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37章 白色古堡

第37章 白色古堡


没开美颜的摄像机对准了怪物, 很快就将她的模样照了出来。见到屏幕里面那个面容丑陋如同魔鬼的怪物,修女丢掉手里的斧头,捂着脸颊尖叫一声迅速逃走了。

“好家伙, 比照妖镜还好用。”江笑白擦了擦手机屏幕,用止血咒将胳膊上的血止住。

毕竟鲜血的味道可能会吸引更多的怪物到来。

确定不再流血,江笑白将目光重新放回了本子上。

江笑白之之前以为那行小字是在提醒自己, 现在却推翻了这个判断。

很明显,在当时的情况下, 乔的计划被发现了, 很可能南茜的事情让修女们发现了不对, 而这一个修女便是举报他们的人。神父应该是惩罚了他们,至于他如何逃出来的, 江笑白猜测也许与那枚镜子有一些关系。

当时的古堡主人和镜子里的女人应该达成了什么协议,所以才得到了逃离寄宿学校的机会。

而那个女人的出现便是与镜子有关,所以古堡里才没有镜子。

聂王手中拿的镜子是古堡的第一面镜子。

对了, 聂王呢?

江笑白忽然记起自己一直忽略了什么,自始至终他都没有见过聂王的身影。很明显为了大乱斗更加激烈一点, 他们全都被分到了操场上,然而聂王却一直不在。

从白天“余欢”出现他就一直不对劲, 难道在他们等待晚上大乱斗开始的时候, 聂王悄悄做了什么?

现在想这些也没有办法找到聂王, 江笑白向着下一个目的地——学校教室赶去。

-

白色的光束从枪口喷出, 冲破巨狼的身躯。巨狼身影涣散了一下, 好不容易才坚持住没有消散。

方元和齐日握着一条长长锁链, 配合默契,时而驱动锁链进行穿刺攻击,时而用来控制对手的行动, 好让裴从安进行攻击。

克拉克阴沉着脸挥动电锯,打开时不时向自己飞来的锁链。

巨狼在鲁道夫的指挥下攻击众人,却完全不是裴从安的对手,再加上之前和江笑白遇到的时候挨了一顿揍,眼看着身形都涣散起来。

阿芙拉紧张地盯着巨狼的身形,时不时刷一道治愈的光束,帮助它重新凝聚身形。

几乎两次都是差点打散巨狼又让它重新活过来以后,裴从安撤掉对巨狼的攻击,下指令:“先把有治愈能力的人抓住。”

方元和齐日点头,再探出一条锁链,蜿蜒穿过战线,化作铁笼将阿芙拉控制在了里面。

阿芙拉身体摇晃了一下,治愈没有跟上,受到裴从安攻击的巨狼立即咆哮一声,消散于空中。

“可恶。”克拉克看到这一幕,往嘴里塞了一瓶药水。

就像是变魔术一样,原本普通的电锯上瞬间缭绕上蓝色的火焰,仅仅是用力一挥,方元他们手中的锁链就已经断成了两截。

克拉克如有神助,狂笑一声,提着电锯冲了上去,攻击方元二人。两人连忙后退,然而那蓝色火焰却已经燎烧上了齐日的衣服,紧紧沾上一点,齐日的胳膊上立即划出一道血痕。

裴从安射出一道白光打在电锯上面,击飞克拉克的攻击,方元立即捞着齐日连忙逃出他的攻击范围。

克拉克没有去追两人,反而看向裴从安,伸出手说道:“将晶石给我,我就绕你们不死。”

裴从安退褪掉能量弹夹,重新镶嵌新的能量槽,枪口对准克拉克说道:“那就试试看吧。”

-

说是寄宿学校,其实里面上的课程也多是神学课,里面还残留着一些课本,江笑白翻了一下就没有了兴趣。

倒是一张报纸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报纸也不知道经历了什么,看起来就像是被烧过一样,不少地方都是黑边,但也有一些地方能看到上面记载的信息。

【九月六日,xxx寄宿学校发生一场大火,神父与多名修女死亡,然而在火灾结束之后,救援人员在地下挖掘出不少孩子的白骨,皆为当地的原住民,因为这骇人听闻的一幕,该学校被关闭,里面的工作人员也已经受到惩罚……】

原来乔是这样逃出去的吗?

江笑白抚摸着上面的原住民几个字,似是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江笑白之前一直在想,为什么要选择克拉克和聂王这两个实力相差悬殊的人进同一个副本,也是刚才他才弄清楚了真相。

聂王他们的优势就在于他们是弱势的一方。克拉克他们的劣势就是他们的自大以及对其他任务者的欺凌。

聂王他们对应的便是被欺凌的孩子,克拉克他们则代表的是修女那一行。

当然,仅仅是因为这些便将克拉克立在对立面对他们未免太不公平了,所以就有了晚上的幻境。表面上将众人分为了两组,让他们处于猎杀与被猎杀的状态,实则是对那些真正会出手的“恶人”进行筛选。

也就是说,现在古堡的第一敌视对象其实就是杀了人最多的克拉克。

这是一个陷阱,假如克拉克没有仗着自己的优势欺负聂王一行,也没有在他一再提醒以后,依旧为了道具持续杀人,那么克拉克他们也不会陆续遇到危机。

至于客厅的那幅《最后的晚餐》也是提示。并不是说他们中间有人暗怀鬼胎,而是指代的南茜这个身份。

也就是说,进了古堡以后不要杀人,不要欺凌别人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要是众人没有因为晚上的木头人游戏而互相猎杀,那么白天也不会有人死亡,要是克拉克他们没有因为贪婪迫不及待抢走心脏,动物群也不会暴乱,同理,小教堂里假如他们问心无愧,那也不会遇到任何杀机。

只要一定程度上,他们能做到像“南茜”那样,不要因为环境成为迫害的一方。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塔楼里面关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江笑白望着手中的晶石,陷入思索。

不待他想清楚,头顶便传来了管家的提示声:“重要线索已经被全部搜集,游戏即将结束,诸位,晚安,愿你们有一个好梦。”

管家的话操场上的其他人同样能够听到,克拉克还没明白那所谓重要线索是什么,就被裴从安一脚踹飞出去。

身体在地面上激起一阵尘土,克拉克擦掉嘴角被打出来的鲜血,激动问道:“重要线索是什么,你给我说清楚?”

他环视一周,在裴从安一行人里没有找到江笑白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你们让那个聂王和江笑白出去找证据了是不是,快告诉我,这里的秘密究竟是什么!”

没有人理他,所有人脸都扭曲成了漩涡,下一刻,众人被驱逐了出去。

-

今天是江笑白先起来的,随手刨了两把头发又洗了一下脸,他一边刷牙一边推裴从安:“裴哥,快起来!”

裴从安一叫就醒。良好的心态让他没有对粗暴叫醒自己的人生气,而是询问道:“出什么事了?”

“昨天晚上聂王一直没有出现,我怀疑他是拿到了什么能给余欢报仇的东西所以去送死了。”江笑白说着还打开了直播间,这句话清晰传到众人耳朵里。

【开屏雷击,怎么一晚上不见小聂就要死了?】

【说实话,他这种情况我见多了,多劝也没用,算了,希望他和对象早日在奈何桥相聚吧】

【这么说太冷漠了吧,不过他也是真的惨啊,女朋友死在自己面前】

裴从安收拾的时候,江笑白已经先一步去找聂王了,没想到打开门以后一张纸条飘了进来。

“什么东西?”裴从安系上胸口的扣子,从他背后俯身下来看上面的内容。

男人的气息在耳边喷吐,惹得江笑白一阵恍惚。散去这有的没的的心思,江笑白和他一起去看那张纸。

纸条是聂王留下来的,上面只有一行很很短的字:

【你们醒来以后就去四楼楼梯口等我,不用特意上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江笑白先说道:“我觉得不像是被控制下写得纸条,昨晚我发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当年古堡的主人能够逃离学校很可能就和一面镜子有关系,他那天拿到了余欢手里的镜子。”

裴从安点头说道:“上四楼看看。”

江笑白正有此意,收起纸条笑着说道:“看来裴哥和我想的一样。”

两人一路到了三楼,等到去往四楼的楼梯口的时候,江笑白谨慎了很多,和裴从安一个步子一个步子往上走,不敢动作太快。

其他人还没有醒来,所以整个古堡都安静至极。

等到了四楼的时候,两人没有急着上去,而是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情况。避免上次盔甲的事情重演一遍,江笑白还往侧面看了看,结果发现并没有什么守卫。

“我就那么可怕吗,你们都不敢进来?”门内传来娇俏动人的女声,打破了此处的寂静。

江笑白谨慎地握住了袖中的桃木剑,便听到女声抱怨道:“一进来就动刀动枪的,真是不解风情。”

虽然对方出场的方式很奇怪,但是似乎也没有表现出恶意。

江笑白却不敢放松警惕,两人逐渐向门大开着的阁楼走去,只看到里面摆放着一个镜子,然而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江笑白想也不想,握住裴从安的胳膊就要走开:“看起来聂王不在,那裴哥我们赶紧离开吧。”

“站住!”女声生气了,门内飞出来几道丝线,冲着他们飞来。裴从安迅速攻击丝线,然而其中一条丝线却已经缠住了江笑白的胳膊,拉着他们进了阁楼。

身后的门“哗啦”一声就被关上,江笑白无奈只能排掉身上的灰站起来,还不忘吐槽,“这里多久没打扫了,也太脏了吧。”

“还不是那个没良心的!”镜子里出现一个穿着欧洲宫廷装束的红衣女人,对着他们怒骂道,“我当初把他从那种破地方救出来,结果他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她看起来极为美丽,发丝如阳光般耀眼,身上的红裙却仿若如血染成,衬着惨白的如同吸血鬼一样的,面容,多少看起来有些诡异。

江笑白恍然大悟:“你是那个镜子中的女巫,就是你帮了乔。”

“什么女巫,我才不是!请称呼我为尊贵的夫人。”女人手指变长,威胁江笑白,“小家伙,再乱说话,我就把你漂亮的眼珠子挖出来。”

裴从安挡在江笑白面前,把她的恐吓也一起拦在外面。

红衣夫人轻笑一声,扇子掩住嘴角说道:“有意思,我喜欢感情真挚的有情人。”

裴从安:……

江笑白:……

【哈哈哈哈哈哈漂亮姐姐也磕cp吗?】

【什么姐姐,请叫夫人!夫人有结冥婚的兴趣吗?本人有房有车,家中就缺一位美丽的妻子】

【你们不要这么快就倒戈啊,是敌是友还不知道呢】

【我不管!夫人务必给我个姬会,我会天天为你擦拭美丽的镜子的!】

江笑白咳嗽一声,转移话题:“所以这也是你盯上了聂王的原因?”

“差不多吧,寂寞的时候总是需要人陪伴的,更何况乔还是个没良心的家伙。我总得有两个仆人。”红衣夫人扔掉扇子,手中掉落一男一女两个布娃娃。他们被丝线控制着,歪歪扭扭地悬挂在空中。其中一个由不少颜色的碎片拼凑而成,高高的马尾挂在脑后晃荡,另一个明显就是昨天聂王的装束。两个娃娃唯一相同的点,恐怕就是他们用纽扣做成的眼睛。

江笑白神情冷了下来:“你把他们做成了娃娃?”

红衣夫人丝毫不惧,轻笑道:“对啊,你不觉得这样很可爱吗?”

除了她没人这么觉得。

红衣夫人摇头:“这可是你们的朋友自愿的,我可没有逼他,而且不用去那个鬼地方还能甜甜蜜蜜待在一起,他们不该高兴才是吗?跟了我可就不用天天进行恐怖的游戏了。”

江笑白神情微动:“夫人知道些什么?”

女人撩了撩头发,风情万种:“当然啊,我可擅长这个了。不过我凭什么告诉你呢?”

江笑白在兜里掏了掏,然后拿出一个装饰用的小锤子,对准了她的镜子。东西看起来不大,却很有威慑力,尤其是面对它的只是一面脆弱的镜子的时候。

“可恶,你们不是应该有怜香惜玉的传统吗?臭男人。”红衣夫人瞪了他一眼,不情不愿说道,“这么说吧,他们都是杀过人的。”

“然后呢?”江笑白并不惊讶。他这次回去特意和擅长五术之相的朋友恶补了一下,自然能看出这两人身上背了人命,但是他不知道具体原因。

女人没看到他惊讶的表情,不高兴说道:“那个女生被一对夫妻收养,没想到那男人却对她起了歹意,最重要的是男人的妻子并没有阻止这一切。男生是她在孤儿院认识的,知道了她的遭遇以后想要帮助他,可是两个年轻人怎么是成年人的对手,更何况那对夫妻也不想女生离开,两人没办法,最后策划着杀了二人。谁想到还没有逃跑呢,就被游戏给关了进去。”

红衣夫人说起游戏的时候江笑白心里还担心了一下,害怕世界树又发疯,没想到什么异动都没有,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江笑白大概也能推断出一些东西了。

世界树找人一般是找手里有过人命的,至于本意是什么它并不在乎。就是不知道他不断派人去填充副本,完成任务又是为了什么。

得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江笑白不客气问道:“那聂王和你做了什么交易?”

红衣夫人早就习惯了他不解风情的样子,冷哼一声说道:“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帮你们解决那张纸上的秘密了。”

江笑白有些惊讶。其实之前聂王也问过他解决了白纸的秘密能不能保证克拉克任务失败,他之前的回答是不一定,所以聂王当时很失望。他也以为聂王放弃了,没想到最后他还是选择跟红衣夫人交换了信息。

是什么改变了他的想法呢?

“行了,小家伙,把那张纸给我吧。”红衣夫人伸出手。

江笑白狐疑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掏出一张符纸贴在镜子上,眯着眼睛说道:“你可不要耍花招。”

红衣夫人却不满地捂着脸颊,怒骂道:“这是什么东西,太难看了,快给我扔掉,它不配出现在我精美的房子上。”

江笑白耸肩:“您好好把东西给我们我自然会松开的。”

裴从安看着他脸上的小得意,嘴角忍不住勾起。

“行了行了,快给我,真是晦气。”红衣夫人不满说道。

江笑白拿出那张白纸,红衣夫人手指轻点,那张纸便飘在了空中。同一时间,阁楼的壁炉霎时间亮了起来,火焰在熊熊燃烧,在她指挥之下,白纸飘到了壁炉之中。

江笑白忍住想要把纸抢回来的冲动,等了片刻,终于,白纸重新被壁炉吐了出来,然后轻飘飘落到他的手里。

江笑白两只手小心接住。白纸上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字。江笑白简单地看了一眼,这应该是神话故事中一页。

卡门普斯神族有两个神明,分别是怒神劳和智神斯凯尔。

两神以及部族的战斗之中,斯凯尔不敌劳,被劳挖去了心脏,成为了怒神以及诸将取乐的工具。而解救他的办法便是夺回心脏,放回斯凯尔的身躯之中。

斯凯尔的部下便趁着劳他们用斯凯尔的心脏取乐的时候,故意激怒劳,让他抛高心脏,这个时候化作动物的诸将便抢回了斯凯尔的心脏。

斯凯尔复活杀了劳,为了防止劳的复活,他将劳分尸以后,丢入了圣湖之中。

【哇,我知道这个,玛雅神话里的故事啊】

【怪不得大家没反应过来,这个比起其他比较大众的神话了解的人就要少一些了】

【嘶,所以古堡里的动物?】

江笑白手指在斯凯尔诸将抢夺心脏的那块地方划过。他们平日居住在沼泽之中,如果要前往陆地,就会化作动物的模样。

他不联想到整个古堡里动物都难。

假如乔代表的是斯凯尔的话,那么古堡里的动物是不是也有其他意思呢?

“乔的伙伴们没有一个逃出来的吗?”

红衣夫人露出恶意的笑容:“这可就是另外的价钱了。”

江笑白:“那算了,我一向抠门。”

红衣夫人表情僵住。她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油盐不进又讨人厌的家伙。

其实江笑白大概能从她的回答里窥见一点真相了。红衣夫人既然没有一口否定,那就说明里面很可能有其他原因。

管家曾经说过,兽园里的动物们都是很重要的家人,随着死的人越来越多,肖像画里的动物也越来越多,也许塔兰他们都存在于画像之中,或者变成了动物也说不定。

最后看了一眼红衣夫人身上的两个娃娃,江笑白点点头算是告别,然后和裴从安一起离开了阁楼。

“那个女人……似乎很强大。”裴从安若有所思,“幸好她没有和我们动手的意思。”

“当然强大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也算是很有名了。”江笑白伸了个拦腰。

血腥玛丽。西方极为有名的都市传说。她和笔仙有一点点相似,都是可以被人召唤得到,然后回答召唤人问题的鬼魂。这类很有名的都市传说因为流传甚广,知道的人也很多,所以力量也会比一般的魂灵强大许多,普遍意义上的厉鬼都不一定是他们的对手。

他们不用对上那是一件相当好的事情。

江笑白看着外面的湖泊,忍不住欣赏起了这片美景。看着看着,他嘴角的笑容顿了下来。两三步来到观景台前,江笑白握着栏杆,仔细观察这片湖泊,眉头越皱越紧。

“有什么问题吗?”裴从安来到他身边,不动声色地护着他,让他不要太接近栏杆。

“你看湖泊里的倒影。”江笑白指着清澈湖面的古堡倒影说道,“像不像一具棺材。”

裴从安看去,果不其然,那古堡可不就是一个悬挂的棺材。

江笑白来不及等他的回答,转身再一次推开了阁楼的大门。

正抱着两个小娃娃玩游戏的红衣夫人脸色一红,忙背过手说道:“干什么,慌手慌脚的!”

“我可以问问你和乔交易了什么吗?”江笑白神情严肃。

“我拿走了他的心脏。”红衣夫人这次倒没有为难他,提着绳子漫不经心说道,“他说身体是土地给予他的宝贵财富,不能交给我,那么我只能拿走他的心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