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48章 冲喜

第48章 冲喜


裴从安走到他面前, 似笑非笑看着他。这还是江笑白第一次看裴从安这个表情,一想到自己装弱隐瞒众人的事情,江笑白忍不住摸摸鼻子, 小声说道:“先解决这里的僵尸,等解决完再和你解释。”

裴从安点头,看着倒是没有特别生气, 还说道:“我们一起。”

经过刚才五雷轰顶,僵尸们本就受了极大的伤害, 再加上他们的头领王山被封印, 又有这么一群道士进来专门对付他们, 不一会这些僵尸全都被封住。至于婴灵和王秋云,自然有阴司过来找人。

等到一切都解决妥当, 众人开始收尾的时候,江笑白终于可以和裴从安坦白了。

司学幸灾乐祸:“小师叔,我应该没给你添麻烦吧。”

江笑白手掌笑着放到他的肩膀上, 用力一捏,然后看着司学痛得通红的脸颊说道:“没有, 不过下次的黄符没你了。”

江笑白的黄符,一符难求, 更何况还是给他们这些认识的人的, 自然是质量极好。尤其是对司学这种战五渣来说, 简直就是保护他的利器, 这会司学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脸上不由得戴上痛苦面具。

江笑白却不理他, 顺手把他开来的车也带上,和裴从安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坦白去了。

“其实也没什么啦,我这么做就是为了恰饭嘛。”江笑白说完开场白, 这才开始解释前因后果,“当初协会那边说近日妖邪作乱频繁,他们一时间也找不到原因,所以就让我下山来溯源。然后我又得给自己找个工作,顺便满足口腹之欲,就开始做主播。做主播肯定要有人设啊,我比较喜欢苟,大家也喜欢看我苟,我就把这个人设一直维持下去。”

“遇到你们那次就是巧合,我刚开始就想着既然你们很厉害,我可以跟在后面躺赢嘛,也免了暴露自己,不过我绝对没有偷懒不干活的,只要不崩直播间人设我都有好好完成任务。”江笑白眨眨眼睛,委屈说道,“这次一看到解决不了我立马就开始干活了,绝对没有拖大家后腿。”

“你怎么会拖后腿。”裴从安脸上的严肃表情维持下去了,忍不住再他头发上揉了两下,庆幸说道,“还好。”

江笑白疑惑:“还好什么?”

却见裴从安笑着看他,眼神蕴满温柔:“还好你出山了,不然我们岂不是遇不到了?”

猝不及防听到这么一番话,江笑白心里一颤,耳朵已经非常诚实地红了起来。他对着裴从安想要说什么,嘴里却像是结巴了一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到了最后,他红着耳朵,不自然说道:“有缘自会相见,没有这次下次也是有可能的啊!”

说完他就有些懊悔。是不是过于强调有缘了。裴从安会不会多想呢?

“你说得对,有缘肯定会遇到的。”裴从安说道,“不过你的事情还是要给何源他们解释一下,估计这会他们肯定很震惊,没想到白白也是大佬。”

说着说着裴从安就笑了起来。听出他话里的调侃,江笑白不想表现得太傻瓜,只能扬着下巴说道:“那肯定啊,我可厉害了。”

裴从安忍笑点头,又觉得他可爱万分,手指想要去挠他的下巴,最后却还是停了下来。

现在的他们不过是朋友关系,这样过于亲密,可能会吓到白白。

回去的路上,江笑白已经调整好心态,甚至开始商量起了下一次做任务的事宜:“既然我们的目标一样,下次还要一起做任务。”

裴从安纵容道:“好。”他们这几次的合作也确实很顺利。

他那么好说话,江笑白立马就得寸进尺,拽着他衣袖说道:“那我直播间里还没有掉马,下次你要陪我继续演戏。”

裴从安失笑:“好好好。”

两人刚走回去,司学就赶过来说道:“小白,还有个东西需要你搞定一下。”

裴从安说道:“你去吧,我去给何源他们说一说前因后果。”

江笑白点头,冲他挥挥手后和司学一起去找他说得麻烦。

路上,司学挤眉弄眼说道:“这就是你一直挺关注的裴部长,看起来确实还不错嘛。被你这么骗都没有生气。”

江笑白冲他挥了挥拳头:“你这个搅事精,刚才是故意喊我的吧?”

司学连忙退后两步,求饶道:“拜托,你自己桃木剑都抽出来了,我看你出手才喊的好不好。”他又不知道真的脑袋有问题,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透露江笑白的秘密。

江笑白当然知道这点,否则也就不是轻飘飘两句扣下以后的黄符了。

司学带他去看的就是世界树的藤蔓。说起来也是好笑,这截藤蔓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既符合他要求又很坏的合作者一起搞出了魔域,没想到王山他们太过贪心,居然反过来将这根藤蔓的力量吸干了。江笑白他们过去的时候,藤蔓蔫巴巴地躺在地上,看起来进气多出气少,估计就算他们不动手,也要被王山榨干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江笑白手持桃木剑,黄符加持之下用力削过藤蔓,那藤蔓瞬间断裂开来。司学在一旁守着,顺手就拿出玻璃瓶将藤蔓扣了进去,继而问道:“这藤蔓这次总该给我们了吧?”

江笑白拄着下巴说道:“上次不是说让你联系一下各界人士吗?你们联系得怎么样了?”

司学翻白眼:“已经交了报告了,上面说立即把人聚集起来,我听说池流那边的进展还不错,估摸着之后确实要合作一下。”

江笑白点头,然后问道:“那几个人呢?林楚他们?”

“还没消失,也不知道他们那边是怎么计算的,我过来的时候看到裴从安那边的人已经在向他们询问信息了。”

江笑白说道:“过去看看。”

也不知道是不是世界树暂时消失,或者被折磨得萎靡不振的原因,严枫他们没有被立即传送走,这会见到了江笑白过来,林楚冷声说道:“你们不是玩家?”

正常人怎么可能忽然召唤出这么一群道士,而且江笑白的能力早就已经超乎他们这些中级任务者意料之外了,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林楚继续问道:“npc?”

江笑白笑了:“说我们是npc的话,你们只能是侵略的蝗虫吧?”

几个玩家面色都不太好看,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被说是蝗虫这种东西。可是又是他们先认为江笑白他们是npc的,所以反驳都不好反驳。

严枫夹着快要烧到手指的香烟,若有所思:“原来如此,看起来之前的传言是真的,世界树带我们去的根本不是制作出来的游戏副本,而是真实的世界。”

他看起来很淡然,江笑白疑惑:“你是怎么进入世界树的?”

“杀了个人。”严枫哼笑一声,却没有隐瞒,直白说道,“我女儿小的时候被人偷走了,等我再找到她的时候,她被卖掉当了别人的媳妇,结果那人酗酒打人,等我找到的时候,孩子身体已经坏得差不多了,我一个没注意,她就偷偷跳河了。我身体本来就不行,一个人孤家寡人的,也没什么好留念的,就找到了那个男人和卖她的人,把他们脑袋压在水盆里,看着他们活活憋死。”

严枫无悲无喜,仿佛只是在说一件旁人的事情。

“后来我在家里等待警察抓人,结果却被世界树拉近了游戏里。”严枫透露着世界树的一些信息,“它说我们都是罪人,进来就是要赎罪。可笑,我赎不赎罪关它屁事,回去自然有法律管我,它算个什么东西。”

几个玩家的身上开始散发光芒,严枫知道这是他们要离开了,于是说道:“小子,给你说件事情,世界树里其实也有反抗它的人,没准你们两边合作,真的就弄死这玩意了呢。”

说罢他们的身影便消失了在众人面前。

至此王家村的事情告一段落,留在这里的僵尸还是一些问题,众人找来棺材,将他们放进去,准备找个地方埋起来防止他们再次出现。

来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回去的时候却是浩浩荡荡一群。司学握着手机说道:“协会来消息了,说让咱们一起去c城,这个时候其他几方的人也到了,到时候我们一起解决世界树的问题。”

他又问道:“裴部长那边也收到消息了吧?”

裴从安点头。他也是刚才收到的消息,估计那边开完会消息就全都发过来了。几人达成一致,共同赶往c城。

-

江笑白“咔咔”吃着薯片,目光往房间门口不住地望。研究这方面他确实没什么心得,所以这两天忙着的人一直都是司学。

但是裴从安可不是个闲人,今天一大早就被人找了过去,还要给近期几个副本做汇报,包括遇到的问题等等。江笑白和他住在一起,一早就听到他出去,下午也没有回来,也不知道吃午饭了没有。

正想着呢,门口传来了开门声,裴从安从外面走进来。

他看起来有些疲惫,大衣随手在胳膊上搭着,见到江笑白先露出一个微笑,这才说道:“研究那边已经有了进展,说是目前能发现的世界树藤蔓有两根,其中一根我们已经锁定了位置。位于一座老宅之中,我们现在已经在联系老宅的拥有者,估计过一段时间就可以开始做任务了。”

江笑白没有应话,而是拍了拍旁边的沙发,示意他坐在自己身边。等裴从安坐下来,江笑白手指碰到他额头上,凑近问道:“你现在应该是休息。”

裴从安眼底还有青紫,这两天没休息好一直工作,这会好不容易休息下来还是说工作,既然已经联系老宅的拥有者了,那么自然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才行。

“你说得对。”裴从安启唇一笑,忽然躺下来枕在他的腿上,半眯着眼睛说道,“有点累了,在这里休息一会。”

说完,裴从安真的闭上眼睛休息了起来。温暖的呼吸吹过小腹,江笑白身体僵硬,任由裴从安躺在自己腿上许久,这才伸出手拍了怕通红的脸颊。

他和裴从安,现在是什么关系呢?

这一睡就是好几个小时,江笑白捧着平板看剧,偶尔会移动一下裴从安的脑袋,让他睡得更加舒服一点,等到夕阳照进窗外,裴从安终于皱了皱眉头,逐渐睁开了眼睛。

“你醒啦。”江笑白放下平板,笑着说道,“我已经让司学帮我们带饭了,等会就好了。”

说曹操曹操就到,不一会外面便传来了敲门声,江笑白起身想去开门,结果刚起来就腿一软,又坐回了沙发上。

“腿麻了?”裴从安蹲下来帮他轻轻揉了两下,酥麻的感觉让江笑白忍不住呻吟出声。

恰好门外的司学等不及了,直接自己开门了,进来以后说道:“我说你们究竟在干……什么啊……”

最后的话戛然而止,他默默看了两人一眼,又退出去看了一眼房门,确认自己没有走错以后,乐呵呵走进来,把外卖送到两人面前,这才促狭说道:“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闭嘴吧,我腿抽筋了。”江笑白懒得理损友,自己揉了两下,又站起来活动一会,确定不再疼了以后这才说道,“已经完全没事了,我们吃饭吧。”

说完招呼裴从安一起。司学拿了一盒饭,江笑白筷子敲上去,眯着眼睛说道:“你还在这里干什么?”

“小师叔?你别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我还饿着呢?”司学从他手里抽过盒饭,啧啧说道,“我们的友谊如同泡沫,破碎得如此轻易。”

江笑白憋住怼回去的想法。说实话,司学就是个大嘴巴,他真的不想在这个时候留下对方。他低下头,拿手机发了条消息。

司学的手机立即响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脸都绿了。

是白白呀:再乱说话,下次我让鬼和你面对面舌吻。

再也不想加班了:……

再也不想加班了:够狠!

之后司学一句话都不敢再说,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却又不得不憋住,整个人难受得不行,等到吃完饭,他借着倒垃圾的借口立即逃了出去。

“你们关系不错。”裴从安收回目光,盯着江笑白说道,“你在朋友面前很放得开。”

江笑白收拾桌子,奇怪问道:“我在裴哥你面前放不开吗?”

裴从安都对他那么纵容了,那群损友可不会。

裴从安笑而不语。他当然是希望江笑白再少一些客气的,或者说,在他面前更自在活泼一些。不过现在看起来,还需要再做一些努力。

-

和老宅主人的联系是在一周后有了结果的。

对方答应了他们的要求,还说过段时间会送上邀请函,届时众人过去就好,他会在那里等着大家。

江笑白他们这次带去的是齐日和方元。

何源和沈颖不像他们,连续高强度的任务对他们的心理会有很大的影响,正好方元、齐日也都是合作过的,一起参加这次的任务更好一些。

又是三天后,四张邀请函邮寄到了他们的手上,江笑白他们拿着邀请函,赶往老宅所在的城市。

-

丁家大宅,也就是众人的目的地。

江笑白他们跟着门口的男人走了进去。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看起来极为斯文,见到他们,男人说道:“老爷子已经等各位很久了,不过在你们之前还有六位客人。”

有世界树的地方自然会有玩家,江笑白他们早就知道这个,所以没什么惊讶,顺便还点了点头。

听说丁家现在的主人叫做丁幼堂。早年的时候丁家遭遇惨变,一家人死的死亡的亡,只留下了二太太生下的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丁幼堂。丁幼堂当年出国读书,回来的时候也忙碌于事业,从未结婚生子,刚才的那个男人应该就是他资助的孩子。

穿过垂花门,跟着男人进了堂屋,就见里面已经坐了七个人。上首的是一位看起来已是古稀之年的老人。他看起来极为和蔼儒雅,见到江笑白他们先是笑了笑,这才指着旁边空余的四个座位,示意他们都坐下来。

在那六人观察他们的,江笑白也在观察那六个人。两男四女。最令人惊讶的,是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的老太太。

这世界树的玩家还真是卧虎藏龙。

江笑白坐了下来,就听到丁幼堂叹了口气,说道:“想必各位也知道我的名字,在下丁幼堂,请诸位来也是有原因。几十年前,丁家突遇大变,家里的人除了几个下人,死的也都差不多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惦记着老宅,时不时回来看一眼,结果前段时间,家里忽然出现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一个男人抢先说道,“是有东西出没?”

丁幼堂也没有在意他的唐突,复杂说道:“是啊,晚上忽然会出现一些奇怪的东西,我心想是不是故人为我托梦,然而住了许久都没有找到原因,这才找到各位,希望你们能解决这老宅的问题。”

在知道老宅有问题的情况下还敢待这么久,这位丁老爷子也是胆大。然而江笑白看他双目清明,聊起老宅的异样也没有丝毫的恐惧之意,反而带着两分怀念,看起来倒不像是做了坏事。这种人要么手上干净,要么就是已经脏到对鬼神也没有惧怕之心。

然而江笑白又能感受到他功德缠身,说明丁幼堂确实是一位善人。

想这些也没用,还是住进去待一晚,再有什么事情也就有头绪了。

丁幼堂继续说道:“给各位的邀请函背后都写着一个名字,请告诉我你们都代表的是谁,到时候让人带你们到住处去。”

众人纷纷打开邀请函,转到背面一看,果然显现出了几个名字。其他人都报了自己的名字。

江笑白去看裴从安,见他握着纸说道:“丁景同。”

方元说道:“我是玄三。”

齐日疑惑:“我这上面写得是安锦薇。”

丁幼堂在齐日身上看了一眼,最后落到了江笑白脸上。江笑白总觉得他神情有些复杂,拆开自己的邀请函,跟着上面的名字说道:“白梦华。”

丁幼堂手指抖了一下,复杂地看了江笑白一眼,这才说道:“既然如此,诸位一定要小心行事,我就住在对面,待到问题解决,你们自然可以联系我。”

说完,就让中年男子带着他们去了各自的房子。

江笑白顺手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把直播间也放了出来。好久没有出直播,他和直播间的观众可都憋坏了。

【啊啊啊啊白白你终于出现了】

【上次那么多僵尸我还以为白白肯定完蛋了,甚至已经开始联系认识的的人想要让阴司去找找白白,最起码把魂勾回来】

【呜呜呜白白你们是怎么解决问题的】

“这个啊,我们当时本来就已经打不过了,没想到忽然来了一位极为厉害的道士,‘刷刷’两下就控制住了王山,后来又来了一批主修茅山术的道士,才把我们救了出去。”说到这里,江笑白庆幸地拍了拍胸口,“这次真的是运气太好了。”

齐日、方元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在那里演戏,仿佛从被哄得一愣一愣的观众身上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

太会演了,真的太会演了,他们以前居然完全没有发现江笑白不止找线索厉害,武力值还是个大佬。

这次沈颖和何源带回去的消息简直让一群人吓了一跳。

正想着呢,江笑白随手从兜里掏了几张黄符扔到了他们的面前,两人瞬间磨灭刚才的感慨,快速瓜分了黄符。

好家伙,传说中的画符天才的黄符,这可是保命的好东西啊,不要才是蠢猪。

等他们拿走了,江笑白这才给裴从安拿自己的存货。

什么镇妖符啊,驱邪符啊,甚至五雷符都给他来了一套,很快就把裴从安手中塞满,裴从安哭笑不得,连忙制止:“这些已经够了,不用再多了。”

江笑白这才遗憾地停手。

其他人注意到他们的动作,只是看着却也没有多言。中年男子握着一张名单说道:“接下来我称呼诸位会用你们邀请函背后的名字,早中晚饭也不用担心,定点我会准备好,如果没有疑问的话,我们就分配房子吧?”

众人齐齐点头。

中年男子这才说道:“请各位跟我来,我们先去正房。”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0 00:41:46~2021-08-21 12:09:5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3个;长安街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泥巴、江木俞 3瓶;牙膏、凝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