里,显然已经和她的鞋分离。

“哈哈哈哈哈哈——”教室里一阵欢快的笑声。

老师尖叫一声,花容失色,再也顾不得教训林夕,双手捧起自己断了鞋跟的红色高跟鞋,凌厉的目光看向周围:“谁,究竟是谁?”

教室里鸦雀无声,江笑白低头装作无辜什么都不知道。老师恶狠狠喊了好几声都没有应答,只能气急败坏地站起来。

她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死死观察着周围,想要找到暗中捣乱的人。

教室下课铃声响起,她身体一僵。只能无奈地停止了探查的动作,冷哼一声,指了刚才笑得最大声的两个男生说道:“你们都跟我过来,晚上给你们补课。”

被点到名字的两个人惶恐地瑟缩一下脖子,却只能碍着他的身份,像两只鹌鹑一样缩着脖子和老师一起离开。

今晚算是无事发生了。

江笑白提起自己的书包,一低头却看到裴从安正站在地上,手上捻着的赫然便是他刚才扔出去的那颗黄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