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30章 白色古堡

第30章 白色古堡


管家堵在两人面前, 将前进的可能性彻底杀死。

江笑白不甘心:“不是说周二兽园开放吗?这难道不在兽园之中。”

“这里属于非开放区域。”管家抱歉摇头,“若想要欣赏的话,请周日再来吧。”

两人对视一眼, 心里想法达成一致。很明显这个时候没有必要与管家产生冲突。虽然知道里面很可能有非常重要的信息,但现在显然不是他们能够一步到位查清楚真相的地步。

两人只能退回去。兽园里看起来没有要找的东西,江笑白一合计, 和裴从安商量着先回了古堡。

离开前他看到齐日拿着激光笔在兽园里扫来扫去,好奇询问:“那是什么东西?”

裴从安知无不答:“是最新的探鬼仪器, 激光笔是伪装, 池流说这样做的话比较隐蔽, 没那么明显。”

事实上这东西效果也确实不错。就算齐日拿个笔在那里晃来晃去,也没有人能想到这激光笔的真正作用, 其他人都是观察了两下弄不清楚缘由就自己行动了。

两人回了古堡直奔二楼。说好了今天晚上一起偷偷去三楼看看,走前他们还是得先规划规划,避免有危险来不及逃走。

一进门, 裴从安眉头就皱了起来。

房间和他们离开前一样,也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他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有东西正在暗暗窥探他们。

“裴哥, 昨天晚上……”

裴从安捂住江笑白的嘴, 让他把他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江笑白眼珠子转了转, 知道这是房间里有问题, 于是点点头, 没说话。

裴从安这才放开他, 两人不动声色地在房间里检查起来。

江笑白直奔床铺,确定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以后,又打开了衣柜。桃木剑那些重要的武器他都是随身携带的, 但是像拷鬼棒那种比较显眼的,江笑白全都和衣服堆在一起放在角落里。他翻开衣服看了一眼,发现东西没有被动过以后,眼里的阴翳少了一点。

裴从安走了过来,江笑白做口型问他找到了没有。裴从安摇头,眼睛掠过衣柜的位置,缓缓走过来。

糟了,该不会是发现他藏起来的武器了吧。

江笑白脑子迅速转动,思考等会裴从安发现了应该怎么解释。

却见裴从安在他旁边蹲了下来,右手伸向了衣柜后面。知道不是发现自己的秘密,江笑白松了口气,同时更加好奇他看到了什么,也跟着伸了个脑袋过去看。一只黑色的甲虫静静地趴在墙壁上,两个触角正在翕动。

裴从安戴上皮质手套,捏住那只甲虫。发现自己被抓住,甲虫在他指尖挣扎起来。江笑白一把抢过,随手拿起旁边的拖鞋给一下子打死了。

对虫利器不是说着玩的,甲虫当即被卸了八块,在两人的目光下变成了一个圆形的小铁块。

拖鞋是一次性的,江笑白嫌弃地把虫子和“对虫利器”一起扔到了垃圾桶里,拍着手说道:“小样,还治不了你。”

他们之前找东西的时候,直播间也跟着屏息不敢出声,这会江笑白“英勇”战胜小虫子,弹幕哗啦啦涌了出来:

【救命,是虫子!我宁愿去面对厉鬼也不想看到这玩意】

【是吗?阴间清洁公司,我们好久没接单了,要不要认识一下?这是电话号码:444444】

【呜呜呜我想起来我有一辈子也是这样,被人一拖鞋给打死了,现在看着都觉得疼】

【不过这个好像不是虫子吧?是什么新奇的武器吗?】

从江笑白打虫开始,裴从安就一直在沉默,这会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发声器官一样,解释道:“可能是监听器,我们离开以后被放到这里的。”

江笑白思索:“是古堡的吗?还是那几个人?”

裴从安:“应该不是古堡,管家之前迅速拦住我们的举动可以看出来,他们对古堡的掌控力很强,没必要用这种手段,很可能是克拉克那一行人。这东西应该受他们控制悄悄钻了进来。”

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克拉克疑心很重,野心也很大。他想要探查所有人的消息,总不能是为了掌控全局,更多的恐怕是要从其他人手中夺得解决问题的关键道具。

比如说江笑白手中的晶石。

“我有点事情要告诉你,可以先关一下直播间吗?”裴从安将垃圾袋绑在一起与坏掉的监听器扔到外面,然后征询他的意见。

弹幕炸锅了:

【什么什么,有什么是我们不能听的吗?】

【呜呜呜呜呜裴大佬,你康康我们,大家都是一起玩了好多天的朋友了,不要这么见外嘛】

【可恶,白白不要听裴大佬的,你要有自己的判断能力啊】

没用。江笑白毫不犹豫关掉了直播间。

裴从安不是那种会开玩笑的性格,他既然说有重要的事情,那么肯定是不适合直播间的观众听到的。

完山中学那次过后,他的人气明显涨了一大截,也让直播间里来了不少观众。这么多的人听到了秘密那还得了。

他这没有丝毫犹豫的动作让裴从安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

想到要说的话,裴从安神情严肃下来,认真说道:“我这次要说的事情很重要,你一定要记在心里,遇到这种人千万小心。”

江笑白惊讶。裴从安那里有他不知道的隐秘消息吗?司学也太拉了吧,消息一点都不灵通。人家都查出来隐秘消息了,司学还什么消息都没有递给他。

“上次完山中学,活下来的人只有我们四人,之后我立即找人去查了一下齐问那几人的信息,结果是查无此人。”裴从安双手交叉坐在床上,神情严肃,“那一次除了我们四人,其他人的信息全都查不到,这些人仿佛是凭空出现,然后又突然离开。”

没想到他说得是这件事情。江笑白坐正,仔细听了起来。

“在这之后我又找人查了一些类似完山中学这样突然变得强大的厉鬼聚集之地,发现同时期都出现过很多这种莫名其妙出现的人。并且微妙的是,他们这类人出现,当地的厉鬼就会变得强大一些……”

江笑白手指点着脸颊,惊异说道:“裴哥你的意思是,这些人的来历很奇怪,那些厉鬼的生成很可能也与他们有关系?”

裴从安点头:“这次的克拉克他们也是这样,我让人查过克拉克他们的信息,依旧是没有这些人,包括聂王。所以你对上他们要万分小心。”

江笑白没想到他会告诉自己这么重要的消息。这完全没必要,裴从安这么说,是不是把他也当做自己人了呢?

这样的话他也不介意告诉裴从安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

装作犹豫,江笑白捏着手指说道:“其实,我之前听到齐问他们说过一些话,但是我当时没有在意,裴哥你这么一说,我忽然记起来一些东西。”

没想到事情会有意外的进展,裴从安蹲下来直视他,迫切问道:“是什么?”

江笑白不知道能不能直白说出来,于是示意裴从安把手给自己,裴从安乖乖照做,他捏住裴从安的手指,在他的手心缓缓写下“世界树”三个字。

裴从安的手心像是被羽毛划过,勾得他心痒痒。好在他还记得现在是在干正事,仔细将江笑白写得三个字记在心里。他没有出声,按口型重复了一遍江笑白写的字。

江笑白连忙点头,笑得眼睛弯弯。

“这是那个和我们住在一个宿舍的人的手机上的,我当时看了没多想,现在一想可能和你说得事情有关系。”

“好,回去后我也会让他们注意这个信息。”裴从安夸赞道,“小江你的消息对我们可能会有很大帮助。”

“没什么啦,之后还要裴哥多多关照我嘛。”江笑白抱大腿抱得没有丝毫心理压力。

裴从安笑着答应:“好。”

之前粘在脚上的泥土还在,江笑白去浴室刷掉鞋上的泥,还是有些好奇那个被管家拦住的地方会有什么东西。

“我们越往里面,土地的湿润程度越高,甚至让我怀疑,再往里面一点可能会有一片沼泽。”裴从安手指沾了一点泥土作为观察,皱眉说道,“奇怪的是,兽园的那些野兽根本没多少能在沼泽生活的,古堡主人留那么一片地方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目前线索还太少,两人手中的线索也串不起来。

江笑白两只手捧着绿色晶石和纸条送到他面前:“裴哥这些东西你先拿着,等我们凑齐了再说。”

裴从安沉思两秒,从他手中拿走了那张纸条,绿色晶石却留了下来。

江笑白奇怪。这两样东西,明显绿色晶石才是重要道具吧,裴从安怎么拿了个现在不知道有什么作用的纸条。

“晶石很可能非常重要,这东西是你找到的,你保管就好了。”不等江笑白反驳,裴从安又甩着纸条说道,“纸条在我手里,掩人耳目,假如他们也有纸条,目标肯定会放在看起来武力值更高的我身上,而不是将目标对准你,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这样也是为了安全。”

他说得也有道理,江笑白将绿色晶石揣到自己怀里,拍拍兜说道:“那我就先拿上了,要是有需要裴哥你可以和我要。”

裴从安自然没什么不答应的。

不过晶石的寻找还真的不能光靠他们俩个,裴从安联系了方元两人,知道他们一无所获之后让两人过来找他们。

“裴哥,你那有什么新线索吗?”齐日丧气地摆弄着自己的激光笔。他今天拿激光笔扫了一天,结果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这古堡干净得不得了,什么都查不到。

再联想到他和方元昨天夸下海口,说要在小队伍中进度超过裴从安二人的事情,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他们不这么畏手畏脚倒还好,现在一副心虚的样子,由不得裴从安不想起两人说得大话。

这两人对江笑白态度轻慢他也看在眼里,等得就是这个时候,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裴从安问道:“怎么,你们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了?”

齐日尴尬得笑笑。方元挽尊说道:“这……说好的比赛,我们怎么能够互相透露呢,对不对老大,这种事情等到之后再说嘛。”

裴从安似笑非笑,一句话都没有说,却看得方元贼心虚。齐日想说实话,方元牢牢箍住他的手,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反正就是死犟。

裴从安把他们的小心思看在眼里,笑着说道:“我们倒是有一个。”

两人立即眼巴巴看过来。

裴从安继续:“小江找到的。”

方元肩膀一塌,脸都绿了。怎么偏偏就是江笑白呢,这不是直接不如人家了吗?他假装不在意说道:“没事,老大,您不用管我们,我们到最后再揭晓答案就是了。”

裴从安神色冷了下来。齐日发现这个变化,连忙推了一把方元,让他长点心。裴从安很少这么直白生气,他生气那就说明他们要倒霉了。

齐日心里已经有些认栽了,垂着头不敢说话,就怕战火多往自己身上偏一点。

“我以为一天的时间足够你们弄清楚,现在的情况不是单个人就能轻轻松松完成的。”裴从安冷着脸,打算好好让这两人清醒一下,“你们平日里自信也就算了,到了这种凶多吉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出事的地方还记着那点面子,是真的没有把任务放在眼里吗?”

这帽子两人可不敢接。

齐日一巴掌刷在队友背上,连忙道歉:“对不起老大,之前是我们态度不端正,我们之后一定会改的,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告诉我们,我们立马就做。”

方元摸着脊背龇牙咧嘴,又不敢这个时候触裴从安霉头,连忙跟着点头。躺平认输得非常快。

裴从安都被他们这滑跪速度惊到了,半晌只能吐出三个字:“没出息。”

江笑白看热闹看得高兴,两只手却乖乖放在膝盖上,仿佛什么也不知道。

反正他最无辜。

裴从安转向他的时候声音温和下来:“小江,你给我们说一下昨天的发现。”

江笑白点点头。先把自己的直播间打开,让观众也能跟着他们走线索以后,这才说道:“昨天晚上我不是没有玩木头人游戏吗?那个时候我趁猎物不注意去找了一下线索,发现里面会有一些非常简单的解密,应该是考虑到猎杀游戏时间有限的原因。然后在最后解开谜题之后我拿到了一个保险箱,保险箱里有一块绿色晶石以及一张纸条。”

裴从安将纸条展开示意他们去看。齐日拿过来,手指抵唇沉思半晌,这才说道:“感觉有些熟悉,还有其他的线索吗?”

江笑白问道:“这种纸条只有一张,要是再多一点你能看出它具体出自哪里吗?”

“可以试试。”齐日点头,捋了一下他之前的经历,总结道,“也就是说我们昨天晚上待得地方有这些的线索,可以不去完成猎杀游戏就得到这些线索,那么有一个问题,这样的东西有几块,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得到吧?猎杀游戏得到的奖励是不是也一样。”

这些江笑白之前早就有了腹稿,一条一条认真回答:“应该是六块。和我们分组的数量一样,今天早上经过塔楼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铁门,铁门钥匙的位置就是这些晶石的模样,我猜测应该要拿到六块晶石全部镶嵌进去就能打开铁门了。至于猎杀游戏,我觉得猎人应该也可以得到。”

江笑白把今天早上克拉克的疑点全都列出来。

“我怀疑克拉克就是昨晚成功的那个猎人,当然想要证实这个结果还要看看之后的发展。”

裴从安皱眉:“你今天早上说了自己在食堂的事情,要是第二晚克拉克被分配到食堂,并且成功完成猎杀任务,那么你拿到晶石的事情也会暴露。”

“没关系,我们还有四个人,他怎么知道晶石具体在谁的手上。”江笑白不在意挥挥手,“而且他真要动手,那也就暴露了自己拥有第一块晶石,他要是真的杀死了自己的同伴,我们还可以利用这件事情来让他们那个小组织产生矛盾。有风险才有机遇呀。”

方元长大嘴巴,半天没有说话。

江笑白:“怎么了?”

方元一时没注意,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还以为你是傻子呢,没想到你想法还挺多的。”

齐日奔溃地捂住脸颊。回去换个搭档吧,这个看起来真的不太聪明。

江笑白鼓着脸颊佯作生气:“我只是胆子小!但我不笨!”

裴从安应和道:“当然,方元比你笨多了。”

方元:……怎么受伤的总是他。

不过他还没有笨到这个时候反驳,只能乖乖闭嘴。毕竟他太菜了,菜到都不好意思反驳人家江笑白。

“今天找你们过来就是想要告诉你们,今晚要是被拉进游戏里,不管是不是猎人,都要多注意周围的情况,如果能顺利找到晶石那当然是一件好事。”裴从安说道,“当然,一切以大家平安无事为前提。”

“了解了,老大。”两人神情一肃。

命令传达出去了,没必要再留下他们,裴从安挥挥手就让他们离开。

他和江笑白却没有离开。今天晚上还要去探索三楼,两人决定去睡个午觉。午睡前,裴从安将上次宿舍用过的铃铛重新拿了出来,不过这次红线却变长了,他用铃铛将两个床围住,保证有异动铃铛就会提醒他们之后,两人开始休息。

临睡前,江笑白突发奇想,揉着眼睛说道:“裴哥,你说我们要是现在睡熟了,游戏晚上会不会拉不到我们进去。”

裴从安轻笑:“那时候的事情到时候再说,先休息吧。”

江笑白点点头,一沾上床就沉沉睡了过去。

-

下午四点,外面传来了激烈的争吵声。江笑白睁开眼睛,在床上打了个滚才不情不愿地坐了起来。也不知道外面在吵什么,这么激烈。

裴从安也醒来了,两人对视了一眼,收拾了一下向外面走去。

“早上好像也是这个情况。”江笑白揉眼睛,“难道又有人出事了?”

想到这里,两人加快步伐赶过去,发现闹出动静的还是鲁道夫,他正在和管家争吵:“你把我们的同伴带到了哪里?”

管家讶异:“您的同伴不就在您身边吗?”

鲁道夫旁边,克拉克他们将管家围成一圈,一副质问的模样。

鲁道夫骂道:“你不要给我玩文字游戏,我说的是早上我们房间的死者。”

管家叹息一声,这才说道:“原来如此,我以为他已经不算是你们的同伴了,毕竟他已经死亡不是吗?事实上在客人们离开之后,我就处理了那位的尸体,让他去了该去的地方,毕竟他脏了主人的地方,我再把他留在原地,主人就该生气了。”

江笑白探头往里面看了看,鲁道夫他们的房间已经整洁如新,那具尸体也早已无影无踪。

“管家还挺辛苦的。”江笑白小声念叨。毕竟这么大一个古堡要收拾,还要干收尸这种活,幽灵的体力还真是无限啊。

“能得到您的谅解是我无限的荣幸。”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了他的话,欣慰说道。

鲁道夫也不敢真的和管家冲突起来。他刚才吵就是想知道尸体的去向,看能不能得到有用的线索,现在管家都处理得干干净净,他们再争吵也就得不偿失了。

管家离开,克拉克一行人进了一个房间,明摆着是去商量东西。江笑白被吵醒也没了睡意,索性和裴从安一起在古堡里逛了起来,等待晚饭开始。

走过一副油画的时候,直播间里划过一条消息:

【是我的错觉吗?怎么感觉这个油画和昨天有些不一样了啊?】

这弹幕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一群人开始刷屏,终于引起了江笑白的注意力。

“油画变了?”江笑白听了他们的话,随便找了幅油画仔细观察起来,这一看还真的看出了问题。

他昨天看这幅画的时候,油画里是一个长着狐狸耳朵的男人,而今天再看的时候,那男人不止耳朵是动物的,就连脸上都出现狐狸的胡须。至于嘴隐约也有些向动物的形态发展。

不过这变化比较细微,要不是观众提醒他也没有发现。

“客人也很喜欢这些油画吗?”管家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