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7章 鬼门开

第57章 鬼门开


“26号, 26号!”报号声一遍又一遍催促着预约人的名字。

这是一件医院,此时门诊外面坐着一批排队等号的人。

“喂,兄弟, 26号就是你吧?”有人推了一把旁边睡过去的青年。

这一下挺重,江笑白胳膊上一痛,继而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他摸着肩膀观察周围的情况, 就看到周围座位上的人都在看他,脸上还带着笑意, 就是那笑有些奇怪, 等江笑白再揉眼睛的时候, 那笑容也就消失了,好像他们刚才只是因为江笑白不醒来而有些奇怪。

“医生再叫26号呢, 你快去!”旁边的人又催促了一声,江笑白一看,发现是老爷子, 此时正乐呵呵催促他,“等会该等急了。”

江笑白这才记起来, 对了,他是来看病的, 不过看得什么病他也忘记了, 可能睡糊涂了吧。

走进门诊室, 他下意识道歉:“抱歉, 刚才有事情, 来晚了。”

他听到医生悄悄念了一句:“这个这么年轻?”

江笑白有些迷惑, 抬头看医生,却发现医生面无表情,仿佛什么都没有说, 而是指了指对面的座位,示意他坐在那里,问道:“哪里不舒服?”

江笑白迷茫坐下来,又愣住了。不对啊,他为什么要看病呢?恍惚间江笑白记起来牌子上写得地方,说是消化内科。这就像是给身体提了个醒,他立即一阵胃痛,像是被烧灼一样,而且还感觉恶心,想吐。

脸颊一瞬间苍白下去,江笑白捂着肚子不说话。

医生打量他:“肠胃不舒服?”

江笑白点头。

医生说道:“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今天。”

“吃了什么东西?”

“冰激凌、过桥米线,特辣的,还有小龙虾。”这些话从江笑白的嘴里不假思索说了出来。

医生打量了他一眼,摇摇头:“你们这些年轻人,还真把自己身体不当回事啊。”

“没办法,就爱吃嘛,不过我以前身体没这么不好啊?我以前非常勤……”话语截然而止。

勤什么来着,他又记不清了。

医生却已经刷刷开始记录起了他的情况。

江笑白下意识问道:“不用做检查吗?”他不怎么来医院的,平时也不怎么生病。

“不用,急性肠胃炎罢了,不过需要住院几天,输点液。”医生说完,将单子推到他面前,笑着说道,“这是药,住院和药品分两个窗口缴费,你没有朋友陪着一起过来吗?怎么一个人呢?”

朋友?

江笑白迷惑地捏着手里的诊断书。正想着,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江笑白看着上面的裴从安几个字,忽然有些熟悉:“喂?”

“方元告诉我你生病了?怎么不早点告诉我,还一个人去了医院?”对面的人声音低沉,夹杂着一点掩饰很好的担忧。

声音还挺好听的。江笑白虽然忘记了这是谁,心里却已经下意识带上了好感。

“不是什么严重的状态。”他听到自己这么说,“急性肠胃炎,医生说住两天院就好了啦。”

“哪里,我立马过去。”

“啊?”江笑白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要过来,连忙说道,“不用了吧?”

那边已经产来了车门关闭的声音,裴从安说道:“已经在出租车上了。”

没办法,江笑白只好把诊断单上的医院说了出来,那边裴从安得到了答案,和司机报完地方,就先离开了。

江笑白也没必要再占着下一个病人看病的时间,他起身打了声招呼就要开门离开。

临走前,江笑白回头去看医生,却见苍白的小房间里,他的脸颊上透着不正常的青色。似乎是注意到了江笑白的目光,他抬头笑着问道:“还有什么问题吗?”

手指攥紧单子,江笑白摇摇头,在医生的目光下退了出来。

应该是错觉吧,正常人的生活里哪来的鬼呢?

可他是正常人吗?

江笑白站在原地又有些迷惑了。

“在这想什么呢?”不知道哪来的手掌钳在他的肩膀上,江笑白就像是托了一块大冰块,肩膀上透骨得凉。

他抬头去看,刚才好心提醒他的老先生正慈祥地注视着他,整个人脸色红润,看起来一点不对劲都没有。

“没什么,就是在等朋友。”江笑白从他的手掌心里退出来。

老先生也没有说什么,点点头进了门诊室。江笑白看到医生让他坐下来,开始询问起了病情。他心里松了口气。

果然还是他的错觉吧。

灼灼的目光再次出现,仿佛要将他射穿。江笑白看向等待区,发现那群人正在低头看手机,并没有人看向他的方向,刚才的目光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江笑白一阵心悸,他不敢在这里多留,迅速向楼下跑去。等到跑到了楼梯口,他悄悄从墙边探出一个脑袋,却正对上一群看过来的眼睛。

刚才低头看手机的那群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目光全都移了过来。他们中间大多为年纪很大的老人,其中一部分是脸色僵硬的年轻人,甚至还有几个小孩,此时这些人全都脸色青紫,有些甚至被压成了一张肉饼的模样。可是无一例外,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江笑白的身上。

江笑白咬着嘴唇,让自己的尖叫不要从喉咙里冒出来。

他果然没有猜错,这些人一直在盯着他。他们甚至都不是人。

似乎是发现了江笑白在看他们,这群鬼裂开了牙齿,露出了血盆大口。其中一个被压成肉饼的人身上还正在往下掉渣。

“你在这干什么?”有人在后面拍了江笑白一下,等待区的病人当即坐了回去,又变回了之前的人模样。

江笑白僵硬地转过脑袋。一个护士小姐姐站在身后,正在迷惑地看着她,“看病的吗?怎么不上去?”

江笑白看着她红润的面色以及灵动的表情,心里松了口气。

还好,是活人。

不敢随便议论等待区的那群人,江笑白扯着一张比哭还难看的笑脸说道:“我已经看完了,现在要去办住院手续,顺便领药。”

“你一个人啊,我陪你一起过去吧。”小姐姐看着他苍白的脸颊,好心说道,“从电梯过去吧,那里更快一些。”

江笑白点点头。他也想早点离开这里。

两人直接下楼进了下一层的电梯。高跟鞋的声音在楼梯间显得极为明显,一声压过一声。江笑白低头看着护士走在前面的那双鞋,忽然顿住。

那是一双红色高跟鞋,鞋跟很高,它的主人踩上却行动自如。刚才就是这双鞋发出的声音。

可是他依稀记得,医院的护士穿得应该是白色软底鞋的,更何况是这么扎眼的红色。与白色的墙壁看起来格格不入。

“你怎么不进来啊。”护士的声音唤醒了江笑白。他这才恍然自己就站在电梯间门口。护士正按压着电梯门让它不要关上,眼神还好奇地盯着他。

江笑白紧张地看着他。

护士好奇:“怎么了吗?是身体又不舒服了吗?”

她看起来对江笑白的病情极为关切,甚至还叹了口气,打算出门扶他。

“不用了!我……我突然发现我不想上电梯了。”江笑白后退了两步。

护士脸上的笑容消失,她扶着电梯门,再一次问道:“你确定吗?不上电梯的话可不能快速离开这里啊?”

江笑白从她的话语中闻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身体也像是被许多目光注视一样,江笑白连忙回头看去,却发现背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一群人。他们全都目光炯炯地看着他,脸上露出和护士刚才如出一辙的笑容。

最前面的老人还在提醒道;“小兄弟,快回来,千万别进去里面,那可不是什么好人。”

护士皱眉提醒道:“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我们赶紧离开。”

江笑白完全认不出来哪一边是好的,哪一边是坏的。

两边的人都在催促他,江笑白咬牙跑向旁边的楼梯间,独自向下面跑去。既然辨认不出来,那就哪一方都不要相信。

楼道里传来急促的跑动声,江笑白的身后,护士的高跟鞋追逐在后面,江笑白回头一看,忍不住骂了句脏话。

那护士此时早就变成了一具骷髅,发现江笑白看他,眼睛里还冒出来两团鬼火。

江笑白心跳动得厉害,不敢再去看身后的护士到了哪里,江笑白快速从九楼跑到一楼,等到穿过楼梯间回到一楼,阴冷感瞬间降低了不少。

喧闹的大厅里人群不断走动,偶尔还会和旁边的人交流一下,比起之前奇怪的护士以及低头看手机的病人不知道安全了多少。

江笑白松了口气,连忙拍拍自己的胸口。

他刚才不会误入奇怪的空间了吧。

明明就是想看个病,结果却遭到了这种诡异的事情。

为了更加安心,江笑白一边回头观察楼梯间,一边向人群更多的地方走去,却不想身体撞到了一堵肉墙。

江笑白连忙说道:“抱歉抱歉!”

“白白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紧张?”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撞到的人还将他搂住,让他小心不要崴脚。

江笑白回头一看。眼前的人让他非常熟悉,名字也几乎是脱口而出:“裴哥?”

“怎么一副忽然不认识我的样子?”裴从安含笑摸了摸他的脑袋,这才问道,“我看你刚才急急忙忙的,是遇到什么东西了吗?”

江笑白下意识想要开口,到了嘴边却又停了下来。江笑白闭嘴,摇摇头说道:“没什么,我身体有点不舒服,想早点办好手上的事情。”

“没事,我去帮你,你过去在椅子上坐一会。”裴从安揽着他让他坐在椅子上,自己拿了诊断单过去办理住院手续以及拿药。

江笑白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回过神,这会疑神疑鬼往周边看了一眼,发现周围的人都比较正常以后这才松了口气。

所以他果然是进入异空间了吧?

橘黄色的小皮球滚到了脚边,还在地上活泼地蹦跶了两下。如果是平常江笑白肯定热心地捡起来把它还给他的主人,这会他却不敢动。两只脚像是僵硬了一样搭在椅子上,江笑白沉默坐在原地。

过了一会,一双小手抱住了橘色的小皮球,江笑白还能看到一双小皮鞋,上面有各种小花做装饰。

“大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啊?”可爱的女孩子奇怪地看着他。

江笑白缓缓抬起头,对上一张可爱的脸颊,小姑娘发现他在看自己,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

经过护士那个情况,江笑白现在都有些ptsd了,也不敢相信小妹妹真的是无辜可爱,只能扯出一个笑容,勉强回答她的问题:“我在这里等人。”

“我也在等人。”小妹妹拍着皮球,奶声奶气说道,“妈妈来医院看病了,让我来这里等她。”

“那你妈妈呢,去取药了吗?”江笑白有些担忧。这小姑娘妈妈也真的放心把小孩子一个人放在这里。

“在我手上吗?你没看到吗?”天真无邪的声音说道。

江笑白:!!

他低下头一看,小姑娘脑袋上的皮球可不就是一个人头。那人肉头发散乱,上面似乎还有鲜血。污秽的双眼和江笑白对上,痛苦地注视着他。

小姑娘拍着人头说道:“妈妈总是告诉我,不要单独离开,不然就会被坏人抓走,可是每次都是她自己悄悄离开了,这样要是被坏人抓走了怎么办?”

小姑娘噘着嘴,像是吊着个油瓶:“所以啊,我就把妈妈的脑袋削下来,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带着她,我和妈妈不会分开,这样坏人就不敢抓走我们啦。”

江笑白:确实,坏人看到你这样早就吓跑了,哪还敢对你们动手。

他拖动着僵硬的双腿,屁股一步一挪寻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小姑娘在他身后问道:“大哥哥,你有没有什么不想要分开的人啊,我可以帮你们哦。”女孩的声音逐渐变得阴冷,仿佛贴着江笑白的脖颈在说话。

“大哥哥你一个人的话,要不要我帮忙把你们放在一起呢,这样大哥哥就不用一个人了。”小女孩说道。

“不用了。”江笑白惨白着脸拒绝他,“我朋友就快回来了。”

“白白,我回来了。”裴从安突然出现拯救了他。

小女孩看了他们一眼,抱着小皮球当即跑掉了。江笑白这才松了口气。刚才裴从安的出现帮他解决了麻烦,他不由得握住裴从安的衣袖,对他稍微依赖了一点。

“已经办理好了,我们一起走吧。”裴从安问道,“走楼梯还是电梯?”

经过刚刚那件事情,江笑白其实已经对电梯有了心理阴影,他问道:“在几楼啊?”

裴从安看了一眼:“在5楼。”

江笑白松了口气,笑着说道:“那我们走楼梯吧?”他之前还害怕太高要连累裴从安和他一起爬楼梯,这会总算没有那种忧虑了。

“好。”裴从安牵着他向楼梯间走去。

江笑白看着两人交握的手,眨了眨眼睛,好奇问道:“裴哥,我们是什么关系啊?”

说完他就有些后悔了,明明他们两人认识,他还要询问双方什么关系这不是很可疑吗?会不会暴露他现在什么都不记得的事情啊?

哪料裴从安笑了一声,促狭问道:“我昨天不是刚告白成功吗?你这是没有实感,还是想听我再说一遍?”

江笑白的脸刷地一下红了。不管是裴从安话里的意思,还是裴从安刚才的调侃,都让他脸颊滚烫。最重要的是,他发现他对两人情侣的身份并不排斥,甚至有些高兴。也就是说他们的关系确实不错,最起码他潜意识里是喜欢裴从安的。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了他的想法,裴从安把他握得更紧,两人上了五楼,等到折腾了一番终于躺倒病床上以后,江笑白看着旁边空着的床位,紧张的心情终于松懈下来。

他不由得和面前的裴从安抱怨起来:“今天真是吓死我了。”

裴从安提椅子的动作一顿,笑着说道:“发生了什么让你这么害怕?”

江笑白小声抱怨:“也不知道是不是医院的问题,我今天见到了好多奇怪的东西啊,先是看病的时候发现病人都变成了奇奇怪怪的东西,之后好心带路的护士成了骷髅。等裴哥你去办理东西的时候,我还遇到一个小女孩,居然抱着他妈妈的脑袋问我要不要把我们的脑袋放在一起,幸好裴哥你过来以后他就跑开了。”

半晌都没有听到裴从安说话,江笑白也知道自己说得事情挺离谱的,连忙找补说道:“抱歉啊裴哥,我知道自己说得事情挺离谱的,可能是我今天太难受了所以看错了,你就当我乱说吧。”

“不,我相信你。”裴从安的声音变得古怪低沉起来,“你说得是这样的吗?”

江笑白身体一僵,脑袋像是生锈一样,“咔咔”抬了起来。裴从安依旧微笑着注视着,只是此时那双手正提在自己脑袋上面,下一刻,裴从安直接把自己脑袋从脖子上揭了下来。

尖叫声冒到喉咙又被江笑白勉强压了下去。他快速扭头跑到了床下面,踩着鞋向着病房外面跑去。

身后传来缓慢的追逐声,江笑白以为自己甩开了“裴从安”,连忙回头去看,却发现裴从安根本没有跑动,他移动速度极快,不一会就能闪现出一大步。

而裴从安下一次闪现到的位置就是……他的面前。

江笑白回头一看,没有脑袋的男人正低头看向他,他手中提着的脑袋则低声问道:“白白,你跑什么啊?”

不跑才是傻逼。

江笑白绕过他继续往外面跑,好几次都差点被裴从安抓住,江笑白又成功突围。跑路过程中他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他的身体素质似乎异于常人,即便是长时间的快速奔跑,他也没有特别累。

另一方面,虽然被追逐的过程中总会出现恐惧的心情,但是他好像从来没有担心过自己会被杀死,自始至终都有这方面的自信。

江笑白在心里思考原因。是他失忆前本身是个大佬呢?还是因为他是在梦中?

假如是在梦中的话,江笑白看着面前只有人进来却没有人出去的大门,在裴从安又一次靠近他的时候,用力冲了出去。

整座医院都像是水波一样荡开,一切都成了白雾,江笑白背后,“裴从安”的脸颊上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不过此时已经离开医院的江笑白却已经看不到了。

他猛然从床上惊起,睡梦中的一切依旧萦绕在他心中,让他额头上不由得冒出冷汗。

“白白,你怎么了?”一双手覆盖在江笑白的额头,温暖的手掌带着令人安心的气息。

江笑白睁开眼睛就看到了裴从安的脸。刚刚梦里看到的一幕冲击太大,让他这会忍不住又往后退了一步,错开裴从安的手掌。

裴从安手掌一僵,下一秒却开始关心起了江笑白:“你没事吧,是做了噩梦吗?”

江笑白扭头看去,一个大个子男人正站在病房门口,惊奇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小江这么害怕的模样啊,太少见了。”

他旁边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男人,这会教训他:“小江这两天很累了,你这个被带飞的就闭嘴吧。”

“方元,齐日?”江笑白揉着脑袋叫出他们两个的名字,“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一件和刚才梦中差不多的双人病房,不过隔壁住着一个老爷爷,此时他的家人还在给他削苹果,老爷爷时不时低头咬一口,然后笑着看他们打闹。

“你忘记了?”裴从安皱眉,“昨天我们解决完丁宅的事情以后,你因为没睡好晕倒了,所以我们才把你带到医院里,你刚才睡醒以后就一副很害怕的模样,是不是受惊了?”

“是这样吗?”江笑白揉着疼痛的脑袋,观察周围的情况,一切都很平和,和梦里的危机四伏不一样,齐日和方元也在好奇地看着他,似乎对他的情况很是惊奇。

所以刚才一切都是他在做梦?

江笑白放下额头,正要接受这个现实,却见一个橘色的小皮球“咕噜咕噜”滚到了他们的房间里。小皮鞋踏在地板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扎着羊角辫的小姑娘从外面跑进来,好奇地寻找自己的皮球。

方元拿起它,蹲下来递到小姑娘的面前:“给,小妹妹,下次小心一点啊。”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08-29 12:01:15~2021-08-30 12:22: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锦铃铛 63瓶;月狐 50瓶;丹嬷嬷、泥巴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