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1章 冲喜

第51章 冲喜


白芷的事情不了了之, 不过是一个丫鬟,丁家谁也没有把她当回事。

即便大家都知道是夏烟动的手。

可是夏烟是老太太的侄女,再加上当初默认收下白芷, 本就有愧夏烟,以至于谁也没想着去惩罚她一下。

最后的画面停留在了老太爷吩咐人压下消息的时候。继而白雾一散,所有人都从刚才的禁锢状态中解放了出来。

“刚才那是白芷的一生吗?”丁泰青意味不明看着夏烟说道, “你们说刚才画面里说得夏烟杀了白芷究竟有什么意义?”

夏烟怒斥他:“你什么意思?觉得我杀了我朋友?世界树可是禁止互相杀害!”

“谁知道呢?”丁泰青嗤笑,“你都能拿着朋友的死赚取点数了, 这中间有没有问题可不一定。”说完, 丁泰青殷切地注视着江笑白。他认为江笑白最先提出来夏烟害人的理论, 那么也一定会同意自己。

“不一定是她。”江笑白没有特别肯定,而是抬了一下白芷的手说道, “这个人的死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真正的白芷干的。”

丁泰青发现他不接招, 铁青着脸色说道:“谁知道有没有真正的白芷?”

“之前我的队友又遇到过她,当时白芷想要攻击我的队友, 结果却没有成功,最后匆匆逃跑了, 第二天早上, 她也在屋子里留下了一堆移动时的水渍。”

“你们为什么平安无事!”夏烟提高音量, “白芷却一点反抗的力量都没有了?”

“不会吧不会吧, 你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拿到保命的东西吗?”江笑白震惊地握住自己的手机, 仿佛再看一朵奇葩。

夏烟哽住。她们确实有道具, 但是除非是顶尖的玩家,不然谁能有那种关键时刻绝对可以保命的道具。

“可是这一过是你们的一面之词。”丁泰青继续挑刺,“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故意编造的谎言?”

江笑白:“是不是去找一找线索不就知道了?”

丁泰青愣住:“什么线索。”

“水井啊。”江笑白自然说道, “只要打开水井,看看里面有没有白芷的尸体就好了,如果真的是白芷作乱,我们还得将她打败,否则今晚有可能还会有人遇难。”

其他人都有些害怕。白芷死时的模样太惨了,这种情况下如果遇到,要是他们打不过怎么办?

江笑白也不管他们,径直向水井的方向走去。裴从安他们跟上,令人没想到的是,最先跟上他们的还是那个王厨娘。

见到江笑白惊讶看着自己,王厨娘不好意思笑了一下,把牙齿上的两颗黄牙也露了出来:“我觉得你们是有本事的人,跟着你们肯定有线索。”

江笑白对她的印象不错,也没说什么。几人到了水井,外面却传来熙熙攘攘的走动声。江笑白回头看了一眼鬼鬼祟祟跟着的几个人,笑了一下,随手就关了水井那里的院门。

笑话。不想出力还想简陋,他是做慈善的吗?

隐约听到门外传来两声怒骂,江笑白不仅不生气,嘴角的笑容还更灿烂了一些。

确定没人在后面摘桃,江笑白他们来到被盖得严实的井边。

一想到这里面躺了个死得凄惨的人,方元紧张地搓手,等冷静下来一点这才说道:“我和老大掀井盖,你们等会小心一点,看着有没有奇怪的东西从里面跑出来。”

说完,他和裴从安一人握住井盖一边,用力推了起来。厚实的井盖在两个人的推动下缓缓移动起来,缝隙间洒下细细的灰尘。江笑白握着黄符紧张地盯着井水,时不时和观众解释一下:“稳住,不要怕,里面真要有东西出来我就直接贴黄符。”

【我们专业的,我们不怕,可是白白你说话也别抖啊】

【哈哈哈哈哈明明很紧张的时候,配合着白白的样子我就想笑】

【白白的胆子在任务的过程中依旧毫无进步呢】

旁边的齐日不小心扫了一眼屏幕,看到上面的弹幕之后嘴角抽动一下。江笑白演技是真的好,他哪是毫无进步啊,他是根本没在怕的,也就观众傻乎乎的全都相信了。

终于,在两人的努力之下,井盖被推翻到地上。一股浓浓的红色烟雾弥漫上来,下一刻,井中跳出一个尸体。她黑发湿淋淋地搭在身后,全身在阳光下就像是透明一样涨起,看起来极为凶残。

“啊——”身后传来一声尖叫,却是外面偷窥的那几人,听到声音,白芷迅速向门外的方向扑去。

江笑白大声说道:“别让她逃跑了!”

话音刚落,裴从安就极为默契地射出一枪,子弹正中白芷小腿,打得她小腿一歪,跪倒在了地上。被打伤的地方却没有冒出鲜血,而是有水在哗啦啦从里面流出来,骨头里也像是被水注满了。

一击成功,裴从安再次攻击向白芷的心口,成功将她消灭。

“池流没说错,好像真的变厉害了不少。”方元凑上前眼热地盯着裴从安的武器。

自从知道江笑白的身份就是那位小师叔以后。池流从江笑白那里求走了不少黄符,后来江笑白还给裴从安的武器开了光,威力比之前强了不知道多少。不过他也只能眼热一下。

池流做武器那都是参照着他们的身体极限来的,裴从安控制住新武器,他们却不一定,只能在旁边羡慕一下了。

白芷被杀死,身上冒出一股浓浓的黑气,原本充水的身体也干瘪了下去,看起来极为可怖。江笑白躲在裴从安身后也跟着一起观察,若有所思:“看起来有些过于虚弱了。”

之前白芷被杀死的时候愤怒诅咒夏烟,让他以为白芷会化作厉鬼对丁家进行报复,丁家当年的伤亡也与白芷有很大的关系,现在看来真相是不是那样还有些不一定。

如今解除了其中一个危害,方元挠着脑袋说道:“这么简单就弄清楚了?”

“怎么可能?这不过是丁家发生的事情中的其中一角罢了,剩下的估计还要再观察一下。”江笑白让他们合上井盖,然后又将黄符贴在井盖上面。

这些鬼是让他们去往生还是由阴司来捉取,还要等到丁家的事情结束以后。

几人再次走出去的时候,那几个藏在门后的玩家神情都有些警惕,裴从安刚才的行动他们不是没有看到,对于裴从安一行人的能力评估也更加谨慎。只是心里都有了定论,裴从安他们不能轻易招惹。

“看起来今天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信息了,大家回去以后可千万要小心,晚上的时候可不要睡死过去。”临走前,江笑白特意提醒了一句,众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什么。

晚上,江笑白睡前再次往床上贴了一张黄符,这次的黄符不仅有警告的作用,也有伤害鬼魂的能力。只是当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又不能动了以后,就知道这次的黄符又无效了。

白梦华大概很擅长钻这种小空子,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的身边,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江笑白睁开眼睛,赫然对上一张流着血泪的面孔,猩红的嫁衣仿佛要将他的眼球也染上红色。

饶是江笑白也不由得心惊片刻,这才反应过来现在的情况。比起昨天,白梦华更接近了他的床铺一些。

床头的黄符早就已经燃成了灰烬,白梦华眼睛弯了一下,拿着一把匕首在江笑白面前仔细端详。江笑白看那匕首有些熟悉,仔细想了一下,这不就是丁景同房间里的那一把吗?

江笑白动了一下胳膊。他还是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没办法,敌暗我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中招了。

白梦华拿着匕首在他床边走来走去,慢悠悠的,还用估量的眼神打量着他。

“你留在这里是有什么愿望吗?”江笑白看她不打算杀自己,倒也不着急了,而是和她聊起了天。

“你倒是有趣,很多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会一脸恐惧,反倒是你,此时还算是镇定。”白梦华在他面前蹲下来,威胁他道,“你就不怕死吗?”

“我不会死的,最起码在这里。”江笑白肯定说道。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白梦华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将匕首对准他的心口,江笑白眼睁睁地看着她划开了自己心脏的位置,然后手中端着一颗心脏放进了他的胸膛里。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操作的,江笑白一点痛意都感觉不到。正因为如此,他还有闲心盯着伤口,仔细观察白梦华是怎么置入这颗心脏的。

伤口的位置并不是血肉,反倒是一团黑雾,心脏一贴近胸膛就像是被吸进去一样,很快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这颗心脏可以让那些鬼不敢来找你麻烦,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白梦华坐在床边,一时间看不清她的表情,“不要接受“丁景同”和丁景同的任何示好以及歉意,也不要有丝毫的心动,否则这颗心脏会让你一点一点痛苦至死。”

丁景同这个名字说了两遍,江笑白反应了一下才弄明白她说得是原本的丁景同和裴从安。

不过这也不难。江笑白自信说道:“这你放心,我是道士,很专业的,说不心动就不心动!绝对不可能答应。”要不是不能动,江笑白一定拍胸口给她承诺下来。

白梦华嗤笑一声,这才说道:“希望你能做到。”说完便没了身影。

等到她一走,江笑白感觉自己终于终于能活动起来了。他扯开自己的衣服,观察着心脏的位置。上面什么伤口都没有,仿佛昨晚的一切只是一个梦境。

外面天已经大亮,门口传来急切的敲门声,发现门内的人没有反应以后,敲门的人一脚踹开了房门,正好和解开衣服敞着胸膛的江笑白对上了视线。

“裴……裴哥!”这种尴尬的情况,江笑白一时间也有些尴尬。其中还夹杂着一些不易察觉的羞涩,本来这种情绪平时他一定察觉不到,只是这会却不一样。

当那点羞涩出现的时候,他的心脏就像是被人用手猛攥了一下,痛得他当即脸色发白。

“白白!”注意到他的不对劲,裴从安当即上前两步,却被江笑白拦了下来。

“等一下!”江笑白捂住胸口,勉强将自己从痛意中解救出来,这才说道,“裴哥你先出去,我等会出来给你解释。”

裴从安犹豫半晌还是点点头,等到他关门离开以后,江笑白背后传来幽幽一声:“道士?说不动心就不动心?专业的?”

白梦华!她居然一直没有离开。

“这是限制,目前我只能通过这颗心和你交谈。”白梦华简单解释完,继续质问,“你是不是也该向我解释一下?”

打脸来得如此之快,江笑白装作自己不尴尬,摸着鼻子说道:“这,火居道士嘛,能成家那种啦。”

“男人果然都是骗子!”白梦华猛然骂了一句。

忽然就被地图炮,江笑白想要解释一下,但是他昨晚到今天早上的话反转太快了,简直一点都没有信服力。

却不想白梦华自己倒开解好了:“算了,反正你们也是互相祸害,不过你昨晚答应我的事情必须坚持下去,否则定然会心痛而死。”

“好好好,知道了。”江笑白答应下来,心里其实还在想着别的事情。

白梦华说,这颗心脏只有在对丁景同或者裴从安心动之时才会疼痛。要是以前他恐怕会把刚才的情绪略过去,可这会由不得他好好想想了。

他对裴从安,应该是很喜欢的,否则也不会单是那么一会就心有所动。

江笑白豁然开朗。

原来他是喜欢裴从安的。

光是这么想一想,他的嘴角就忍不住牵了起来。

“约定!”白梦华煞风景地强调了一句,江笑白连忙压平嘴角,表示自己都记着呢。

赶紧把自己收拾好,江笑白出门去看裴从安。他正站在门外,想要进来又在控制自己,见到江笑白平安无事,裴从安终于松了口气,然后问道:“昨晚究竟发生了什么?”

江笑白将昨天晚上梦中发生的事情都给他解释了一遍。

“你说那颗心脏能够保护你,但同样要求你不能对丁景同以及扮演他的我心动,那么早上……”裴从安的话语戛然而止。

他想到了江笑白早上那一瞬间捂着心脏的痛苦表情,原本因为心动二字逸散而出的喜悦一瞬间就被理智压制了下去。

他很想问问江笑白是不是也稍微对他有那么一点喜欢,可是理智又告诉他现在的情况不合适。

但凡引起江笑白一点思绪上的喜欢,那么那颗心脏就会让江笑白痛苦不已。

心里越是迫切,裴从安越是不能着急。

他冷静下来,假装谈论正事:“昨天晚上丁景同又出现了,他来到我面前,告诉我应该去找她了。我猜测那个‘她’应该就是白梦华。”

江笑白赞同点头。联想到昨天白梦华让她绝对不要心动的条件,很可能就是为了防止丁景同借着裴从安的身份说出什么道歉或者示好,结果他没有反应过来直接答应了。

心脏既是一种筹码,也是一个威胁。

为什么白梦华不愿意接受示歉意,当年的丁景同究竟做了什么?

“对了,我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个原因。”裴从安的脸严肃了下来,“夏烟死了。我早上过来找你的时候你一直不开门,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才闯了进去。”

“夏烟死了?”江笑白也顾不得思考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和他连忙赶往夏烟的住处。他们去了以后,就看到一堆人围在夏烟的房间外面,丁泰青还在散播惊恐:“果然,昨天那个画面就是预告,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今天要死的人是谁。下一个肯定就是杀死夏烟的人。”

“让一下。”江笑白让他拍了一下他胳膊,在丁泰青惊慌让开以后,这才进屋观察夏烟的情况。

刚进去就是一股烟雾缭绕的味道,江笑白捂住口鼻忍不住扇开面前的呛人的味道,这才捏着鼻子走了进去。

夏烟是死在了美人榻上。彼时的她瘦骨嶙峋,手中还拿着一根烟枪,整个人如同瘾君子,死状极为可怕。她全身已经没有一点肉了,像是皮包骨,死的时候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没有惊恐,反倒是带着两分笑意。

就是因为这样,众人才更加觉得可怕。

“她这死法也不可能一晚上就吸出来,肯定是鬼魂作祟!”丁泰青指着尸体说道,“昨天白芷可是说了,她会过来复仇的,没准就是被白芷的鬼魂杀死的。”

“白芷已经死了。”江笑白提醒他,“与其说是复仇,不如说我们都在一步步复刻这些人当初的死法。”

“小江,找到了一些东西。” 齐日拿着一堆纸走了过来,里面都是一些夏烟的自述。当然,是那个本来的夏烟。

大家合作起来也有了经验。齐日他们之前就在检查房间,这会也找到了不少线索,线索最明显的就是夏烟的这几页愤懑不满的指责。

一群人涌了进来查看,却发现里面多是夏烟的质问,质问的对象是丁景同和老太太林曼菁,她指责丁景同铁石心肠,明明和她早就已经成了夫妻,脑子却只有白梦华,说他不顾伦常,终会遭到报应。又说林曼菁当初骗得她好苦,要不是她一直的撮合,她也不会倾心于丁景同,也不会到最后落得个惹人耻笑的情况。

也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人数差不多了,白雾再次出现,将他们一同卷了进去。

这次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一个四十多岁模样的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看起来和白芷回忆里的夏烟有几分相似,却少了狠厉,多了几分天真可爱。

女人帮小夏烟擦掉脸上跑出来的汗水,细细嘱咐道:“夏烟,你要记住,你是你表哥明媒正娶的妻子,丁家的当家主母,谁也抢不走你这位置。”

小夏烟歪头,没有听懂她话里的意思,不过眼睛却弯了起来,笑着说道:“喜欢表哥。”

女人笑了起来,抚摸着她的脸颊:“乖孩子,我就喜欢你这点。”

夏烟从小便跟着姨母住在一起,吃穿用度也都是由林曼菁选择,在她心里,林曼菁的话便是命令,丁景同便如同林曼菁说得那样,就是他未来的丈夫。

年龄越大,她对丁景同的恋慕越深。丁景同待她也很好,虽说夏烟感觉不出来情愫,却也当他和自己一样害羞,所以不懂得表达感情,直到那次丁景同邀请同学来家里做客,她见到了丁景同与白梦华的相处以后。

情侣之间掩饰不住的默契与亲密让她终于明白之前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原来丁景同真的没有和他互许终身。可是夏烟性情柔和,想要的都能得到,第一次要争夺一样东西,还是她早就认定的未来丈夫,一时间找不到办法的她只能到林曼菁面前哭诉。

彼时的林曼菁虽然保养得当,脸上却早已出现细纹,神情间满是疲惫,听到夏烟的哭诉,她握紧手中帕子,抚摸着夏烟脸颊说道:“放心,那种抛头露面不知检点的女人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丁家的。你才是最适合和景同诞下丁家长孙的人。”

林曼菁的威严与谋略一直是她非常信服的,夏烟心里答应了下来,然而看着白梦华和丁景同的感情越发地深,她却不由自主陷入了深深的嫉妒之中。

画面到此一停,继而又跳转到另一幕中。

此时的林曼菁看起来比以前更加苍老,就连屋里的空气都蔓延着浓浓的药味。在她面前站着一个男人,也不知道说了什么,林曼菁头稍微抬起了一点,问道:“你说的话当真?”

男人连连点头。

林曼菁滑动佛珠的手指一顿,疑惑问道:“该是什么生辰的呢?”

男人的话语众人依旧听不见。

只是过了片刻,他们就知道了答案。因为一直乖乖待在林曼菁旁边,如同一尊雕像的夏烟忽然动了一下,她像是下了极大的勇气,这才握拳说道:“这个生辰,不就是白梦华吗?”

林曼菁面色一变,骤然看向她。

夏烟瑟缩了一下脖子,俏脸陷入恐惧:“姨妈,我说错话了吗?可是这个生辰,明显就是白梦华的生辰啊,难道不对吗?”

“对对,你说得对。”林曼菁握住她的手,轻轻抚摸了两下,欣慰说道,“你也终于成长起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3 00:34:27~2021-08-24 00:03: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痕 11瓶;泥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