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8章 完山中学

第8章 完山中学


他心里一紧,攥紧背包背带又松开,不动声色问道:“那是什么啊?”

裴从安捏着那颗黄豆左看右看,那都是一颗黄豆,怎么都不像是能砸断鞋跟的利器。难道真的是他想多了?

他站起来摇头说道:“没什么,应该是我多想了。”

没有掉马的危险,江笑白心里松了口气,捞起手机说道:“既然没什么那我们先去宿舍,回去还要洗漱,我害怕太晚了有危险。”

裴从安略下心中的疑问,没有想到看似柔弱的他身上。

四人结伴回了宿舍,男女生宿舍之间隔着一道铁门,巧的是他们都在一楼,沈颖和七人里的女生住在一起。

江笑白三人回宿舍的时候,纹身大哥已经找到了最靠门的位置大摇大摆躺在上面,手里正拿着手机正在点来点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大概是江笑白的视线太热烈,纹身大哥扭头恶狠狠说道:“看什么看?”

江笑白也不稀罕看他。

他找了个位置把自己的书包扔到了床上。完山高中教学楼和宿舍楼都是新建的,所以宿舍搞得是上床下桌,还带着独立卫浴,江笑白从书包里找到换洗的衣服,平平整整叠好抱在了怀里。

“你要去洗澡?”裴从安揉了一下头发,看了一眼洗手间,再确认了一遍,“这个时候?”

“对埃”江笑白揪起衣服嫌弃地闻了一下,然后睁大眼睛盯着裴从安,“主要是跑了一身汗。不过你放心吧,我运气很好的,基本没遇到过浴室杀。”

裴从安点头:“行吧,那你等一下。”

他解开袖子,从里面抽出一根红绳,上面还挂着一颗铃铛。裴从安抽出里面的棉花,轻轻一晃,铃铛便“叮铃铃”响起来,清脆动听。那红绳很细,裴从安挂在了浴室门里面的门把手上面,铃铛却顺在了外面。细细的红绳不会影响关门,裴从安试了一下,只要一抽动红绳,铃铛就会发出声音。

“就用这个。要是有危险你就甩红绳,门也不要反锁。有问题我们能尽快冲进去。”裴从安仔细嘱咐他,“你出来的时候也不用解开,晚上大家要是用卫生间也有个防备。”

江笑白没有不耐烦的,全都认真听完才乖乖点点头。

纹身大汉嗤笑一声:“花里胡哨的。”

江笑白反问回去:“那你之后都别用?”

“你——”那人生了气,就要骂人,结果正对上裴从安不善的目光。之前被拧的胳膊立即隐隐作痛,纹身大汉只能憋屈地又躺回了床上。

江笑白得意地冲裴从安眨眨眼,对方无奈一下,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行了,去吧。”

江笑白点头,走到直播间说道:“我先去洗澡,直播就先关了,明早继续~”

【哼,不就是洗个澡吗?我才不稀罕看呢】

【可恶,我想看看浴室杀(才不是想看洗澡)】

【白白晚安,注意安全翱

【明天见】

“明天见。”江笑白挥挥手,然后带着衣服钻进了浴室,带起门口的铃铛阵阵响动。

很快,浴室里传来出水声。门上也被闷了一层雾气。裴从安在外面观察了两分钟,确定他安然无恙之后这才闭眸躺在床上,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

目前他们还没有完全找到有关完山中学主要线索的东西。只能猜测当时的情况与鬼魂的出现有关。只能明天再去教学楼里找找有没有有用的线索了。

浴室中雾气弥漫,江笑白抹掉额头上掉落下来的水花。也不知道是谁的搞的,不大的卫浴,偏偏在斜面挂了一面镜子,一抬头就能看到被雾气遮掩了的模糊人影。

江笑白拆了一袋便携洗发露摸到头上,淋浴的水从头上浇下来,他闭上眼睛防止水进到眼睛里。

对面的镜子中,江笑白模糊的人影却没有动弹。他勾起嘴角,盯着江笑白沐浴在水下的身体,微微俯身,从镜子中露出一个脑袋。镜子里的人一点一点往外挣扎蠕动,青黑的指甲就快要触碰上江笑白柔软的胳膊。

“如果我是你的话,这会就不会乱动。”江笑白闭着眼说道。

冒牌货愣了一下。

这人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在诈他。

江笑白慢条斯擦掉脸上的水珠,睁开眼上下打量着这个冒牌货。

用着他的脸,眼底却像是肾虚一样青黑一片,脸蛋肿胀,胳膊就像是从一个气球里伸了出来。

总结起来,就一个字。

“丑。”

冒牌货像是被戳中了痛点,愤怒地张嘴咆哮起来。也不管自己还没有完全出来的身体,挥舞着爪子就去抓江笑白。

江笑白旋身躲开他的攻击,手指拿起洗漱工具里的一个小盒子,拇指一推,上面盖子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小盒朱砂。

江笑白手指蘸上朱砂,悬空作画,空中居然扭转出奇妙的花纹。他动作极快,一笔而成,花纹成形之时,光芒大作,化作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箓,冲向冒牌货的脑门。

金光所到之处,霸道的灵力冲击着恶鬼的身躯。冒牌货身体一瞬间差点被冲击透明,之后便是蔓延在周身无处不在的痛意。

他痛得大叫,半截身体挂在墙上翻滚起来。然而来的时候为了好吓住江笑白,他用阴气隔绝了浴室和宿舍的声音。本来用在江笑白身上的东西,这会却反过来困住了他。

“啧,声音小点。”江笑白不耐烦说道。

鬼魂打了个嗝,吓得立即闭上了嘴。身上的痛意却一点没有减少,一阵一阵的,往地上刮了一层黑水。

他哭丧着肿胀的脸,懊悔不已。

早知道今天就不出来吓人了,没想到碰上了个硬茬。

江笑白把衣服穿上,这才上下打量起了这个胆大包天敢一个人过来对付他的恶鬼。

估计身前也没干过什么好事,身上黑气弥漫,死的时候也许和水有关,所以才会脸部肿胀。不过再多的江笑白也没兴趣去判断。

他们的罪恶,自有阴阳两界的律法去判断,他还够不上审判的能力。

“你是这里的学生吗?”江笑白勉强从他肿起来的脸上估摸了一下年龄。

他不擅长看面相埃

冒牌货哪敢不说,谄媚地冲着他连连点头,就希望他赶紧把这折磨人的玩意给去了。

“我是高三十二班的学生,之前就在这个寝室里。”他吐豆子一样将自己知道的东西说了,可惜看起来不太聪明,也说不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

江笑白:“那你认识林夕吗?”

冒牌货表情狰狞起来:“林夕,那就是个□□,贱人。”

江笑白一脚踹在他心口:“怎么说话呢?”

冒牌货身上又是一遭痛苦,连连哀嚎两声,求饶道:“我说错了我说错了,是我嘴贱。”

好不容易痛苦停了,冒牌货再也不敢夹带私货,乖乖说道:“林夕是我们班同学,成绩差,长得还凑活,这死丫头喜欢我,上课就喜欢偷看我,我问她她还不承认,没想到她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钓着我的时候还勾搭了好几个男的,反正那死丫头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师你可千万别被她骗了。”

江笑白回忆了一下林夕那性格,怎么看都不像是脚踏几只船的人。

他心中存疑,眸色更厉:“你可别骗我。”

“我怎么会骗人呢!大师你要相信我啊,那丫头可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您说她不喜欢我干什么回头看我?要是单纯为什么大夏天穿得那么暴露,那几张露大腿的照片都在我们校园群传疯了1

江笑白实在听不下去了:“我看你脑子里暴露出来全都是水。”

冒牌货缩了一下脖子,肿胀的脸上还有些不服气。

“再问你一个问题,你怎么死的?”江笑白问道。

“我怎么死的?怎么死的呢?”冒牌货喃喃自语,脸越加恐怖,黑水从五官往出冒,看起来极为可怖。

一般来说,问鬼魂如何而死其实是禁忌,问了就容易出事。可江笑白不怕。那符咒的威力还在那里了,他默念咒语、配合手印,隐匿起来的符箓威力当即生效,疼得那冒牌货哪还有机会发疯,只能翻滚着清醒过来。

“我……我忘了,估计是被水冲得吧。”冒牌货犹疑说道,他其实也不太清楚。

“最后一个问题。”江笑白蹲下来,直视他小得几乎看不清楚的眼睛,“在你出事之前,学校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冒牌货眼神游移,不确定说道,“没有吧,我没有听说埃”

“或许等我上了拷鬼棒你就乖乖都交代了?”江笑白从自己压住的衣服里抽出一根圆棒,上刻朱、孟两位元帅名号,繁复的符箓同样刻在上面,再加上那本身的桃木材质。冒牌货光瘫在那里就感觉已经阴气十足的身体更加发凉。

他吓得退后两步,哭嚎着说道:“我说,我说,我之前班里的学委和校花都出了事情,我听他们说学校里有人请了笔仙,亲眼看见的,我也不清楚是不是真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