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3章 冲喜

第53章 冲喜


刚刚起来的希望又被掐灭, 丁泰青重回冷漠,甚至开始关心起了丁家这些年的情况。林曼菁能感觉得到他越来越怀疑的表情。

之后夏烟的死更是给了她重重一拳。

然而林曼菁却知道这是她反击的好机会。她表现得悲痛欲绝,终于唤醒了丁泰青那不怎么多的愧疚心, 之后林曼菁便借着在佛堂念经的机会来隐藏自身锋芒。

然而私底下她一直在调查夏烟这件事情。当初夏烟刚刚染上毒瘾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只以为她是要找个寄托, 来满足被丁景同忽略的痛苦。然而夏烟死后,林曼菁终于发现这其中的不对劲。

夏烟平日基本不出门, 也沾染不上那些坏习惯, 她是从哪里学到的抽大烟, 又是从哪个渠道拿到的那东西。

林曼菁起了疑心,之后顺着夏烟购买东西的渠道开始调查, 还真让她发现了真相。

原来当初是安锦薇引诱得夏烟。

她就说!夏烟平日里乖巧得很,怎么会染上这种坏习惯,原来是安锦薇这个下贱的女人。

简单想想林曼菁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安锦薇生了丁幼堂, 心里自然就惦记上了丁家的产业。可是丁幼堂还小,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林曼菁和丁景同母子二人。于是她就为自己儿子铲除可能有的阻碍。

甚至很可能不止夏烟的事情有安锦薇的手笔, 就连白芷那事情也是一样的。

她的大孙子,很可能就是被安锦薇害了的!

此时的林曼菁急需要找到一个复仇对象, 以至于已经忘记了白芷是夏烟亲手捅死的。

找到机会, 林曼菁就想要复仇, 却不想最先出事的反倒是她。

这天夜里, 林曼菁正坐在佛堂之中, 面前的佛经一页都没有翻过去。她已经准备好了, 过段时间安锦薇要回家一趟,她打算趁着这个时间联系山贼,直接把安锦薇给杀死。

到时候没了安锦薇这个祸害, 丁幼堂一个小孩岂不是任她拿捏。

想着想着,林曼菁嘴角忍不住露出笑意。她睁开眼睛,下一秒脸上血色骤然消失。

“烟,烟儿!”林曼菁忍不住后退数步,对着空气说道,“你怎么回来了?”

看到这里,江笑白忍不住皱眉。

已经是第二次了,上次夏烟看到了白芷,他们却没有看到,他还以为夏烟是出现了幻觉才变成那样的。可是林曼菁明明没有吸食鸦片,为何会突然看到夏烟?

难道真的是鬼魂作祟?

接下来出现了让众人没有想到的一幕。林曼菁在哭喊着躲避夏烟的时候,忽然用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她表情狰狞,动作用力,仿佛一点都不留情,到最后,她竟然真的掐死了自己。

众人心中一悚。画面还在继续。

第二天伺候的丫鬟久久没有等到林曼菁出来,于是去佛堂寻找老太太,没想到半天都没有等到人,心里有些担心,小丫鬟也不敢擅作主张闯进去,于是转头禀告了丁泰青。

虽说对妻子早就已经有所不满,感情也没有了多少,但到底还有些夫妻情分,于是丁泰青前去佛堂寻找妻子,却不想打开门以后,从门内竟然落下一道悬挂的尸体。那尸体的脸赫然便是他的妻子。

林曼菁死死地盯着他,仿佛要将看到的所有人都拉近地狱里。

丁泰青身体本就不好,这一吓腿都软了。好不容易稳下来,连忙让丫鬟叫人抬尸体。却不想在寻找遗物的时候居然翻出了林曼菁想要害死安锦薇的消息。

这一下子丁泰青的难过都使不出来,匆匆找人将亡妻下葬,就算看到儿子悲痛欲绝的神情,也只觉得厌烦不已,完全没有安慰的心思。

众人从记忆中回来,目光全都放在了齐日的身上。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刚才记忆片段中放出的死亡预告应该就是在安锦薇身上了。

齐日皱眉,倒也没有大吼大叫,也没有过多的恐惧。与其恐惧,倒不如看看其他人死亡的原因,他也好有个参照。

江笑白看了一眼尸体说道:“先出去再说吧。”

等众人换到了佛堂外面,江笑白问齐问:“害怕吗?”

齐日点头:“说不害怕是假的,不过很显然害怕并没有什么作用。”

“之前给你的黄符拿好。”江笑白拍拍他的肩膀说道,“还等着你检查那个布包里药的成分呢,而且也不一定是你。”

齐日以为他在安慰自己,也没有多想,只是点点头应了下来。

方元说道:“这是什么?”

江笑白顺着他的声音看了过去,发现是一根柱子上缠着两道黄符。黄符品质在江笑白这里算是一般了,不过用来抵挡鬼怪也不是没有用处。

可就是拿着这样的黄符,也没有抵挡住鬼怪的伤害吗?

江笑白上前解开两道黄符看了起来。

“手法很匆忙,不像是刻意绑在这里震慑鬼怪。”裴从安摸了一下毛边以及裂开的部位,继续说道,“倒像是有用力撕扯的痕迹,仿佛想要勒死什么东西一样。”

“刚刚记忆片段里的画面。”江笑白恍然大悟,“里面的林曼菁也是对着虚空把自己掐死的,也就是说昨天晚上死者把自己当成了鬼魂对待,结果反而害了自己?”

裴从安点头:“这种可能性很大。”

两人又检查了一下,结果还是毫无所获。江笑白捋着目前所知的消息。按照这个迷雾中的片段所展示的。

丁景同和白梦华曾经是一对情侣,可惜他们的感情并不被丁景同的母亲,也就是控制欲极强的林曼菁所认可,早年丈夫的薄情寡义让林曼菁失望至极,所以将所有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了丁景同的身上。

她为丁景同找了侄女做他未来的妻子,却不想丁景同却喜欢上她眼中不安分的白梦华。

于是百般困扰的林曼菁想了一个办法,决定铲除白梦华,断掉她和儿子的婚姻。正好丁泰青生了病,想要找人冲喜,林曼菁便借着这个机会的,将白梦华弄给了丁泰青冲喜。

只是林曼菁究竟成功了没有,又是用什么方法做到的,江笑白还是不清楚。不过他猜测林曼菁应该是成功了。

首先就是白芷的存在。画面中白芷是在丁景同和夏烟大婚的时候爬床的,也就是说白芷当时在白家,再加上丁家也有白梦华的房间,怎么看白梦华都成为了丁泰青冲喜的工具。

有夏烟大婚这件事情,白梦华也绝对不会是作为丁景同妻子进入丁家的。

之后便是一连串的死亡。

先是白芷。白芷学习白梦华的举止,趁着大婚的时候将丁景同带到了床上,最关键的是这天还是夏烟的新婚之日,夏烟的屈辱可想而知。

最让夏烟的崩溃的,就是白芷不仅没有受到处罚,还真的成了丁景同的身边人。之后更是借着怀孕这个优势,天天在她面前耀武耀威。

最后,不堪其辱的夏烟杀死了白芷,还将她扔进了井里。

江笑白猜测当时的夏烟可能就已经接触到那东西,所以杀死白芷可能也与当时的情绪有关系。杀死白芷之后,夏烟醉生梦死,最终于幻境中见到了白芷亦或者是白芷的鬼魂,因为极度的害怕,最后吞鸦片而死。

而在这之后就是林曼菁的死亡。

按照记忆片段中的画面,当时的林曼菁很可能看到了夏烟的亡魂,最后被夏烟复仇。

将这些故事串联在一起,江笑白都有些感慨,能这么顺利连成一条死循环的杀人链,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不过目前还有几个问题。

第一,安锦薇的作用,目前得到的消息,安锦薇引导夏烟吸食鸦片,并且在生下丁幼堂以后撺掇丁泰青夺回被林曼菁收走的权力,并且成功斗死了林曼菁。

她引导夏烟真的是因为害怕夏烟的孩子会伤害到她的利益吗?

夏烟杀死白芷又与她有没有关系。

第二,为什么就是鬼魂杀人?江笑白当然知道有鬼魂的存在,可是鬼魂能这么正正好好说复仇谁就复仇谁。白芷化作鬼后杀死了夏烟,夏烟不去找她,反而去杀了林曼菁?

他们的鬼魂又如何能相安无事到现在。

第三,白雾是什么东西?他们现在看得东西都是白雾让他们选择性看到了,也许其中很多信息都没有问题,但很明显,中间一些画面断片也蕴藏着重要信息,可偏偏这些信息绕过了他们。

江笑白知道这对一些人来说是个游戏,也可以当做白雾是世界树做出的提示,可是经历过前几个副本之后,江笑白明白boss对副本的控制权力很大,很可能白雾就是它让众人看到的。那么boss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仅仅是出一个杀人预告,还是为了还原一下当年丁家发生的所有故事。

最后一个问题,白梦华在所有人中担当的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目前的人物关系里,丁景同喜欢她,虽然这个喜欢貌似没经得起什么考验。白芷恨她、夏烟嫉妒她,林曼菁恨不得将她除之而后快。丁泰青同样是她悲剧的来源。

作为这个蜘蛛网中腥风血雨的中心,白梦华真的一点姓名都没有吗?

晚上休息的时候,江笑白小声问道:“你恨丁家吗?”

屋内半晌都没有回答,江笑白却知道白梦华就在这里。过了一会,她终于开口了:“恨,怎么不恨,我恨不得将他们碎尸万段!”

她再没有说多余的话,江笑白也没有追问下去。很快事情就会有答案了,他现在问只不过是揭开白梦华的伤疤,甚至激怒她罢了。

却不想白梦华这次先开口了:“你就不怕你的同伴遇到危险吗?”

江笑白拉着被子盖住自己,笃定说道:“今晚不是他。”

“哦?”白梦华声音古怪,“你就这么确定?”

“还不太确定。”江笑白说道,“不过我给了他黄符,让他晚上好好休息,齐日是个聪明的人,一定不会乱动的。”

白梦华再没有说话,江笑白也没去猜测她现在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而是窝在被子里睡着了。

-

是夜,丁泰青窝在床上睡得正香,鼻尖忽然传来一股甜腻的香味。

他皱眉念叨了一句,然后翻了身继续睡觉。却不想这次怀里居然出现了一个滑腻的东西。丁泰青睁开眼睛一看,一个长相美颜的女人正搂着他的肩膀,笑得极其暧昧。

“真是素久了,这会居然开始做梦了。”丁泰青说罢,手臂却搂住了面前的女人。

白天确定了林曼菁的杀人预告就在安锦薇身上,丁泰青也就放轻松了很多,这会还以为自己在做梦。过了会忽然搂着面前的女人亲了起来。

亲着亲着,丁泰青忽然有些不对劲。他怎么这么冷呢?尤其是怀里本该是热乎的女人,这会抱起来就像是一个冰块一样。

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丁泰青心里一激灵,忽然醒了过来。

不对,他还在副本里,哪来的女人。

清醒过来的丁泰青双手当即就要推开缠在自己身上的女人。却不想那女人抱着他越缠越紧,丁泰青甚至有种他们天生就是连体婴的错觉,这个女人的皮肤就是他的皮肤。

第一次觉得女人如此吓人,丁泰青脸色苍白地挣扎着。怀中的女人却将他抱得更紧,披散下来的黑发也一点一点地塞到了丁泰青的嘴里,甚至是连他的喉咙也不放过。

丁泰青两只手攥在一起,脑子因为窒息感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这个女人明明双手正抱着他,可为什么她的脸却背对着他呢?

仿佛听到了他的疑问,女人的脑袋“咔咔”作响,然后扭转一百八十度,在身体没有动作的情况下,正对上他的脸。

看见女人的面容,丁泰青哆嗦了一下,身体就像是在极度严寒中一样,开始不正常地发抖起来。

怎么会是她!

这个女人不是在现实中就被他杀死了吗?

可是他已经没有仔细思考的机会了。美人躯体如蛇,最终将他一点点吞吃入腹。

-

第二天一大早,江笑白先按照说好的那样去了齐日那里,发现他已经醒来了,见到他说道:“布包里的药解出来了。”

江笑白笑着说道:“那现在就是双喜临门了。昨天晚上没有遇到危险吧?”

齐日点头,继而耳朵有些红,就像是遇到了什么尴尬的事情一样。眼见得江笑白越来越好奇,齐日这才结巴说道:“昨晚……安锦薇一直和一个人说情话,两人很亲密。”

虽然有一道帘子隔着,他看不到安锦薇的表情,但是光听声音就让人脸红耳赤。

江笑白一顿:“有看清楚她身边的是谁吗?”

齐日摇头。

江笑白也没有办法,他总觉得有什么线索从面前溜了过去,这会却又找不出真正的原因。

手机里传来方元的消息,是他们拉的四人群,两人同时低头查看信息,异口同声说道:“丁泰青死了!”

对视一眼,也不多说什么,两人向着正房跑去,进去以后果然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见到齐日安全,裴从安点点头,示意他们进来。

“马上风。”王厨娘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指着丁泰青说道,“世界树的玩家很多都会对自己进入其中的事情保密,这个人却不一定。”

她缓了缓,继续说道:“丁泰青是因为对女孩性侵并且在之后将其杀死才进来的,这人也不瞒着,稍微了解一些的人都知道他的情况,真没想到啊,有一天他会死于马上风,这世界树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选择杀了他的也是这里的boss,倒和世界树没什么关系。”江笑白俯身下来说道。

王厨娘笑得眯起眼睛:“你说得对,世界树不过只是个中转站罢了。”

丁泰青是在自己床上死的,目光落到丁泰青下面的时候,江笑白神情复杂片刻。丁泰青下面被彻底腐蚀掉了。就连身上也多多少少都有些腐蚀的伤口。

“这不像是他自己可以造成的伤害。”裴从安说道,“之前林曼菁出事,我以为是这里什么东西给他们造成了幻觉,现在来看,很可能最根本的原因还是鬼怪作祟。”

江笑白想起什么,询问齐问:“不是说布包里的东西查出来了吗?是什么啊?”

齐问也听到他们刚才的讨论,面色古怪说道:“是一种致幻的药物,可是这又和老大的猜测对不上了。”

“也不一定。”江笑白站了起来,在屋子里寻找有用的线索,“现在的是鬼怪,当初的可不一定。”

正说着,白雾再一次出现。

这次的白雾似乎已经不准备等他们寻找线索了,江笑白莫名感受到了两分急切。这么想着,大家再一次被拉入了记忆片段之中。

大红喜烛燃烧出的蜡油如同眼泪,红色的幔帐仿佛放置许久的鲜血。只是整个房间的布置都极为简陋,没有达到嫁娶的资格。

等到丁泰青拄着人歪歪斜斜从门外走进来后,江笑白这才恍然其中的原因。

这很可能是丁泰青找白梦华冲喜的时候。

一般来说,冲喜已经很恶劣了,但是冲喜大多也是娶妻,可是丁泰青有妻子,那么白梦华的身份就只能是姨太太。所以只能一切从简,假装出婚礼的模样。

也许还有欺骗白梦华的可能。

画面中的白梦华仿佛已经喝醉,正歪歪扭扭靠床躺着,不过双手仍旧攥着,看起来有些害羞。然而这些情绪都在丁泰青挑起盖头的时候烟消云散。

她双眼骤然睁大,想要说什么,身体却像是面条一样发软,口中也说不出一句话。

丁泰青仿佛没有看到她不愿意的模样,开始解起了白梦华的扣子。白梦华想要挣扎,身体却没有力气,完全抵抗不了丁泰青。

画面在白梦华屈辱捏着幔帐的一幕中结束。

再次出现的时候,丁泰青和白梦华相处起来和谐了很多。虽说白梦华依旧一副不怎么情愿的模样,丁泰青却仿佛就喜欢她这一点,对白梦华百般讨好。

这一天丁泰青因为白梦华的态度终于生气了几分,然后闯到了安锦薇那里。

江笑白仔细打量着这位二太太。她比起丁泰青还是年轻太多,见到丁泰青进来,先是惊喜,然后再询问丁泰青生气的原因。

等到丁泰青将话题转到白梦华身上的时候,安锦薇神色一变,犹豫说道:“老爷,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是关于白梦华的。”

丁泰青正在气头上,听到这话冷笑说道:“有什么不该说的,她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安锦薇绞着帕子,犹豫了好几回,这才说道:“那天我在后院看到了大少爷,当时他……正和梦华站在一起,两人好像是吵起来了,是不是大少爷和梦华有什么矛盾啊?”

她这话看似说得委婉,实则让丁泰青心里忽然生了好几个心眼。在那之后,他特意让人去观察着白梦华的行踪,果然发现了不对劲。

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每次他不在的时候,丁景同都会去找白梦华。丁泰青忽然觉得头顶上那顶帽子都变成了绿的,还是他的儿子亲自给他戴上去的。

三太太是林曼菁亲自找的,丁泰青也没有多问。等到白梦华抬进家里,丁泰青还琢磨林曼菁终于成熟了许多,不仅不嫉妒,还把这样的美人送了过来。

之后成亲的时候,因为他身体虚弱,也是由丁景同代劳的。

难道他就这么被这对母子给骗了?其实白梦华和丁景同早就暗通款曲?

之后丁泰青又悄悄找人调查白梦华,得知这两人果然有一段情。丁泰青大怒,虽说想要处置这两人,却又不想让外人看笑话,丢了他丁家的脸面。无奈之下,丁泰青只能冷落白梦华,对丁景同也越发冷待。

也就是这段时间,安锦薇和丁泰青在一起,最后怀上了丁幼堂。

有了小儿子,安锦薇还一门心思在他身上,丁泰青的自尊心终于又回来了,对待丁景同也越发看不上眼。

这种不喜在得知只是丁景同单方面缠着白梦华以后到达了巅峰。

他对林曼菁母子两人起了疑心,在安锦薇的撺掇下,偷偷调查着林曼菁这些年来做得事情,同时一点一点收回自己的势力。

结果还不等他质问林曼菁究竟干了什么,林曼菁却死了。

没有了林曼菁的管控,丁泰青夺走了丁景同身上的权力,并且开始肆无忌惮地取乐。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5 00:40:37~2021-08-26 11:16:5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_) 30瓶;に夏至、未了 16瓶;泥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