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43章 王家村

第43章 王家村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弹幕护体】

【我好怕我好怕, 弹幕呢我的弹幕大军呢】

【呜呜呜呜柜门动了,我先撤了兄弟们】

就连何源和沈颖都忍不住来了句“c”语言,江笑白已经飞快躲到裴从安后面藏着了

歌声依旧没有停止, 飘飘忽忽的,江笑白他们面前的树影中时不时就飘过两个身影。树林里亮起一朵朵蓝色火焰,所有火焰组在一起, 就成了一条小路,引诱着他们向树林深处走去。

江笑白他们只能跟着指引往前。越往里面走, 江笑白看到的东西也就越多。许多大树的树枝上都挂着一些麻袋, 还有些像是装化肥的袋子, 袋子上的绳子勾勾连连,与树枝交缠在一起, 偶尔他们经过的时候,里面还会掉落一些东西。

江笑白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小截一小截的白骨。

身上打了个冷颤, 何源颤抖着说道:“这,这不会都是孩子的骨头吧?”

其他人没有回答, 心里其实也这么想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个树林里的东西就可以称得上是丧心病狂了。根本不像是王武说得, 只有王荣生的妻子将孩子扔到了这里, 很可能很多人都选择了将女婴葬在这里。

就像刚才那首童谣里的, 父母杀死了她们, 兄弟在她们的死亡之中诞生。甚至她们连泥土和墓碑都没有, 只是被扔在了树上, 没有人在乎她们。

就因为王荣生那个成功的例子,恐怕引得不少人前去效仿,以至于死亡的孩子越来越多。

逐渐走到树林深处, 在他们的面前的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鬼婴。

她全身血液纠缠,大得出奇的眼睛紧紧盯着他们。

江笑白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推到她的面前,然后仔细地观察着她的模样。

孩子们“咯咯”的笑声停了下来,女婴静静地没有动作。江笑白注意到她的身体上时不时会钻出一个脸颊,这个消了下去,就会有另一个脸颊重新涨出来。

就好像……这个孩子是所有鬼婴的结合体一样。

到了现在这鬼婴都还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叫他们过来是要干什么,难耐的沉默却让人更加警惕,就害怕鬼婴忽然□□向他们发起攻击。

这个时候鬼婴忽然动了。她闪现到四人面前,脸颊紧紧贴着何源的面容。

何源快被吓死了,拿起自己拳套对准鬼婴,下一秒鬼婴再次后撤,在他想要继续出现在江笑白面前的时候,裴从安迅速射出一道白光,将鬼婴击退。

骤然受到攻击,鬼婴咆哮一声,忌惮地盯着裴从安,却意外地没有继续攻击。

众人的恐慌逐渐下去,沈颖不由得发出疑问:“这是要什么?”

鬼婴盯着他们,张嘴,一字一顿,每一句话都像是被卡出来:“杀……了……王……秋……云,你们……走……”

“杀了王秋云,王秋云是谁?”江笑白疑惑,“她和王秋雨还有王秋月是什么关系。”

鬼婴没有回答,用同样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说着说着,鬼婴的眼睛里就流下来两串血泪,仿佛王秋云是让她极为痛恨的人。

这就很奇怪了。

江笑白一直认为,鬼婴痛恨的人再怎么说也该是她的父母才对,可现在却针对一个王秋云,难道是王秋云害死的她?

不过这也是一个新线索。

鬼婴盯着江笑白,威胁道:“不杀……你死……”

与此同时,江笑白脖颈后面的印记如火一样燃烧起来。和他之前的猜测的一样,这个印记很明显就是鬼婴种下的标记,要是江笑白没有完成他的任务,那么就会被鬼婴找上,遇到生命危急。

【白白幸运值呢?四人里只有你被种下了印记怎么也该思考了一下自己的欧皇属性为什么转移了,指指点点】

【不过这鬼婴还会威胁人,神奇,是不是智力太高了一点】

【盲猜一波王秋云就是她妈的名字,毕竟王家村嘛,姓王也是有很大可能的】

【感觉有些牵强】

裴从安注意到他手指下意识要摸后颈,神色已经沉了下来。与其让鬼婴威胁江笑白的安全,不如直接把它解决掉。

枪口对准鬼婴就要攻击,江笑白看见了连忙把他拦了下来:“唉,裴哥,你这是要干什么?”

裴从安扭头看他:“先让它把印记取消了。”

“这个印记其实没什么危险呢,就是让它能够随时找到我,再说了我们不是一直待在一起吗?这会不方便和它起冲突。”

王家村的诡异可不单单在一个鬼婴,江笑白总觉得这里还有很多让人头疼的难题。要是没有猜错,鬼婴也不过是其中之一,如果现在和鬼婴纠缠而浪费了精力,反而会影响到解决其他问题的进度。

“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人。”江笑白强调他们一开始的目的。

裴从安的手臂缓缓放了下来。江笑白说得对,他们现在没必要在这里纠缠。

几人在婴灵的注视下出了树林,那股挥之不去的阴冷感才少了一些。

晾谷场几个孩子正在那里踢毽子,不过技术不怎么好,时不时就把毽子踢飞出去。几张铁片与鸭毛组成的垫子飞向江笑白,他随手抬脚就拦了下来,毽子在空中飞了两下,又稳稳当当地坐在了江笑白脚尖。

“哇——”几个小孩齐齐拍起了手。

在他们脚下很难控制的毽子在江笑白那里就像是装了遥控一样,乖乖地被他控制着飞来飞去,最重要的是江笑白不是乱踢,动作反而极具观赏性,很快就征服了一群小孩,围在他身边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他。

【如果不是经历过刚才的一幕我看到这里还会惊叹这些小朋友好好哄】

【真的没有想到白白还有这个技能,崽你还有多少惊喜是我不知道的】

最后毽子稳稳当当落在了地面上,其中一个小孩捡起来激动地说道:“大哥哥你好厉害呢!”

“我可以和你们打听一件事情吗?”江笑白靠着自己短时间从小孩子们那里夺得的赞赏,从手中递出几颗糖送到他们面前,“你们知道王秋云是谁吗?”

几个孩子握着糖,互相看了一眼,最后一个年级比较大的一点这才站起来说道:“那是德寿伯伯家里的姐姐,我妈说她想和男人跑掉,结果那天晚上天太黑,就淹死了。”

他抬手指了指晾谷场外面的那条河:“喽,就是那条河。”

王秋云居然已经死了!

这是四人完全没有想到的。

他们以为婴灵让他们报仇,就算不是她父母,也该是一个活人吧。结果人都死了,这任务不就完不成了吗?

还是说,婴灵口中要杀死的其实本来就不是活人。

不过还是有了些思路,江笑白给几个孩子道了谢。四人往河边走去。这条河看起来不大,里面的水看起来却是很深,从外面往进去看,一时间也看不出来里面会有什么。

“现在已经六点了,我们明天早上再来看看吧。”何源今天刚遇到婴灵,一想到这河里可能还有一个难缠的玩意,当即毛骨悚然,有些害怕说道。

白天最起码还有阳光呢,晚上谁知道里面有什么。

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众人回了晾谷场,往住处走去,路过大树的时候,江笑白注意到一股窥探的视线。他顺着窥探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居然是那个林楚。

似乎没想到江笑白能反应过来,林楚看了他一眼,冷漠转开视线离开了。

什么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江笑白得罪他了呢。但是江笑白记得自己完全不认识这个人的。

“没想到小家伙你还挺敏锐的。”中年大叔走到他们面前,笑着说道,“好奇林楚为什么那么关注你们吗?”

江笑白上下打量他一会。

这也是和林楚一样的怪人。林楚要是孤僻,这就是个爱让人猜谜的。

两种都不太讨人喜欢,他还是喜欢裴从安那样真实的。

“你看起来身体不太好。”江笑白目光从他苍白的脸颊,青紫的嘴唇掠过,提醒道,“平时一定要注意身体。”

没想到他话题会转到这里,大叔哈哈大笑两声。

他已经许久没有那么快活了。大叔叼了根烟在嘴上,依旧没有点燃,而是说道:“自我介绍一下,我叫严枫。你们还不知道吧?杀死了清道夫的人,狠狠地打了清道夫的脸,清道夫向中级任务者下了悬赏令,弄死你们的,一个五百点,有录像的话追加五百点。林楚是独行侠,却也最爱钱,他这是盯上你们几个了。现在是任务拖着他才没有对你们动手,等到任务结束,林楚这家伙可不会放着钱不管。”

“五百点很多吗?”江笑白下意识反问,“我这么不值钱?”

严枫又乐了。江笑白身上的鲜活气息在世界树里面可很少见,他对江笑白很有好感,于是继续解释道:“五百点对中级任务者来说可是大生意,更何况你们评价只不过是初级任务者,林楚是个爱财的,遇上了就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江笑白嘀咕:“他也爱钱,我也爱钱,没准我们会有共同话题呢?”

严枫笑着说道:“不过我很看好你们,以你们的能力,没准能升到高级任务者呢,小兄弟,可不要在这里死了啊。”

“谢谢您的信息。”江笑白笑着说道。

严枫可能真的只是提醒一下他们,任务完成也就离开了。不过他没有立即离开,而是去找了大树下的那个女孩。

也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和女孩居然顺利聊天起来,也没有被女孩的父亲给赶走。

两人聊了两句,严枫递给女生一本书以后就转身离开了。他佝偻着背,背影看起来有两分凄苦以及孤独,衬着夕阳,莫名就有种“断肠人在天涯”的感觉。

这一定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离开前,江笑白看清了他给女孩那本书的名字——《玩偶之家》。

-

王敏正坐在屋子里拿笔记本整理这两天得到的线索。说是线索,其实多是江笑白今天带他们总结的,正思考着,男友从门外偷偷摸进来,撞了一下她的肩膀。

“怎么了?”她不由得跟着轻声询问。

“跟我来。”男友偷偷摸摸指了指门外。王敏奇怪跟着他出去,就看到他站在江笑白他们房门前。

江笑白他们的房间门是开着的。

“他们回来了吗?”王敏惊讶,“我还没发现。”

“嘘!”男友捂住她的嘴,示意她小声一点,这才说道,“他们没回来,房间门应该是早上忘记关了,然后被风吹开的。”

王敏心里已经有些不对劲,于是询问他:“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男友指了指窗户上贴着的那张黄符,攥着她的手说道:“昨天晚上那俩人遇到婴灵都没有事。也不像我们遇到了抽走岁月的鬼东西,你猜是不是和那个黄符有关系?你没听见那个男的说吗?黄符是他找道观开过光的,这肯定是他的托辞,没准就是买的很厉害的道具,你说要是我们有这个东西,今晚那鬼东西是不是就不敢找过来了?”

说到这里王敏哪还不清楚他的意思,不敢置信问道:“你疯啦,那可是偷东西,今天人家还帮忙了。”

“偷又怎么了!咱们进世界树的原因大家都清楚,害人的事情都干过了,偷个东西怎么了,再说了这黄符他们就这么放着,没准就有很多呢,可是要是我拿到了,那可是救命的东西。小敏,难道你就想看着我送死吗?”他指着自己苍白的发丝,泪水忍不住涌出眼眶,“我都这样了啊,我的命还没有偷东西的道德感重要吗?”

王敏沉默,半晌缓缓点头。

男友喜出望外,拉着她进了房间,两人快速扒掉了玻璃上的黄符。王敏本来打算离开,男友目光却落在江笑白他们的行李箱上久久没有离开。

“你疯了!”王敏察觉到他的想法,使劲拉他胳膊,“黄符也就算了,那可是别人的东西。”

男友沉默向行李箱走了两步,王敏拦都拦不住他。这个时候楼下传来王武声音:“小江你们回来了,今天这么早啊。”

两人像是被猫抓住的老鼠,身体骤然僵了起来。

王敏气得甩开男友的袖子:“行吧,你不走我走。”

男友连忙追上她。两人关紧了房门,握着黄符紧张地听着外面的一举一动。

江笑白他们上楼。

江笑白他们进屋了。

江笑白他们房间里许久都没有声音,过了一会,外面传来关门的声音。

两人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

男友攥着那张黄符,如同攥着救命稻草。王敏心疼地看着他这个疑神疑鬼的模样,不由得祈祷这张黄符真的有用。

-

“屋子里进来过人。”裴从安站在门口说道。

他们对自己的东西都很小心保管,裴从安很确定他们离开的时候,江笑白是将门关了的,而且还是上锁的。结果这会大门敞开,恨不得他们全都知道屋里进了贼。

江笑白检查了门锁。上面没有被破坏的痕迹,说明开门的人其实有钥匙,很可能就是王武。

“屋子里丢的只有黄符。”裴从安说道。

江笑白思考:“他为什么要偷走黄符,明明早上看到糯米都嫌弃得不行。”

“拿走黄符的和开门的不是一个人。”裴从安猜测,“王武不想我们屋子里有黄符,所以开了门,他知道隔壁的情侣害怕遇到危险,这才让他们偷偷拿走黄符。”

江笑白赞同点头。

不过这一切都是猜测。他也不想因为一个黄符特意去找那对情侣质问。更何况他们真以为黄符能保护自己才是想错了。

江笑白又找出一张黄符贴到了玻璃上。

裴从安提醒道:“今晚不要睡太死,可能会有危险。”

江笑白也明白这点,保证不会掉以轻心。

凌晨两点,江笑白躺在床上假寐。外面传来一阵挠门的声音。知道是那东西来了,江笑□□神一振,桃木剑已经滑到了手中。

被子下面,裴从安握住了他的手给他给他无声的支持。

两人仔细听了一会,那挠门的声音不见了。

难道是因为他又贴了一张黄符,那东西又害怕了?

天花板上传来“滴答滴答”的水声,江笑白脑门一凉,感觉有东西掉落了额头上。他抬头一看,差点没被恶心死。

一个枯瘦的如同干尸一样的人正趴在天花板上,用垂涎欲滴的眼神盯着他们。他大张着嘴,露出一口熏黄的牙齿,眼球夸张地凸起。

刚才滴到江笑白脸颊上就是他的口水。

发现江笑白发现他们,那干尸向他们扑了下来。他速度极快,几乎是立刻就落点到了床上。裴从安推开江笑白,自己也滑到了床下。

没有立即抓到猎物,怪物喉咙发出不满的低吼,继续寻找起来两人。

江笑白还沉浸在自己被怪物口水滴到的恶心感里,手中黄符撒气一样,一股脑全丢到了那怪物的身上,也不管这些黄符都有什么作用,一贴近怪物的身体,就烫得怪物大声尖叫起来。然而江笑白还在那里扔。怪物从一开始的嚣张到后面一句话都喊不出来,再到最后,整个人已经被黄符控制得成了一团瘫软起来的肉皮。

裴从安本来打算帮忙,看到这一幕沉默地放下了提枪的动作。再看江笑白那闭着眼睛发泄的动作,他只能哭笑不得地走过去,握住他的手说道:“好了白白,那怪物已经被杀死了。”

江笑白其实早就已经冷静下来了,但是又不能让裴从安看出自己不对劲,只能装作疯狂发泄。这会听见裴从安叫他,才悄悄睁开眼睛,嫌弃地看了一眼怪物,又抽出一张纸用力在额头擦了两下,擦得皮肤通红。

裴从安实在看不下去他这么折磨自己,拿了湿巾和矿泉水。先用湿巾在上面轻柔又仔细地擦拭了两遍,然后再拿矿泉水清洗一遍,最后用纸巾擦干。

“好了,已经干干净净了。”他捏着江笑白的脸颊仔细看了两眼,想到对方刚才那股子破罐破摔的模样,又觉得可爱又觉得好笑。

江笑白耳朵不好意思地红了起来。不想再继续刚才那个倒霉的话题,他拉着裴从安看着床上已经彻底没了生气的怪物,仔细观察了起来。

过了一会,江笑白神色骤变。

“他快尸变了。”

裴从安心中一凛:“你是说变成僵尸?”

江笑白点头,若有所思:“就是不知道他这种情况是不是个例了。”

裴从安:“王武很讨厌你放在门口的糯米。”

江笑白皱眉说道:“明天试探一下吧,王武看起来并不害怕阳光。”

这才是江笑白最担忧的。假如王武真的是僵尸,那么不惧怕阳光,要么就是王家村这个地方已经不是普通的村子可以解释,甚至和古堡主人说得那样变成了鬼蜮,要么就是王武的等级已经到了不惧怕阳光的程度。

无论哪一个都是他不想看到,当然,最糟糕的是这两件都是真的。

房间里还留着一具尸体,江笑白好奇说道:“一般的道家术法对僵尸也不能起到彻底毁灭的作用,不知道裴哥你们的武器能不能将他消灭。”

裴从安点头,拿起枪正对着床上的尸体。一道耀眼的白光下去,床上的尸体变少了一块。

看到有用,江笑白脸上一喜。虽然只是个还未彻底尸变的尸体,不过也说明裴从安他们的武器杀伤力是足够的。

不过这地方有多少僵尸还不确定,要不要联系司学找几个茅山弟子过来呢。毕竟虽然都属正一一门,但是术业有专攻嘛。

这么想着,江笑白给司学那边发了个消息,然后和裴从安一起看着床单皱起了眉头。

床肯定是睡不了了。江笑白和裴从安卷了被单,然后一起扔到了旁边的地上。

做完这些,江笑白拿出他们避免意外准备好的睡袋,两人躺在里面疲惫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一大早,门口就传来王武敲门的声音。

江笑白开门,正对上一张目瞪口呆的脸颊。不等王武反应过来,江笑白先一步发问:“王叔,我感觉我们没办法住下去了。”

王武焦急地往他背后的房间看了一眼,发现什么都看不到以后,颤抖着手说道:“这是怎么了,怎么一大早忽然说这种话。”

江笑白打开门,让他看看房间里的情况。然后反客为主,提出质疑:“昨天晚上,我们又遭到袭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15 00:52:20~2021-08-16 02:27:5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槑头槑脑 10瓶;amberteoh 2瓶;傅闻夺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