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40章 王家村

第40章 王家村


能收留他们的总共是三家。分别是村长王武家以及王德寿和王生荣家。

抽签分到王生荣家里的是何源、沈颖以及那对新人情侣。

分到王德寿家里的是中年大叔, 林楚以及一对姐妹花。

分到王武家里的则是江笑白、裴从安以及另一对情侣。

这次的任务者里面,情侣好像格外得多。别看只有两对,却已经是总人数的三分之一了。

分配好了人数, 王武拿出一个表格送到众人面前:“都填一下自己的名字,到时候我们好对上人。”

江笑白接过表格,想了片刻, 在上面填了“江笑”二字。有时候名字这对东西也不是轻易就可以透露给别人的,更何况还是在这种鬼怪存在的地方, 亲手写上自己的名字, 谁知道后面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看他这么做, 其他三人也有样学样,各自编了个名字或者添字少字, 也胡乱杜撰了一个姓名。

等众人填完,王武将表格叠了两下揣在了兜里,这才笑着说道:“既然这样, 那大家就先过去认一下自己的人。去我家的和我一起,德寿, 你顺带把其他人送到王荣生家里。”

“好。”王德寿嘴里叼得烟,含糊地点了点头。

现在不是个说话的好时候, 裴从安点了下手机示意何源他们手机联系, 然后和江笑白一起跟着王武离开了。

村长家就在晾谷场北面, 房子就在大路畔盖着。二层小楼, 里面还带着一个院子, 看起来家境也还不错。王武带着他们转了一圈, 从后院小菜地到院子里的鸭笼、猪圈。让江笑白比较惊喜的是,村长家是有卫浴的,这样的话他们晚上收拾起来也更加方便一些。

“你们住在二楼, 两个房间都收拾好了,你们两人住一间是没有问题的吧。”王武极好说话,还给他们解释原因,“我爸腿脚不太好,爬楼也不容易,我们都在一楼,有事就可以叫我。”

大家都说没问题,并且很快就分配好了舍友。

江笑白肯定是和裴从安一起的,那对小情侣则是另一个房间。

小情侣的房间还挺正常,到了江笑白房间,两人推开门就有些尴尬。被褥是大红色,窗户上还贴着“囍”字,至于墙上则挂着一副结婚照,又大又显眼。

这明显就是个婚房,结果被分配到了他们这里。

王武也有些尴尬,挠着头说道:“隔壁那床没有这个房子里的大,你们两个大男人也肯定住不惯。我家娃前段时间刚结的婚,这不是还没有收拾吗?你们先凑活着住吧。”

江笑白僵着脸问道:“那这婚房的主人?”

“唉,那是我儿子和儿媳妇,儿子前段时间出了点事,行动不便,我们就把他搬到楼下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你们可千万别嫌弃啊。”

人家都想得这么周到了,他要是嫌弃岂不是显得事情多。江笑白解释道“没有,哪里的话,就是害怕不太好。”

“这也没什么。你们放心住就是了。”王武乐呵呵的,摆摆手让他们收拾,说是晚上叫他们一起吃饭,然后就先一步离开了。

江笑白打量整个屋子,刚进来的时候只感觉到了红彤彤的喜庆,这会王武离开,只剩他们两个人了,江笑白却从那红色里硬是看出来两分阴气沉沉。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阳快要落山的原因,房间的红色都染上了一层阴影,莫名显得陈旧。

墙上挂着的大幅的结婚照里,一男一女穿着喜服,微笑着注视他们。此情此景下,那脸上的笑容却有几分吓人,仿佛有两个人正炯炯地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

江笑白皱眉,在旁边找了个红布想要把结婚照给罩住。裴从安察觉到他的意思,先一步拿起一块红布,轻轻松松就给遮住了。

没有了那股摄人的视线,江笑白轻松了很多。他伸了个懒腰,一边活动筋骨一边说道:“今天坐了一天的车,真的好累啊。”

正说着,裴从安的手机响了,是何源打过来的。

裴从安接通电话,那边立即传来何源的诉苦声:“老大,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啊?”

裴从安把王武家的情况说了一遍,何源羡慕得眼珠子都快绿了:“真好啊,最起码你们那边暂时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你可不知道我和沈颖待得这一家究竟有多奇葩。”

他说得江笑白都有些好奇,凑近问道:“怎么说?”

裴从安开了免提,让他能听得清楚一些。

何源大口大口倒苦水:“我们去的王荣生家里是老式的院子,只有两间好房,一间是王荣生夫妻俩的,一间是给他们孩子的。我们住的就只有几间土房,别说卫浴了,用得都还是旱厕,我真害怕晚上出门一脚踩在坑里。最重要的是,王荣生他老婆脾气真的太差了,看见沈颖和另一个女孩子就大骂晦气,说这种孩子生下来就是讨饭的。我都迷惑了,咋地她不是个女的了。不过她也是厉害,一家五个男孩,年纪互相也差不了几岁,晚上坐在院子里盯着我我都瘆得慌。”

江笑白有些想笑,又有些怜爱他们。这种明面上的奇葩,还是对着客人的奇葩也是很少,偏偏还被他们遇上了。

不过这个村子里的人比他想象中还要顽固,也许王荣生妻子对女孩的蔑视也是这里谜团的一部分。

他下意识把心里的话问了出来,倒是让何源想起了一件事情:“对,我记起来了,今天王荣生媳妇听到那俩姐妹花去了王德寿家里,还是单身的时候,还嘲笑了两声,说是让我们少和那俩人聊天,不然小心遭了灾。王德寿家可瘟着呢。我寻思她这模样也好意思说别人。”

按照王荣生媳妇的话,那王德寿家似乎有大问题,而且对女孩子来说危机更大。

可江笑白觉得,这三家目前似乎都有些问题。

真要解决这里的问题,还得在这里多呆一会,才能弄清楚具体的情况。和何源嘱咐了一声让他们多注意晚上的情况,明天早上一起在晾谷场集合总结信息,江笑白就关了电话。

“裴哥,你下去吃饭吗?”江笑白摸着肚子问道。

有了上次完山中学的经验,这次四人都储备了不少的食物。只是再多吃的也经不起他们的挥霍,还不知道要在这里留多久呢。最重要的是,饭桌上也能问出不少的东西,要是不下去光在屋里待着岂不是错过了重要信息。

“以防万一,少吃一点。”

两人聊完不久,门口传来了敲门声,王武站在外面,笑着说道:“正巧呢,晚饭快做好了,我们下去吃饭吧。”

两人点点头,发现那对情侣也这站在外面。他们似乎很谨慎,一路上也不和别人说话,就是黏在一起,时刻用警惕的眼神看着周围。

江笑白他们下去的时候,厨房的香味传了过来。做菜的女人和房间里结婚照上面的人很像,只是看起来多了两分憔悴。自始至终她都沉默寡言没有说话,他们下来都没有引起对方的波动。等到饭做好了,女人拿了一份出来给他们,剩下的一份则被她端着送到了隔壁的小屋子。

王武扶着自己爹走出来,见到江笑白好奇地望着儿媳妇方向,苦着脸解释:“孩子生病以后就不愿意见人了,我们也不好催他出来,索性就让他和他媳妇一起住着,两人也是命苦啊。”

按照他们了解到的消息,夫妻俩这是刚结婚丈夫就出了事。还是行动上有些不便,妻子看着憔悴不愿意和人交谈似乎都能说得过去。

晚餐是馒头以及几个菜,应该是为了欢迎客人,还特意做了荤菜,只是肉块摆放在盘子里,一时间看不出来原材料究竟什么,江笑白看着也没有胃口,夹了两筷子土豆丝,随便吃了一点以后开始打探起了消息。

王老爷子应该是将近七十了,然而精神头很好,牙齿胃口也没什么问题,饭量也是足够。江笑白于是就拿这个话题起了头。

“老爷子看着很精神啊。”江笑白露出讨喜的笑容。他一笑眼睛就像月牙,弯起来特别可爱。也让人生不起来讨厌的心思。

王老太爷一直挺沉默,这会听到他的话,乐呵呵说道:“拖了老天爷的福,让我老头子能多活几年啊,就是年纪大了也干不了什么事情,平白无故地拖累了几个孩子。”

“爸,你别这么说。”王武攥紧他光滑的手,认真说道,“我怎么会嫌弃你呢,现在孩子成了这个样子,你要是还说这种话,不是往我心上戳刀子吗?”

王老太爷抹抹眼泪,拍拍他的手说道:“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就算是为了你,也不会那么容易死了的。”

两人这么一出,气氛立即沉闷下来。江笑白再问其他的也是自讨无趣,只能摸摸鼻尖,带着自己一鼻子灰回了卧室。

“我就说了一句话,怎么就像是成了破坏人家父子感情的坏人了呢?”江笑白拆着速食快餐,嘴角不高兴地耷拉着。

【我总觉得他们在演我白白】

【一家子都是演员的感觉啊】

【你们说,他们儿子究竟是出的什么事情啊?怎么连人都不愿意见】

“定然是他们有所隐瞒。”裴从安顺着他说道,“那个老人下盘很稳,皮肤的状态不像是快七十岁的老人,双眼明亮,胃口很好,就连说话都中气十足。他有意装出腿脚不好的样子。”

“也就是说他的身体状况和一般老人不太一样。”江笑白摸着下巴思索片刻,一时间也想不出来具体的情况,索性不想了。正好饭菜已经好了。他给裴从安和自己一人掰开一双筷子吃了起来。

没了吃不知来历的食品的担忧,江笑白终于有了享受晚餐的心情。两人解决完晚饭,正在收拾房间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尖叫。

对视一眼,两人出了房门,发现声音是从旁边的浴室里传来的。

是那对情侣里的女生,她男朋友正大力拍着浴室门,询问里面的情况:“小敏你没事吧?里面究竟怎么了?”

“你等等我。”王敏语带哭腔,过了半晌打开门冲出来,窝到自己男朋友怀里哭着说道,“就是刚才,我感觉到有人正在偷窥我。”

江笑白恍然大悟,也难怪王敏哭了。正在洗澡的时候却发现被人偷窥,还是在这种一看就不怎么安全的地方,里面的人不害怕才是怪事。

她的尖叫声把王武也喊了上来,听到她这话,仿佛受了什么侮辱,涨红着脸反驳:“小姑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是在二楼洗澡的,谁能站那么高去偷窥你啊。而且你另一边可是这两位小哥,他们也看不到你啊。”

江笑白暗道不好。果然,王武话音刚落,张敏男朋友就用一种狐疑的眼神盯着他们两个。

江笑白回瞪回去:“怎么了,我们还能现凿一个洞偷窥人女孩子?”

张敏哽咽着说道:“可我没骗人,我真的感觉到有人在看我。”

江笑白也不觉得她在骗人。这些鬼地方,什么情况都是有可能的。

他状似开玩笑说道:“也许真的有人趴在二楼墙面上偷看呢。”

【啊啊啊啊白白你别说了,好怕啊我】

【↑都看这么久直播了心态咋这么不好,不就是趴墙上吗?没准还有吊天花板的呢?你抬头看看】

【呜呜呜呜呜别说了别说了,已经开始幻想这一幕了】

不止观众被吓到了,那对小情侣明显也被吓了一跳,两人脑补了一下江笑白的话,身体冒了一身冷汗。

只有王武还在辩解:“小哥你别开玩笑了,别再吓着这女娃。”

“没事,可能是我想多了吧。”王敏抿唇强笑,拉着男朋友胳膊把他往房间里拽,“我现在有点冷,先回去暖暖。”

如果真的有不干净的东西,他们刚才那些对话惹上那东西了可怎么办。不念叨就不会遇到。抱着这样的想法,两人自欺欺人一样离开。

问题解决了,王武也松了一口气,他又嘱咐了一声江笑白不要乱说话,自己也下了楼。

“你等会也要洗澡吧?”裴从安问道。

江笑白点点头,疑惑问他:“怎么了吗?”

“待会我在外面守着,你先进去洗。”裴从安抽出那枚熟悉的铃铛,一圈一圈仔细挂在了他的手腕上,“还是和以前一样,要是有危险就记得叫我。”

红色的细绳衬得手腕越发白皙,江笑白晃了一下,那铃铛立即叮铃铃响了起来。

他笑着答应下来:“好!”

-

哗啦啦的水声从浴室里传来,雾气逐渐弥漫到整个房子里面。江笑白任由水流冲刷走头发上的泡沫,眯着眼睛防止泡沫进入自己的眼睛里。

靠近房子外面的那面墙上,一只枯瘦的手指拽开了挡在墙上的布片,布片下面露出一个大概眼镜框大小的小洞。布满血丝的眼球贴近小洞,贪婪地注视着浴室里的情况。浑浊的眼白上,眼珠子胡乱转动,最后落到了花洒的方向。

那里空无一人。眼睛反应迟钝,思考了一秒才反应过来,自己想要看到的东西没有了。

“看够了吗?”轻柔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询问,悄无声息,只有眼睛和对方可以听到。

可是不该有人发现他的!

不等眼睛反应过来,一根牙刷就猛然从洞口戳了进去,直接刺破了眼球。黏腻的炸裂声传来,江笑白惊呼一声,扔掉手中的牙刷,动作极快拉开浴室的门,转头就冲到了裴从安的怀里,颤抖着指着浴室说道:“裴哥,里面有东西。”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眼球甚至来不及反应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被江笑白的动静吓得离开了。

江笑白紧张地揪住裴从安的衣袖,眼睛一边往里面看,一边委屈说道:“我刚刚洗完澡,然后一转身就看到墙里有一只眼睛,我当时太紧张了,甚至忘了用铃铛叫你,下意识就拿了牙刷戳了过去。”

黏腻的炸裂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恶心。江笑白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其实很干净的手,这会的厌恶倒是真实流露出来的。

“别怕。”裴从安让他半靠在怀里,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进去看看,你要去吗?”

江笑白先摇摇头,然后又攥紧他的胳膊,紧张说道:“还是进去吧,我一个人害怕。”

裴从安倒是有耐心,拉着他的手腕两人一起走了进去。江笑白速度慢得像是蜗牛,跟在他的后面一起走。

墙面上果然有一个小洞。裴从安看着被主人惊慌失措扔到地上的牙刷,用一张纸捏起来检查了一下。

江笑白小声念叨:“幸好我早有准备带了三四个,这个是彻底用不了了。”

“明天问一问王武,让他解释一下这里的情况。”牙刷扔进垃圾桶,裴从安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扯了块布条将那个小洞给堵住。

“下次要是害怕就叫我的名字,要是惹怒了鬼怪可能会有危险。”回去的路上,裴从安还在嘱咐他。

江笑白一边听一边点头,认真的表情一看就是将他的建议全都听在了心里,显得非常乖巧。

江笑白刚洗了澡,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整个人都是瑟缩的。进了屋子,他立即钻进了被窝把自己缩成一团,还念叨道:“裴哥等会你也快进来休息。”

“好。”裴从安拿起毛巾和的洗漱用品,去了一趟浴室又带着冷气走了回来。

应该是被子不够了的原因,房间里只有一床被子。裴从安进来以后,两人之间立即空荡起了一个小缝。冷风吹进来,将里面的一点热气也给吹没了。

裴从安怕他冷,起身把两人中间的被子压下来,然后关了床头灯说道:“早点睡吧,今天累了一天了。”

江笑白小声“嗯”了一声,其实却没有想睡的心情。

白天说坐车很累,身体很困乏,这会和裴从安躺在一起,江笑白却是睡不着了。可能是因为这里环境的原因,灯光一暗,白天被刻意忽略的暧昧气氛这会就突兀了起来。

刚才裴从安拍着他安慰的一幕又闯进了脑海里,如今反应过来,江笑白才有些脸红。

之前那一幕,是不是有些太亲近了?

“咳咳咳。”突然出现的咳嗽声打破了江笑白的浮想联翩。

他心里一清,抬头下意识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一只手臂已经伸过来把他压住,让他不要轻举妄动。

这一幕有些熟悉,江笑白莫名就想到了完山中学遇到裴从安的第一晚。

当时他们住在一间宿舍,为了安慰他,裴从安特意询问他要不要头对头一起睡。他当时就答应了下来。结果“画皮鬼”出现害人的时候,他想要起来,就是裴从安安慰得他。

不过当时他们是头对头睡的,所以裴从安就是和他脑袋碰了碰脑袋。在当时的环境里,要是他真的害怕的话,那确实很有安慰的意义。

现在情况不一样了,裴从安已经可以揽住他了。

两人靠在一起,仔细听着外面的动静。

蹒跚的脚步声一步一挪,从楼下向楼上走来。那步伐很重,尤其是到了右脚的时候,似乎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才能把腿起来。也许是腿脚不利索的原因。并且咳嗽声也越来越明显了。

很快,那声音就移动到了他们门口。

“笃笃笃……”

有人在缓慢地敲着他们的门。

裴从安更靠近了一些,把他揽在了怀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常年锻炼的原因,他身上很暖,江笑白都能产生一种奇异的安心感。

门外的敲门声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回复,似乎是知道他们不会出来了,于是又移开了脚步,缓慢走了那对小情侣的房间。

敲门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明明是诡异的气氛,江笑白却有了两分困意。裴从安身上的暖意传递过来,他忍住想看看那敲门声还要做什么妖,最后还是撑不住睡意,沉沉睡了过去。

等到江笑白睡过去了,裴从安才准备抽身离开,结果江笑白就是有感觉一样,两只胳膊抱着他不撒手,脑袋甚至得寸进尺地滚了过来,压在了他的胳膊上。

裴从安失笑。外面的月光被窗帘遮住,所以他也看不到江笑白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不过单是想象一下,他眼前就能出现江笑白俊俏的脸颊,白皙的皮肤以及微颤的睫毛。

都是很熟悉的画面,毕竟他看了一天。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2 12:39:03~2021-08-13 03:01:4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百里、木子格拉、amberteoh、53291700 2瓶;傅闻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