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2章 冲喜

第52章 冲喜


到了这里, 画面又是一跳,只是这一次的夏烟终于有了两分白芷回忆中的模样。

她染上了吸大烟的习惯,也不知道是谁引导的, 画面中的白芷吞云吐雾,整个人就像是沉浸在了梦境之中。

她越是沉醉,精神和肉体就越是削弱, 不仅人看起来瘦了很多,整个人也愣愣的没有精神。丁家延续了对她的愧疚, 就算是这方面的取乐也没有阻止她。

终于, 有一天晚上, 夏烟出事了。

梦中的她忽然惧怕起来,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她迅速后撤,捂着胳膊说道:“不要……你不要过来!如果你不是你勾引表哥,我根本不会对付你的, 求求你了白芷,我不是已经给你烧纸了吗?你放过我吧, 我听大师说过,你要是害人就没有下辈子了, 你下辈子投个好胎, 不比变成鬼害人好吗?”

“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夏烟忽然尖叫一声, 她不断地拍打着周围的空气, 烟枪在手中随意挥舞, 可是早就被腐蚀掏空了的身体根本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不过一会她就摔倒在了地面上,没有了平时的优雅端庄, 狼狈得就像是被人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不一会,地面上晕开一段湿渍。

她被吓得失禁了。

然而夏烟就像是没有看到一样,她忽然跪了下来,抱着面前的空气祈求,发疯一样说道:“不是我,这不是我的本意啊,你知道我平时对人最好了,是姨母教得我,是他说我才是丁家未来的主母,长子嫡孙必然是要由我生出来的,求求你了,你去找她好不好,都是她害得你。”

画面停留在夏烟状若癫狂,头发披散的一幕,接着再次一亮。

夏烟死了,是吞鸦片而死的。第二天过来找她的小丫鬟看到这一幕,连忙将事情报了上去。

林曼菁被人搀扶着走过来,见到侄女的尸体以及地面上夏烟用血写出的“姨母,你害得我好惨啊”几个大字,当场就晕了过去。之后青灯古佛,打算长留佛堂。

至于夏烟的死和白芷一样,同样被隐藏了下去。丁家自认为是要脸面的人家,绝对不能让这种丑事流传出来。

画面到这里戛然而止,众人从禁锢的状态解放出来。

丁泰青当即说道:“这个画面肯定就是暗示,下一个死亡的人就是林曼菁。”

林曼菁脸色难看地瞪了他一眼,心里其实也很心虚。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她今晚真的会死吗?

死亡预告悬在头顶,由不得她不害怕。

“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将自己知道的线索分享一下,到时候才能知道鬼怪攻击顺序以及逃离杀机的办法。”

丁泰青说道:“还有什么办法,只要我们离她远一点就好了,让我分享线索根本不可能。”

白老太爷说道:“我同意丁泰青的说法。而且白芷第一天晚上也攻击了你们的人,他也不是也逃出来了吗?只要林曼菁今晚不要舍不得丢道具,也不是没可能活下来。”

到了这里,他们已经笃定了鬼找上的人必然会是林曼菁了。

“你们就不怕鬼怪到时候找上你们?”江笑白询问。

丁泰青眼神闪烁:“那种事情到时候再说吧,现在才有几个线索,还是等到线索多起来再一起推理。”说完,他回到自己房间把房门紧闭。

林曼菁脸色铁青,心里却有些想和江笑白他们合作。

白老太爷凉凉说道:“顺序是不是这个还不一定呢,早早把线索送出去,到时候可就没有一点筹码了。”

林曼菁动作一顿,原本合作的心思凉了下来,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白老太爷笑了一下,也跟着离开了。

方元不高兴说道:“什么啊,好像我们求着他们合作一样,而且那个白老太爷为什么要阻止林曼菁和我们合作?”

“为了利益罢了。”江笑白说道,“很显然,死得人越多,出来的线索也越多,死亡预警没有到他们头顶,他们自然想着有其他人替他们试出来线索。”

最可怕的是,就连林曼菁也抱着这样的想法,想着也许死亡的人不是她,她不能将线索交出去。

方元叹了口气,却不知道要说什么。人家不怕死,他们也不能拦着人家。

老太太一直没走,这个时候忽然开口说道:“我房间里倒是找出来一些东西。”

江笑白惊讶看着她,就见她从兜里掏了一会,最后拿出来一个布包递到了江笑白的手里。

“我晚上看到那个厨娘将这东西下到了锅里,后来我在屋子里翻到了一样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你们可以去查一查。”老太太笑着说道,脸颊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

“交给我吧。”齐日说道,“我们有个机器,专门用来检测这东西是干什么用的,不过得花上两天才行。”

江笑白把布包递给他了。两天确实有点晚,希望赶得及吧。

-

晚上,林曼菁缩到被子里,手中拿着一枚系统出品的黄符。那天她看到江笑白给了方元一枚黄符,林曼菁猜测第一晚上方元没有被杀死很可能就和黄符有关系。

幸好她打听到下一个世界是灵异世界,所以早早买了保命的武器。

林曼菁心里庆幸,时不时观察房间里的动静。

前面两个人都是夜间在房中遇害的,所以她格外小心,困意早就被恐惧驱散没了。

只是过了许久都没有鬼怪过来,林曼菁精神也放松了一些。其实这两天她也不是没有找到线索,就像是白芷和夏烟房间里那样,这个地方多少会给他们一些有用的东西。林曼菁是老玩家了,第一天入住房间就搜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比如说林曼菁本人信佛,实则心狠手辣,手上染了不少人的鲜血。甚至为了稳固自己在丁家的地位,暗暗杀害了不少无辜的人。

再比如说她每天晚上都会看到林曼菁坐在佛像前念经,然而心里的愿望却多是辱骂丁泰青,白梦华以及丁幼堂,期待自己的儿子丁景同早早继承丁家。

虽然不知道林曼菁为什么这么痛恨丁幼堂,但林曼菁自认为这一定是非常重要的消息,其他人肯定也不知道这一点。今天江笑白提出合作的时候,林曼菁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才没有答应下来。

这种线索必然是非常重要的隐藏线索,她是笨蛋才会将这么重要的线索分享出去。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林曼菁小声呢喃。

“你说得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耳边传来赞同的声音。

林曼菁身体一僵。她木愣愣地抬起了脑袋,正对上一张舌头伸长的鬼脸。

“啊——”林曼菁尖叫出声,然而她的声音却像是被掐断一点,根本传不到房间外面。

她哆嗦站起来,用黄符对准面前的吊死鬼。没错,刚刚回应她的就是一个吊死鬼。那吊死鬼被悬挂在房梁上,脑袋和身体分离开来。长长的舌头挂了下来,分明就是林曼菁的模样。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林曼菁嘴里低声呢喃。

那鬼怪却从房梁上爬了下来,向着林曼菁走来。林曼菁连忙将黄符对准了它。吊死鬼捂着脸后退一步,仿佛有些害怕黄符。

林曼菁大喜,连忙抓着黄符向门口跑去。房门紧锁,她有用力拽了两下,不仅没有拽开门,反而有一层白雾蔓延上来将她伤口割裂开来。

那鬼把她困死在房间了!

林曼菁绝望过后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既然不能逃出去,那只能够杀死这鬼了。既然那几个人可以杀死白芷,她也能杀死林曼菁!

手中的黄符是身上唯一的武器,林曼菁先扔出一张贴在吊死鬼的脸上。吊死鬼身上缭绕出一道黑色的烟雾。

林曼菁大喜过望,这次两只手贴着黄符上前,直接卡在了吊死鬼的脖子上。也不知道这黄符是什么制成的,韧度惊人。林曼菁将它拉长,缠在吊死鬼的脖子上然后绕了几圈,继而用力一拉。吊死鬼立即呼吸困难。黄符将吊死鬼的脖子勒出一道深深的伤痕。

林曼菁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

快成功了,就快成功了,很快她就能杀死怪物渡过这个危机。欣喜若狂的林曼菁没有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同样也出现了一道勒痕。下一刻,一根麻绳已经挂在了她的脖颈之上。麻绳那头用力拉紧,将这一头的林曼菁同样勒了起来。

林曼菁用力挣扎,那根麻绳却越拉越紧,到了最后,空中挣扎的人两条腿垂了下来,再没有了动静。

再看那房间里,哪有被黄符控制住的吊死鬼,只有两根黄符孤零零地绑在柱子上,嘲讽至极。

-

江笑白终于睡了一晚上的好觉。

可能是那颗心脏的原因,白梦华真的按照要求保他平安,就连她本人昨晚也没有骚扰江笑白。

起床一看时间,现在也才六点,想到昨天的林曼菁,江笑白收拾东西向正房走去。

虽说都在正房,但是林曼菁和丁泰青也不住在一起,江笑白过去的时候,正好撞上了从东厢出来的裴从安。

看起来两人想得差不多,都想知道昨天林曼菁遇到了什么。

两人到的时候丁泰青也到了,见到了他们,丁泰青松了口气,指着林曼菁房间说道:“你们谁来敲个门?”

怪不得他一直不敲门,原来是不敢。

江笑白和裴从安上前,两人先是敲了一下门,里面没有人应声。连续敲了好几下以后,丁泰青指着门倒退两步:“果然,昨天出事的人就是林曼菁,我没有猜错。”

江笑白心里也有不大好的预感,于是直接踹开了门,三人进屋。林曼菁房间里空无一人,想象中的尸体也没有。但是林曼菁人也不在了。

“难道是诈尸了?”丁泰青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这么一段时间,他们的动静也把其他人引了进来。江笑白确定了一下人数,目前不在的人也只有林曼菁了,最有可能出事的人也得是她。

可是林曼菁人呢?

王厨娘说道:“是不是在佛堂里啊?”

她这话点醒了江笑白。

林曼菁把佛堂是设置在屋子里的,就在旁边一个小隔间里,江笑白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夏烟记忆片段中的那个佛堂。

应该是许久没有打开过了,江笑白开门的时候,里面传出来一股浓浓的腐朽味道。味很浓,熏得江笑白想捂鼻子。

转过来挥开尘土以后,江笑白再次睁开眼睛,却正对上一张吐出舌头的脸颊。

“啊——”后面传来一阵尖叫。是白老太爷的声音。他屁滚尿流地往后退了一步,指着尸体说道“是,是林曼菁啊。”

江笑白连忙后退了两步,也让众人跟着后退。这一拉远,他们自然看到了那人的全貌。

果然是林曼菁。她已经死了,此时尸体正被吊在门边,死死地观察着周围所有人。

裴从安说道:“方元,我们先把人弄下来。”

等到把林曼菁从麻绳上拽下来以后,众人这才有时间去观察她。肉眼可见人已经没救了。众人观察起了佛堂的情况。

江笑白检查尸体,却在她的脖子上看到了一股红色的勒痕,就像是有人在掐着林曼菁的脖子一样。

“手指粗细和她自己的很像。”裴从安蹲在她身边说道,“就像是她在掐自己一样。”

“她有病啊才自己掐自己?”丁泰青依旧很跳,找准机会就杠了两句。

两人都没有理他。江笑白拿着林曼菁的手指比对了一下,发现确实如同裴从安说得那样。回忆里的林曼菁他们是见过的,手指长度和现在完全对不上。那么问题就来了,林曼菁为什么要自己掐死自己?

“老大,又找到东西了。”齐日拿着一个本子走了过来,翻到其中一页给他们看,“有没有可能,夏烟的死有其他的原因?”

江笑白奇怪他为什么这样说,接过本子和裴从安一起看了起来。

这对林曼菁来说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前面的东西都在记载她对丁家逐渐蚕食掌控,甚至还有一些她处理掉看不顺眼的人的证据。

和记忆片段中的没有差别,林曼菁一直是个野心很大的人。她明里暗里都希望自己的儿子继承丁家的一切,并且也在为之努力。

到了后来就有了一些比较奇怪的记载。

比如说夏烟的死因。

夏烟死后,林曼菁表面上进入了常伴青灯古佛的生活,事实上她私下里一直在调查夏烟相关的事情。

再往后翻,江笑白看到了一个关键性的点。

“夏烟的毒瘾是安锦薇引导她染上的?”江笑白惊讶。在这之前,安锦薇的存在感一直不高,没想到在这里却出现了踪迹。

其他人也连忙涌了过来一起观察起来。

“可是安锦薇是丁老太爷的姨太太。”齐日说道,“她和夏烟的矛盾是什么?”

正说着,白雾再一次出现。众人这次都有了经验,等待林曼菁的故事出现。

林家当年也是有名的书香门第,林曼菁更是有才女的称呼。当年林家和丁家结亲,大家都道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林曼菁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

大婚之日,新郎官挑起她的盖头,深情款款,仿佛眼底只容得下她一个人。

年轻时候的丁泰青丰神俊秀,握着妻子的手说道:“我这一辈子,定然会好好地对你的。”

只是深情的话语随着时间的流逝、林家的衰败全都化作了飞灰。丁泰青厌弃了妻子的年华不再,对她越发敷衍。后来林家出事,丁泰青的冷漠再一次伤害到了林曼菁。

她变得偏激,多疑,面对丁泰青咄咄逼人,丁泰青本就厌弃了她,又怎么可能去关心妻子的状态,反而更觉得她成亲以后没有了当年的温柔和顺,虽说主母的权力依旧留给了她,心却早已飞到了外面。

当安锦薇出现的时候,两人矛盾终于爆发。发现丁泰青恋上了安锦薇,林曼菁和他大吵一架,却不想丁泰青反而狠狠地羞辱了她,还说让她不要伤害安锦薇,否则定然要她好看。

林曼菁被气得晕了过去,等到醒来以后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足足三天,三天之后她再出来的时候,对丁泰青早就已经心死。他找到了丁泰青,同意他将安锦薇抬回家里,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将侄女夏烟接到丁家,由她照顾。

她突然变得通情达理,丁泰青本来没多少的心虚倒是涌了上来,先是好好安抚了林曼菁,然后才欢欢喜喜地把安锦薇抬回了家里。

趁着他享乐的时间,林曼菁发展自己的势力,一步一步稳固自己在丁家的权力。

同一时间,她也将自己和丁泰青唯一的孩子视若珍宝,自信地以为丁家的一切都是丁景同的。为了避免其他孩子出现抢走丁景同的一切,林曼菁甚至偷偷往丁泰青的食物里下药,尽量避免他和安锦薇拥有新的孩子。

她准备好了一切,包括丁景同和夏烟的婚事,却不想中间还是出了意外。

丁景同没有喜欢上她从小调教出来,样样都和她心意的夏烟,反而喜欢上了她眼中妖媚不安分的白梦华。

白梦华她也是有所耳闻的。听说白老太爷妻子早亡,就剩下这一个女儿,平日里如珠似玉的,也不拘着她,想学什么就学什么,偏偏白梦华自身很有能力,读书处事样样都不差,白老太爷时不时就要夸奖下这个闺女,喜欢得不得了。

大家提起来也说白梦华活泼聪慧,然而在林曼菁眼里,这就是不安分。

不过这种不安分的丫头以前也入不了她的眼睛,偏偏这人和她的儿子丁景同搅和在了一起。

林曼菁越想越生气,一时间,白梦华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她绝不可能让白梦华和丁景同在一起。

恰在这个时候,丁泰青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也虚了,眼看着就快要没了,却硬生生救回了一条命。鬼门关回来的丁泰青越发惜命,开始信起了冲喜一说。

他让林曼菁帮他找个生辰八字都合适的姑娘,哪天抬到了家里,然后给他冲喜。

林曼菁早就看透了他是个什么人,听他说出这种话也没有什么伤心的。掌权过后的林曼菁恨不得她天天沉醉在温柔乡里,她才能一点点把家里的权力渗透进去。

更何况她恨透了安锦薇,能有个人来给安锦薇添堵,林曼菁心里反而更高兴。

只是人选是谁倒是个问题。

江笑白看到这里沉默半晌,这才说道:“接下来就是夏烟记忆片刻里的画面吧。”

他心里早就已经确定,接下来出现的画面也证明他没有猜错。

就在林曼菁苦恼的时候,夏烟提到媒人所说的生辰八字,可不就和白梦华的差不多吗?

能够拆散儿子和白梦华,还能让自己讨厌的两个人互相添堵,林曼菁心里下定了决心,当即就和白家去商量这件事情。

只是如何让白老太爷、丁景同以及白梦华同意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众人本来还在等待后面的剧情,可偏偏画面在这个时候又变了。这次直接跳转到了另一件事情上面。

画面中的林曼菁看起来年纪又大了一些,眼角细纹也比以前更多了。她就站在院子外面,恨恨地注视着灯火通明的房间,恨不得将里面的两个人都吞吃入腹。

安锦薇怀孕了,老来得子,丁泰青对这个孩子极为喜爱,给他起名丁幼堂,平日里出门都带着这个孩子,恨不得把他捧在手心里。

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丁泰青忽然精神起来,开始管理起了丁家的情况,并且对丁景同的态度日益冷淡。眼见得原本的谋划就要失败,林曼菁痛恨万分,却又不能阻止自己这边的劣势。

她还没有彻底掌控丁家,不能和丁泰青明面上对立。

后来夏烟和丁景同感情不和,白芷这个丫鬟的爬床都让她焦虑万分,事情的转机出现在白芷怀孕。

丁家长孙的出现,这个孩子的孕育让丁泰青终于将目光稍稍放回了丁景同的身上,也开始关心起了长子的生活。

虽然痛恨白芷曾经是白梦华的丫鬟,但是看在她还有利用价值的份上,林曼菁也只能委屈自己的侄女,暂时稳住白芷。

却不想这更助长了白芷的气焰,恨不得骑在夏烟头上作威作福,终究被夏烟捅死,一尸两命。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4 00:03:37~2021-08-25 00:40: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泥巴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