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为了恰饭我伪装绿茶[无限] > 第58章 鬼门开

第58章 鬼门开


江笑白阻止他:“方元!”

方元和小姑娘一起看了过来, 小姑娘还吓得往后躲了躲。江笑白这一声让许多人都有些疑惑。那小姑娘也还是原原本本的模样,反倒是江笑白显得有些奇怪。

可是江笑白又不敢放松警惕,之前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相信了眼前的东西,结果最后病人、护士以及小女孩,甚至连裴从安其实全都是鬼变的。

谁又知道这一次不是哄骗他的表象呢?

小女孩委屈地撅起嘴, 小声说了声谢谢就抱着小皮球离开了。

方元有些尴尬:“小江啊,这个小女孩怎么了吗?”

江笑白摇摇头。他也不确定, 刚刚的一切都很正常, 反倒是他的行为非常反常。

裴从安说道:“你刚刚, 梦到了什么?”

江笑白没有开口。他不确定面前的裴从安能不能信任,毕竟梦里的裴从安一直都很温和, 直到最后一刻才露出了真面目。

“不说就不说吧。”裴从安帮他盖上被子,温和说道,“尽可能相信你的直觉。”

江笑白直视着他的双眼。裴从安神情温和, 即便看到了江笑白刚才那些奇怪的行为,他也没有过多地疑惑, 反而是安抚他的情绪。

“裴哥,我们是什么关系啊?”江笑白再次问了梦中的问题。

江笑白注意到裴从安愣了一下, 另一边的方元起哄一样吹了吹口哨, 被裴从安看了一眼之后才安静下来。

“暂时是朋友。”裴从安解释, “小江, 你忽然问这个问题, 是因为你忘记了什么东西吗?”

江笑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裴从安值不值得信任呢?现在这个地方是梦里还是真正的现实。

最后江笑白还是遵从自己的想法, 点了点头,这才说道:“我忘记了一部分东西。”

裴从安:“果然吗?”

方元咋咋呼呼问道:“不会吧,不就是睡了一觉吗, 怎么还忘记了这么多东西?”

“也许是不小心撞到了什么东西。”裴从安说道,“那我现在给你说一下我们双方的身份。”

江笑白点点头。裴从安却没有直接开口,反而是打开了手机,在里面开始输入文字。旁边的老人和他的家属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发现他们的动作以后就知趣地转过了脑袋。

过了一会,裴从安将手机递到了他的面前。

江笑白滑动手机,看着备忘录里面的文字。备忘录中说他是一个道士,而且是个天才道士,因为近期有东西作乱所以下山来找寻原因,目前他们已经解决了五分之四,现在就等一起的研究人员检查到最后一个邪物的位置以后便可以结束乱象。

裴从安是另一个部门的人,他们是偶然遇上的,正好合作很顺利,所以一起完成了四个任务,目前大家的关系都是朋友。江笑白之所以进医院是完成第四个任务的时候太累了,出来以后被他们送到医院输液。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问题。

“这是你的武器。”裴从安将一个包送到他的面前,江笑白打开包,发现里面有一把桃木剑,一面八卦镜,还有几张黄符。

江笑白握住桃木剑。奇怪的是这桃木剑握在手中的时候并没有什么熟悉感,就像是握住了个假货一样。

江笑白没有质疑,只是将这件事情记在了心里。不过这会他也明白了为什么之前被追的时候只是下意识的惶恐而不担心自己会死,体力也比一般人强了。

最起码道士这个身份有很大可能是真的。

江笑白一时间也找不到什么错误,只能在医院暂时休息下来。过了一会,外面走来推着输液管的护士。裴从安他们站了起来,等待护士给江笑白输液。

护手的动作很娴熟,不一会液体就从针头上溢出一点。等到护士转身,江笑白看清楚她的脸之后右手下意识动了一下。

这和那个要带他进电梯的护士一模一样。江笑白低头看她的鞋。软胶平底,和穿高跟鞋的女护士完全不一样。

待到护士拿着针头要戳进江笑白右手时,江笑白心里忽然涌出一股极为抗拒的想法,这让他当即掀开被子站在了床下,警惕地望着护士。

护士也不生气,笑着说道:“呦,这么大了还怕疼呢?”

江笑白握着手臂不言语。

齐日都有些愕然:“小江你怎么了?”

“可以先不打吗?我有些紧张。”江笑白可怜巴巴说道,“而且我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暂时不想输液。”

说完他就有些奇怪。他为什么卖惨那么熟练啊?

护士皱眉:“你这输液时间是固定的,我们可不能随便给你调整时间。”

江笑白眼泪汪汪去看裴从安,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裴从安早就熟悉他这表情了,不就是以前混日子时候的样子吗?不过江笑白这样不可能没有原因,他开口帮腔:“抱歉,我朋友出了一点小状况,可能还要做个检查。”

护士犹豫了一下。裴从安说道:“等我打个电话。”

江笑白紧紧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发现裴从安确实有在联系人,而且电话结束以后,那护士还真的被劝走了。

“裴哥你还认识医院的人吗?”江笑白好奇。

“职业上的一点小便利,只是不输液,又不是什么大事。”裴从安笑着说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也没有哪里不舒服。”江笑白表面上一直在回答裴从安的问题,心里却在思考刚才那通电话的事情。

护士刚刚要给他输液的时候,他身体下意识的排斥不是假的。可要是那些药有问题,护士又为什么能被裴从安轻易劝走呢。

裴从安那通电话究竟打给谁,他和这家医院有联系吗?

那边同意了裴从安的说法,是因为裴从安和他们一伙,还是他们不想违背常理,让裴从安察觉到这个医院的问题。

怎么看前者的问题都大一点,江笑白心里却一直偏向后者。

大概是因为裴从安刚才让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吧。

齐日和方元都出去找了酒店,留下裴从安陪床。晚上休息的时候,江笑白盖着被子躺在病床里面,裴从安则在他旁边趴着休息。走廊间的灯光照射进来,让江笑白不至于看不清楚病房里的事物。

忽然,江笑白感觉有些冷。明明有中央空调,整个房间却像是变成了冰窖一样。他扯紧被子,又想起裴从安就那么趴着睡觉,就想要叫他一起睡床上来。

医院不让陪床和病人一起睡,准备了可移动的小床。但是裴从安之前让给了那位老人的孩子。不过现在已经这么晚了,他们这边都是小病,护士晚上也不会过来,所以让裴从安进来一起睡也没有关系吧。

右手按住裴从安的肩膀,属于人类的体温让江笑白心里一松。他正要推醒裴从安,右手却被一把抓住,微弱的灯光下,裴从安睁开眼睛,打手势让他不要动。

江笑白心里一动,这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之前老人睡觉的时候会有轻微的鼾声,可是这会已经没有了。整个病房里仿佛就只有他和裴从安两个人一样。

身后传来一阵窸窣声,江笑白看到月光下的墙壁上映出来一个影子,此时正在他身后飘荡,而那影子举着的细长物品,很像是一把匕首。

江笑白心里一突,就见那人已经举着匕首斩了下来。

可他的手仍旧握在裴从安的手里。

眼见那匕首就要戳到江笑白身上,裴从安忽然抱住江笑白一滚,顺势将病床往前一踢。病床的轮子滑动,连带得暗中攻击的人同样被带着向后滑去,至于那刚才要戳到江笑白身上的匕首也被卡在了病床上面。

刚刚打算攻击他的人正是那个老爷子,此时他的脸上满是尸斑,身体僵硬地拔着床上的匕首。

“快跑。”裴从安一手捞起装着江笑白的武器的包,一手抓着江笑白去开病房的门。

门被反锁了。

似乎是注意到了他们没有办法离开,老爷子怪笑了一声,向他们冲来。

“退后一点。”裴从安把江笑白护在身后,一脚就要踹门。

门玻璃前骤然出现一张大脸,那张脸紧紧贴着玻璃,属于嘴的地方却裂开了一条大缝。是老爷子的陪床。

前有狼,后有虎。裴从安却完全不惊,那一脚结结实实踩了下去。门板碎裂,并且带着门外的鬼一起飞了出去。裴从安拉着江笑白向楼道里跑去,经过的时候还踩了两脚门板。门板下的鬼尖叫两声,再也没有力气吓人了。

江笑白忽然就安全感满满了。

出了房间,裴从安立即给方元他们打电话。好在现在还能通信。裴从安问道:“你们现在在哪?”

“啊,我们在酒店啊?”方元迷迷糊糊的,半晌忽然尖叫一声,“卧槽,外面这是什么鬼?”

江笑白和裴从安顺着外面的玻璃看去,发现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就像是跌进了不可想象的深渊一样,一切的事物都会被黑暗吞噬。

“这里有问题,你们先待好,武器也拿好了,小心有危险。”裴从安看着窗外的黑夜,又嘱咐了一句,“暂时不要出来。”

这种浓黑的颜色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趣的东西。

“握紧我的手,我不会放开你。”裴从安说道。

江笑白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总觉得这一幕有一些熟悉,一时间却又分辨不出来这个画面出现在哪里。

忽然,走廊间传来物体滑动的声音,护士推着手推车向他们走来,走路间高跟鞋敲在地面上的声音,在寂静的走廊更加清晰。

似乎是看到了江笑白他们,护士停了下来,询问道:“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这么晚不去休息,打扰了其他病人怎么办?”

“你们这样可是会连带着我们也被骂的。”护士缓缓走进,在距离江笑白他们一米远的地方,江笑白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

红唇如血一般勾起,瞳孔占满整个眼睛,护士冲着他们微微一笑,下一刻就如同猎豹一般向他们扑来,在她的手中拿着一根极粗的针管,针管里面则是一种黑色的液体,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裴从安拉着江笑白躲开护士的第一次进攻,两人对视一眼,当即向着楼梯下面跑去。

背后护士像个□□一样甩着腿追逐他们,时不时就用言语骚扰他们:“你们不要跑啊,下面还有更可怕的东西呢,跟我乖乖回病房,那里面很安全哦。”

信了她才是有鬼。

江笑白捞起旁边的垃圾盖向扔到护士脸上,护士尖叫一声,拿着针筒追赶他们的速度更快。

江笑白他们下楼梯的时候还要一阶一阶爬楼,可是护士的双脚就像是沾了502一样,可以迅速跳到每一面墙壁之上并且不掉下来,以此来节省时间快速接近他们。

很快,江笑白就感觉背上一重,一双惨白的手臂将他从背后抱住,护士贴在他耳边说道:“抓到你们了哦。”

江笑白心中一凛,手里拿起之前就在包里翻找出的黄符贴在护士的脸颊上,却不想那黄符一离开的他的手,就像是褪色了一样变成了一张普普通通的白纸。江笑白脸色一变,再拿出自己的桃木剑,却发现那哪里是桃木剑,分明是一柄纸剑。

这所有的一切,看似是用来捉鬼的道具,其实全他妈是纸糊的。

他被驴了。

“嘻嘻,被骗了啊。”护士红色的指甲顺着脸颊顺着他的脸颊滑过,江笑白一阵毛骨悚然。

下一刻,身后穿来一声尖叫,护士从江笑白身上飞了出去,愤恨地注视着他们。

裴从安收回拳头,带着两分怒气说道:“我们走。”

两人连忙冲下了楼梯,来到了一楼大厅。这里同样没人,江笑白回头看护士追上来没有,却见到她就那么站在楼梯间门口,对着他露出一个阴险的微笑。

为什么不追过来。

明明已经跟丢了他们,却还是一副很高兴的模样,这又是为什么。

江笑白忽然就想起了白天那场梦,当时他也是一路跟着裴从安去了病房,然后就见到裴从安揭了自己的脑袋。那一幕到现在仍旧让江笑白记忆深刻。

他心里除了一开始的惊吓以外,还有一种埋藏很深的,不易捕捉的怒气。只是这种怒气江笑白又找不到原因,一时间也没办法发泄出来。

江笑白经过这一天的惊吓已经淡定了很多,他想最起码裴从安告诉他的事情里有百分之五十的真货。比如说,他确实是个道士,也应该有点能力。

所以这会怀疑了裴从安,那么他也能假装淡定地转过脑袋,想看看这个时候的他是什么模样。

下一刻,江笑白的手攥紧。

大厅的惨白灯光里,裴从安的脸有一瞬间出现了变色,本该属于人的眼睛变成了更为幽深的黑色,眼角还跟着血痕。

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模样。

可是握着他的那双手又极为温暖,更不像是梦中的那个鬼魂。

是假的裴从安还是真的呢?

护士刚才的表情是故意的迷惑选项还是真的代表裴从安有问题。

按理说这个时候他应该松开裴从安才是,可是江笑白的身体却像是不听话一样没有动弹。理智和情感不断交错,江笑白垂着头不言语。

“白白,这里有些不对劲。”裴从安像是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先说话了,“按理来说不可能一整个医院都出了问题,除非这里有藤蔓,但总不可能有这么巧的事情。”

听他说起了正事,江笑白反而冷静了一些,也不胡思乱想了,他说道:“我们在医院里看看?”

裴从安点头,跟着他一边小心探索医院,一边问道:“你今天忽然惊起是梦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江笑白忽然就想要赌一把,他沉声说道:“我梦到我醒来以后就在医院挂号,门诊那边叫我去看病,是消化内科,说是我得了急性肠胃炎,可能要输液两天,我听了医生的话就出来了,结果出来以后,我发现等待区的那些人全都变成了鬼。”江笑白攥紧他的手,“我有些被吓到了,这个时候有个护士,就是和刚才追在我们后面的护士一样,她拍了我肩膀,问我需不需要帮助,我就说我想要去住院,她说让我和她一起去电梯……”

“之后呢?”

“然后我走着走着发现不对劲,她居然在医院里穿着高跟鞋,我就不敢进去,结果就被她和等待区的人夹在中间,他们让我选一边,都说另一面是坏人。”

裴从安已经能想到江笑白当时面临的情况了,一觉醒来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跟着医院的指示来,却不想周围的人全都是恶鬼。

凭心而论,正常人都会感到害怕。

他有些后悔刚才推开那鬼的时候力道轻了。

“之后我就下了楼,然后遇到了裴哥。你说帮我去办理手续,让我坐着,我就坐在那里,结果今天闯进病房的小女孩抱着皮球走到了我面前,还说……那皮球是她妈妈的人头。”

说到这里,裴从安也了解了江笑白今天看到小姑娘的时候为什么那么着急,甚至让方元不要碰那个皮球了。

不过他还有一个疑惑:“你还遇到了我?”

江笑白点头:“小女孩问我要不要把我和你的脑袋凑在一起,我肯定不敢答应,这个时候裴哥你办理手续回来,然后小女孩就吓跑了。我和你进了医院,里面也是两人间,不过隔壁没有人,我就放松下来,和你讲了我遇到的事情。”

裴从安大概知道他要说什么了:“梦里的我也变成了鬼?”

江笑白点头,开玩笑一样说道:“忽然一回头发现一个提着脑袋的人,我当时吓了一跳,然后跑出医院以后就从梦中惊醒了。”

他观察着裴从安的变化,发现对方并没有像想象中忽然抱起要杀了他,反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只是眼角的血痕越发鲜艳了。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这里也是一个梦呢?”裴从安问道,“正常的医院里不会突然有这么多的鬼魂出现的,这里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外面的世界是正常的,我可能会以为这是藤蔓造成的,现在看来,也许我们就在梦里,和你的梦串起来就是梦中梦。”

裴从安暗笑看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掌:“所以你这会就不怕我和梦里一样吗?这会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你扔下我单独离开。就算你不确定我是不是坏人,但也不应该这么相信我。”

“可是你说你肯定不会松开我的,还让我握紧你。”江笑白忍不住抱怨。

裴从安怔然,失笑说道:“其实我也不会让你单独离开的。”毕竟让失忆的人走他还是不放心。

没有记忆的江笑白明显迟钝了一些,还是得找到办法才行。

“你说你刚醒来的时候,正在门诊那里?”

江笑白点头。

裴从安:“也就是说一切的开始都在报号那里了?”

江笑白脑海中忽然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攥紧裴从安的手,努力思考一闪而过的灵感,结果越是想越难以想出来。

“没关系,想不出来就过去看看,也许看到实物就应该有灵感了。”裴从安说道,“我们先去看了一下消化内科在哪里?”

两人找到了消化内科的楼号,迅速向上面跑去。

消毒水的味道在鼻尖萦绕着的,江笑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反倒是闻出了一股尸臭味。

很快就到达了消化内科的门口,头顶的绿灯照耀着等待区,明明那里没有人,江笑白却有一种心悸感。

“进里面看看。”裴从安走到消化内科门口,转动了一下。门没锁,从里面打开了,两个人走了进去。江笑白顾忌着等待区那里的事情,下意识把门给关上了。

江笑白回忆着今天和医生的那些对话。

“这个这么年轻?”医生感叹的那句话在江笑白不经意浮现。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他没有注意到的。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响动声,江笑白回头一看,下意识后退一步。不知道什么时候,门外挤满了一群恶鬼,他们年龄不一,面目却狰狞可怖,发现江笑白在看他们,这群鬼冲撞得速度越发快了起来。江笑白注意到领头的那个人就是今天梦中叫醒他的老人。

下一刻,那个老人脑袋就被旁边的鬼一把打飞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日六一个月了!明天可能会休息一下,大概只有三千字更新

--感谢在2021-08-30 12:22:38~2021-08-31 00:29:2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泥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冰糖 30瓶;泥巴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