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0章 冲喜

第50章 冲喜


吃完早饭, 众人去了方元的房间,江笑白打开直播间,将方元昨晚遇到的事情说给了观众。

【幸好白白没事】

【方元心也太大了, 下次要小心一点啊】

【哇,身上带水,该不会是水鬼吧?】

房间里的水渍还没有干, 江笑白蹲下来抹了一把地上的水渍,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水, 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作用。

甚至连腐蚀性都没有。

痕迹也像是方元说得那样, 一出房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江笑白也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昨天晚上啊,我隐隐约约看到有人从院子里跑出去, 看方向的话,应该是往后面跑了。”王厨娘背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她背脊微曲, 整个人看起来很是瘦小。江笑白却不敢小看她。能在逃生游戏里活下来的老太太可一定有着自己的能力。

“半夜?”他有些疑惑。

“我房间里昨晚有声音在响。”老太太咳嗽一声,露出头顶几根银发, “昨天晚上的时候,我看到有人在房间里咳嗽着走来走去, 抬眼一看, 应该是个中年女人, 身体还算壮实。她也没有注意到我这个老太婆, 就在房间里转来转去, 时不时还往隔壁房间里看几眼, 就是这个小兄弟住的地方。后半夜房间里传出来声音的时候,我看到女人很着急跑出去似乎是想看看什么,我就好奇他在看什么, 结果只看到一个穿着裙子的女人跑了出去。”

“确定没往宅子外面跑吗?”江笑白继续追问。

“没,那肯定是没有的。”老太太摇头,“她是往北面跑的,我们这是最南面,我怎么能知道那是谁呢?”

南面最靠近大门,北面有正房厢房甚至是后院,那确实推断不出来那东西具体去了哪里。

几人感谢了老太太,江笑白还往她手里送了几张黄符,然后说道:“晚上睡觉时候务必小心一些。”

“当然。”等他们离开了院子里,老太太收起自己状似迷茫的眼神,快速回到了房间里。她点击了一下胳膊上的手环,里面立即冒出了一个人的模样,短发贴在耳边,相貌乖巧俊秀,赫然便是刚才和她聊天的江笑白。

“江笑白,应该就是这个人,没错了。”老太太关上手环,喃喃自语。

-

玄三的房间实在没什么太重要的东西,于是几人去了安锦薇的房子。

“安锦薇的房间装饰还算精致,不过按照她的姓来看,倒不像是丁家的小姐,我昨晚看见的安锦薇鬼魂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姨太太一类的身份。”齐日推了下眼镜。

几人推开房门开始检查里面的东西。就像齐日说得那样,安锦薇的房间位置虽然比不上白梦华,但是里面的装饰都挺精致的。齐日从抽屉里翻出来一箱稿子,几人看了看,大多数是一些闺怨诗的摘抄,多为哀婉的调子。甚至还有一些描写的是男子没有良心,容易变心的情况。

齐日说道:“没有猜错的话,安锦薇应该受过一段时间宠爱的,只是后来被冷落了,所以才会有了这些哀怨。”

众人又在房间里找了一下线索,再多的却是没有了。

方元挠头:“这么点东西怎么够我们解决这里的问题啊,感觉线索还是太少了。”

“也许和晚上出现的那些鬼怪有关,只能再等等今晚,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了。”江笑白无奈说道,“现在这么等也是白等。”

裴从安嘱咐方元:“今天晚上你注意一下,看看那个女鬼会不会再来,尽量多搜集一些有用的消息。”

方元点头应了下来。

江笑白说道:“其实还有一个问题。”

正说着,门外忽然传来争吵声,几人从房间里走出去一看,却发现是“丁泰青”和“夏烟”吵起来了,旁边还有个“白芷”在帮“夏烟”说话:“你刚才是不是打算偷偷溜进房间里?”

丁泰青红着脸说道:“什么叫溜啊,我们被邀请过来就是为了探查这个地方的秘密,现在肯定是要搜索线索的,我还说你们占着房间不让我们搜索是因为要独占线索呢。”

夏烟冷着脸说道:“不可能的,谁都知道线索的重要性,我不相信你会共享给我,想让我分享自己的线索,除非你先拿出有用的信息。”

丁泰青呛住,半晌却没有答应下来。

就像夏烟说得,线索都很重要,代表的也是点数,他还没有那么伟大。目前副本的难度还没有到他必须分享自己线索的时候。

丁泰青狠狠瞪了两个女生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这就是第二个问题,面对点数的诱惑,谁也不愿意自己吃亏一下,玩家就像是貔貅,谁也不愿意透露一点自己身份和房间里的线索,这对大家都是非常不利的。”江笑白叹口气,“要想让他们分享线索,那还得等。”

其他人神色一时间都有些黯淡。

能够逼得这群唯点数论的玩家共享信息还能是什么,当然是迫近面前的危险,甚至是死亡了。

-

晚上睡觉前,江笑白在自己的床头贴了一张符纸。这不是攻击性的符纸,只是具有唤醒作用,能够在阴气靠近的时候将他叫醒。

估摸着晚上还得醒来一会,江笑白先盖上被子睡着了。半夜两点,江笑白翻了个身,却感觉身体完全不能动弹。好似有什么重物压着一个。

不应该啊,他不是弄了黄符,让有危险的时候唤醒他吗?

对了!黄符!

江笑白猛然清醒,他睁开眼睛,头顶一片黑暗。他想动弹一下,身体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压住一样,完全不受控制。视线往旁边一转,却见镜子前正坐着昨天晚上的白梦华。今天的她没有盖盖头,只是穿着嫁衣坐在镜子前。

大概是心情不错,白梦华哼着小调,正在拿着眉笔给自己描眉。这一幕有些眼熟,江笑白想起了完山中学遇到的画皮鬼,也不知道白梦华转过来以后,是不是也是一张没有五官的面皮。

仿佛听到了他的心生,白梦华转头看了他一眼。

五官秀美,动人心扉。看到江笑白正在看她,白梦华启唇一笑,却又因为脸上泪水的原因,让她看起来有些悲伤。

正在江笑白观察周围情况的时候,白梦华缓步向他走来,最后俯身注视着江笑白。然后那张脸在江笑白的注视下忽然变成一张夜叉面。

江笑白心中一惊,下一刻全身的禁锢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周围的情况。什么东西都没有,黄符依旧在床边挂着,至于刚才的白梦华却也不见踪影。

“是梦吗?”江笑白抚摸了一下额头,擦掉了上面的细汗。

他看向刚才白梦华梳妆的位置,继而目光一顿。原本空无一物的梳妆台,此时正躺着一支眉笔。在江笑白的注视下,那支眉笔无风自动,从桌面上滚了下去。

江笑白提着剑下床,将地上的眉笔捡了起来。结果一抬头,正对上了梳妆台的镜子。镜中人与他一模一样,然而表情却是似笑非笑,下一刻,那张白皙的脸颊上流出两道血泪。

镜中的江笑白露出痛苦的表情,抚摸着自己的脖子,过了片刻,一双手从镜中出现,纤细修长,指甲却是黑色。在江笑白的注视下,那双手用力掐上镜中人的脖颈。

镜中的江笑白仿佛不能呼吸,伸出手指向他求救。镜子外面,江笑白同样感到一阵窒息。有人正在用力掐着他的脖子。

神情一肃,江笑白拿着剑向后一刺。那窒息感以及镜中的江笑白一起消失。

江笑白神情一恍惚,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床上,而那支眉笔依旧待在桌子上面。

这可比昨晚的那个吓唬人多了。

这么想着,江笑白咬开手指写了一道驱邪符,然后继续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门外传来了尖叫声,声音不近,不过也是在后院里。江笑白从床上坐了起来。手指不小心抹到床单,立即痛得“嘶”了一声。

反应了好一会,江笑白才记起来自己伤口出现的原因。再看床边,果然画着一道驱邪符,至于昨晚贴得那张唤醒自己的黄符早就已经化为了灰烬。

画驱邪符前那道黄符明明还是完好无损的,幸好他昨晚小心谨慎,没有被自己的眼睛给骗了。

收拾好自己,江笑白打开直播间,然后向外面传来尖叫声的地方走去,却见裴从安正好也从东厢走了出来。

“裴哥!”江笑白走到他面前,小声询问,“你昨晚遇到什么了?”

裴从安揪了一下眉心,看起来像是没睡好。

他疑惑说道:“昨天晚上,丁景同给白梦华念了一晚上的情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这就奇了怪了。江笑白也把自己的说了一下,然后当着直播间的面,他还记得掩饰人设,于是拍着胸口说道:“昨天运气真的好的,白梦华似乎只是想要吓一下我。”

知道情况没他说得那么轻松,裴从安担心说道:“还是要小心一点,白梦华似乎危险性更高一点。”

江笑白点头。两人携手去了出事的地方。

昨天晚上出事的是白芷。江笑白进去的时候,其他人还站在门口没敢进去。白芷的脸太吓人了。在她的房间里有不知道什么东西拖出来的长长水渍,而在水渍的尽头,躺着的就是白芷的身体。

江笑白拉着裴从安的胳膊走了进去。旁边立即传出来阻止声:“等一下!”

夏烟走出来说道:“这是我朋友的尸体,你们不能检查,就算要检查也该是我来!”

江笑白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你有病吧。”人都死了还惦记着线索,世界树这是把人给彻底pua了,弄出一群脑子有病的家伙。

【升官发财死好友?】

【不是啊,现在死人这么重要的事情,这还惦记线索呢】

【谢谢,屏幕前也感受到白白的无语了】

夏烟僵着脸说道:“反正不可以,就算是检查也得是我先检查才行。”

江笑白让开位置:“那你来检查吧。”

夏烟神色一僵。说实话,此时的白芷就像是一个发面馒头,死得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经过了好几个世界,她看着仍旧有些心有余悸。

江笑白眼睛眯起,故意激她:“你不让我们找,该不会是因为她的死和你有关系吧?”

“怎么可能?”夏烟愤怒反驳,“有规定不可以做那种事情的。”

江笑白吓得惨白着脸往后躲了一下,意味不明说道:“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我之前只是想着朋友之间,随便弄一点能吸引鬼怪的东西应该很容易吧,现在想想是我异想天开了,对不起啊。”

夏烟憋着一张脸,又碍于他们四个人,还有个一看都不好惹的裴从安,只能怒气冲冲说道:“行吧,既然你们想检查那就去吧,不过有一点,我们的线索必须共享,不然你要是冤枉了我怎么办?”

线索对江笑白也没有什么作用,他不在意点点头,然后和裴从安他们一起检查起了白芷的尸体。也不知道昨晚遭遇了什么,白芷的尸体像是被充了水一样涨了起来,可能是因为充水太过的原因,她的肌肤都看起来像是透明的一样。仿佛拿一根针在上面轻轻一戳,那面皮上就能破一个洞,然后将白芷身体里的水都给排了出来。

江笑白忽然记起白芷那天看着他的视线,想了想说道:“方元你和齐日找一下房间里的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线索。”

这话也把其他人给点醒了。

对啊,他们不敢检查尸体,还不敢检查其他的地方吗?

众人纷纷搜索起来,却都不约而同避开了地上的尸体。江笑白又抬了一下白芷的胳膊,胳膊非常脆弱,江笑白只是这么动了一下,便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她和方元遇到的应该是同一个鬼。”江笑白说道,“也许是死时和水有关系,所以害人的手法也与水有关的。”

裴从安点头。

江笑白询问其他人:“你们昨晚有听到她房间里传出什么动静吗?或者有什么人走了出去?”

众人对视了一眼,纷纷摇头。

见他们都没有线索,江笑白也没有说什么,而是继续去搜查白芷的房间。过了一会,齐日拿了一个草娃娃走到了众人面前:“小江,我搜到了这个。”

江笑白走过去拿起娃娃,其他人也一齐涌了过来,挤着挤着想要看线索。

江笑白被围在中间,整个身体都晃来晃去。

裴从安提着他来到自己的背后,冷声说道:“再挤下去会将线索也破坏掉。”

众人见他没江笑白好欺负,只能乖乖待在原地。江笑白内心再次迷惑这么一群奇葩是怎么聚在一起的,这才在他们面前摊开了齐日找到的东西。

是一个草人,草人的肚子上还扎着好几根细细的针,看起来很是可怕。

“是巫蛊娃娃。”江笑白说着,打开草人身体,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个布团。打开布团,里面的东西也出现在众人眼里。

一缕头发,一截葱白的指甲,再还有两张纸条,一张纸条上记载着生辰八字和白梦华的名字,一张纸条上则记载着一些诅咒的话语。

大多是“去死去死”这种话,全都是对白梦华的诅咒,似乎恨不得白梦华能够碎尸万段的恨意,光是看着那些话语,就让背脊发凉。

“白梦华,白芷,也许她们认识呢?”王厨娘一直没有说话,也没怎么参与众人的热闹,这会终于开了口。

她一开口,众人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一个姓,该不会是姐妹吧?”

“名字的起法不一样,可能不是什么姐妹,但应该是有关系的?”

“也可能这个巫蛊娃娃是指今天晚上的遇害者呢?”

众人说着,全都看向拖着娃娃的江笑白。裴从安神色一沉,心里其实也有些担忧。江笑白遇到白梦华的事情也给他说了,明显白梦华这个鬼魂更为危险一样。如果江笑白真的遇到了危险呢?他不敢赌。

江笑白没注意到他们说得话,他仔细盯着脚下,然后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房间里有一层白雾?”

众人听他这么说连忙看着脚下,果然看到一层淡淡的白雾。有人担心有危险来临,连忙想要开门逃出去。房间的大门和窗户却哗啦啦震动起来,然后在他们面前迅速合了上去。

白雾越来越多,众人躲避不及,只能在惊恐中被它淹没。

在烟雾快被人淹没前,江笑白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继而是一个身体贴了过来。两人长久的相处让他迅速认出那人就是裴从安。属于裴从安的气息逐渐靠近,并且将他淹没。

明明是在这种不明危险的情况里,江笑白的心里却轻松了一些。

想象中的危险倒没有来临,众人反而看了一幅电影。

画面里的人穿着打败都比较简单,在她对面则是一个穿着喜服的女生,只是女生双眼睛肿得却像是核桃一样,看起来像是哭了一夜。

她面色气愤,一巴掌扇到了面前人的脸上,响声清脆。扇了一巴掌,女生还不解气,又扇了一巴掌,这才愤恨地说道:“你一个丫鬟,居然也敢勾引表哥。”

丫鬟捂着脸颊,瑟缩着说道:“表小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昨晚少爷将我认作了小姐,我根本反抗不了。”

“反抗不了,我看你是根本不想反抗吧。”表小姐冷笑一声,手指捏上她的脸颊,嘲讽说道,“白芷,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一直在学习白梦华的行为举止吗?昨晚可是我和表哥的大婚,你这个贱丫头就敢去爬床,可是那又怎么样?表哥看到的依旧是白梦华,和你白芷可一点关系也没有。”

“哇哦。”江笑白忍不住惊叹一声。光是这短短两个画面,能提取的信息量也太大了吧。

他犹豫了很久,还是没有用太过贬义的词汇:“这个表哥……很厉害。”

故事依旧在继续。白芷虽说是爬了床,还是在表小姐和“表哥”大婚时候爬床的,却没有受到严厉的惩罚,反而是成了姨太太,平日里时不时就给表小姐找点气受,只是私下里她却恨白梦华恨得要死,时不时就拿出小人扎一扎,想把白梦华给弄死。

很快,江笑白他们也知道了那个“表哥”是谁,和猜想得一样,就是丁景同。

丁景同在两个女人之间不断徘徊,要么就愧疚地对着表小姐哭诉对不起她,要么就是用白芷故意气表小姐。

时间越久,三个人看起来都消瘦了不少。丁景同比起他们在照片中的看起来,也越发憔悴。

转折是在白芷怀了孕。那是丁家的长孙。得知这个消息,白芷在丁家的地位水涨船高,甚至连对她没什么好脸色的老太爷老太太都难得高兴了一点。

老太爷更是拖着病躯泪流满面,说苍天有眼,他们白家终于有后了,他也可以放心离开了。

有了这个护身符,白芷行事更加张扬,甚至时不时跑到表小姐面前耀武扬威一番。

在她的影响下,表小姐越发瘦弱,整个人就像是皮包骨,眼底也是一层青黑。只是陷入喜悦的白芷没有注意到表小姐眼底时不时出现的阴翳。

终于有一晚,白芷在半夜睡梦中被人绑了起来。

绑她的人完全没有在意她肚子里的孩子,将她五花大绑带到了水井边。白芷被冻醒以后,就看到面前双目赤红的表小姐以及旁边冰冷的水井。

当时的表小姐状似疯癫,见到白芷惊恐的神情,这个忍了许久的女人却是笑了起来,然后拿着一把刀捅进了她的肚子里。

白芷痛得求饶,表小姐却完全不在意她,又在她身上捅了几刀,最后那一刀戳到了白芷的心脏里。

死前,白芷注视着表小姐,怨气冲天地诅咒她:“夏烟!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会回来的,然后杀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也不知道是不是白芷的诅咒终于吓到了表小姐,她从地上站了起来,捂着脸大哭一场,然后指挥下人让他把白芷扔到了水井里面。

第二天有人提水的时候,在水里捞出浓浓一桶血水,吓得当即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老太爷一家。

丁老太爷指挥人捞出了白芷的尸体,沉默许久以后,又让人将尸体扔了回去,然后找人封了水井,又找道士做法把这里隔离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