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玄黄道主 > 第347章 旗动

第347章 旗动


不能说乔良羽不努力,结合零元购迈克尔,他们真想到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好办法。

此外,也展示了他和玫瑰等人外交谈判能力。

在得知一些中大型界域也不希望玄黄存在后,他们发现了机会。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颠不破的真理。

他们就开始多方的联系,经过半年多的试探和联络,终于商定了一个可行计划。

计划就是利用规则行事,界域中的神圣的确不能外出,但不要忘了,界域中不仅有神圣,还有无数的诡异。

和神圣不是同类,诡异的牺牲他们不在意。

借助零元购诡异能无代价带出界域中诡异的能力,把这些诡异收拢起来,让迈克尔带出去,然后放在三大战场,给玄黄门下造成致命的危机。

最好能一举歼灭更多的修士。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让玄黄出面,打断玄黄闭关,拖延玄黄的进度,给他造成无法愈合的重创。

不管是乔良羽还是中大型界域,已经对彻底铲除玄黄不抱有太大的希望。

一年了,已经渐渐的接受了现实,玄黄道人不是那么容易斩杀的,此人占据归墟天,归墟天历来神秘,谁知道有什么保命的手段。

所以斩杀玄黄只存于想象中。

但是,不能因为斩杀不了就放任玄黄做大,这是阻道之仇,没有缓和的余地。

不存在无事生事招惹敌人的脑残行为,是势不两立的敌对。

不扫灭玄黄,中大型界域就会不好过,甚至有灭顶之灾,这样的前提下无需刻意的仇恨渲染。

在诡异会所乔良羽的撮合下,三大顶级界域的保证下,撮合了一大批大中型界域,达成了目前的局面。

界域中的神圣会出手镇压一些各自界域中诡异,迈克尔施展零元购的时候,他们把这些诡异打包送进零元购口袋中。

这是利用诡异规则的能力,零元购诡异就是这样的规则。

在这个诡异是天定主角的时代,是可以做到的。

然后迈克尔带着装满口袋的诡异,投放到三大战场中,给修士致命的攻击,以此把玄黄牵扯进来。

为此他们准备了三十个三阶诡异,三百个二阶诡异,三千个一阶诡异。

每个战场投放十个三阶,一百个二阶诡异,一千个三阶诡异。

还有一个前提,就是如此大的容量,迈克尔必须要三阶才能做到,哪怕是神圣们出手相助的镇封诡异,这么多的数量,和这么强的强度,需要迈克尔三阶。

这里就是乔良羽发挥作用的时候了,他提供三阶神血。

在迈克尔共振各界域诡异能力增强的时候,神血提供支持,让他进入三阶。

一个看似十分完美的计划。

“既然如此,就定在一个月后吧,一个月的时间足够各界域准备好,也能让迈克尔达到三阶。”

诡异会所的乔良羽说道。

“是,会长。”玫瑰女士答应道,旋即她又道:“会长,您还记得苟健忍吗?”

“嗯?”提起苟健忍乔良羽就无比厌恶。

说来,自己和玄黄出现矛盾,起因就是苟健忍这个贱人导致的。

是他两次通过诡异会所发布任务斩杀玄黄,第一次找诡影祁龙还好,没有牵扯到诡异会所。

但第二次诡鼠三兄弟,正是这次,加上自己当时有点狂,不分青红皂白的判定是玄黄的错,竟敢挑衅会所。

发出了追杀令,从那开始,和玄黄的矛盾无法调解了。

要是能重来,乔良羽想过,可能自己不会那么冲动。

和玄黄交好才对。

尤其是自己经历了神魔世界的考验后,他发现,自身修炼的方式,才是打开自己会所金手指的最佳方式。

而不是目前自己这样,像个寄生虫一样,寄生在诡异会所上,提升实力全靠吃奶。

一点自己的努力都没有。

自己要是和玄黄成了好友,让玄黄指点自己真修的方式,自己就能像修士一样,战力同阶顶尖。

那样自己也就不怕神魔战场的考验了。

只能说:‘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提他干什么?”

乔良羽不悦的道。

“会长,是他联系我们的。”玫瑰自然知道这其中的玄妙。

不仅乔良羽回忆曾经,她也设想过,要是没得罪玄黄道人该多好。

“他联系我们能有什么好事?”乔良羽道。

“会长,也是对付玄黄道人的原因。”玫瑰道。

“哼!”

乔良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只能说此人比自己还头铁,一直不忘初心。

“而且,苟健忍最近很惨,我见到他时,开始没敢认,已经不成人样了!”玫瑰继续道。

“哦?怎么不成人样,说说。”一听这个,乔良羽高兴了。

不成人样混的很惨,好啊,混得很好我才难受。

“要从恶魔信徒说起,自打他们的神降临,也就是深渊秘地……”

玫瑰给乔良羽简单的描述了一下。

“嘶!”乔良羽听闻一阵惊讶:

“岂不是说,目前的恶魔信徒都被人奴役了,而奴役他们的人正是他们所谓的神,把他们当成了牲口一样奴役,他们神根本不要什么信徒,要的是伸向人间的触手?”

“是的,会长,按照苟健忍说的就是这样,所以他们过得很是凄惨。”玫瑰道。

“那他怎么回事?”

玫瑰道:“怎么说呢很复杂。”

“那你就简单的说说。”

玫瑰整理了一下道:“会长,虽然苟健忍这个人十分讨厌自己夏国的身份,觉得是落后愚昧的地方,但正是这个身份以及这个国家的塑造,让他天然的对神啊主啊什么的,不是那么信任,您懂吧?”

这个乔良羽懂,夏国人不信无用的神,神也要竞争,不灵我干嘛信你。

最简单的例子,风调雨顺时龙王香火很足。

但是一旦大旱或者大涝,祭拜龙王还没缓解后,等着神庙被砸吧,还说你是孽龙邪神,因为求你办事你没做到。

“因为不信,所以保留了怀疑,因怀疑所以没彻底的沦落,是吧?”

乔良羽答道。

“对,就是这样,因为他始终不信神,所以保留了一丝人的理智,这份理智让他没有像虔诚的教徒一样彻底沉沦,这保留的一丝理智让他找到了办法,就是大胆的和神商议,表达作为人的自己作用更多,成了恶魔反而没有多大的作用。”

“深渊秘地中的存在,应该也想明白了,多一个人帮助自己会更好,所以苟健忍没有继续恶魔化,为了保持这样的状态,他开始表现,表现的办法就是拿玄黄当目标。”

“哈哈……”听完乔良羽笑了,这是祸水东引。

这些狗屁神,一听人间竟然有玄黄这样的存在,自己成神还发展了一批修士,这不是妥妥的挑战他们的权威吗?

加之玄黄这么神奇,就是神圣也忍不住想要搞清楚为什么。

就有了苟健忍提出玄黄道人,深渊神圣应激反应后,让他去铲除玄黄。

苟健忍就找到了诡异会所。

苟健忍为了自救导致的。

“他想干什么?”

乔良羽搞清楚后问。

“他说,他也可以提供一些战力,比如降临的恶魔就可以用来对付玄黄,还可以把深渊之气当成一种污染源,投放在玄黄管辖的灵地内,给他制造麻烦。”

玫瑰说完,乔良羽陷入了沉思。

他是担心所谓的神的,怕是所谓的神不仅想要铲除玄黄,还会因此危害自己等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所谓的神圣,没有掩饰的其心必异,就是想灭绝人类,或者说灭杀他们想灭杀的一切。

自己要是因此牵扯上了深渊神圣,就不好了。

“你觉得呢?”

乔良羽拿不准问道。

“会长,为了自救苟健忍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和他合作等于和和疯子打交道,我觉得慎重点好……但是拒绝他,不能保证此人会对深渊的神圣说是我们不合作,这样深渊的神圣可能会把第一目标从玄黄道人转向我们,所以合作要小心,不合作也要小心。”

“你说的没错,我也是这样想的,不如这样,先不要他们的恶魔使者参与,先应付一些,比如投放深渊污染源之类的骚扰一些玄黄。”

“……你和他说清楚,是为了谨慎,不是拒绝他……但是也要有自己的态度,不要怕他的威胁,要展示出大不了一拍两散的决心。他想要在神圣面前表现自己的价值,离不开我们的支持,他也是有弱点的……总之你要拿捏好分寸懂吗?”

“是!”

玫瑰懂了,既要不树敌,又要谨慎对待。

这需要拿捏分寸。

…………

“尊者,我们保持观望吗?”

“对,保持观望就行,我们不参与。”

泰山界域的主持尊者南山尊者道。

说完他又问道:“你是亲自接触过玄黄道人的,你怎么看,你觉得他能应对吗?”

被询问的正是泰山的挑山夫。

挑山夫想了一会道:“在玄黄道人的道场中,见他如见天威,玄黄道人的领域,已经不是简单的领域这么简单,已经具备了四阶的一些本质,见他如见天威,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答非所问,但是南山尊者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这个层次,不需要详细的描述,只言片语就能解答很多。

天威是四阶真我才具备的一些特征,代表我的领域我为主。

为什么四阶真我强大,还能做到长生不死,这就是原因。

我的世界中,我想活多久无非一个意志传达而已,在我的天地中,我时刻保持最巅峰的姿态不过份吧?

这些就代表,再多的三阶也无用。

四阶的能力,哪怕只是一些小小的本质,也不是三阶靠堆积可以逾越的。

直观点,我的领域出现后,你都破不了我的防御,你怎么难为我。

而我可以巅峰的一个个全部扫灭。

“但这样的话,会打断他的闭关吧?”

这是南山尊者唯一想到的缺点。

玄黄道人的确强,但打断你的闭关突破就行,敌人的目的就达到了。

“也不尽然……”说着,还没等挑山夫回应,他自己就开始说道:“保不准玄黄道人还有一些其他的手段,比如他的那些至宝,他是炼器宗师,就算闭关无法亲自操控至宝,可只要至宝够强,也能解决。”

“是的。”挑山夫道。

“这么看来,玄黄道人是不会有风险的,无非门徒的损失而已,门徒可以再发展,只要他还在,一切都好说。”南山尊者道。

“尊者,既然如此,我们要不要向玄黄道人告知一声,也好赚点人情?”挑山夫道。

“晚了,文庙武庙的那些比你更早想到……当然,你可以去一趟,第一消息不重要,心意我们送到。尽管此人曾拒绝了帝主的招揽,但此人羽翼已成,还是保持友好为好。”

“是!”挑山夫道。

说完,南山尊者的话勾起了他的回忆,他道:“尊者,属下至今不明白,他为什么拒绝,他就不怕今后七天找麻烦吗?还是说他以为我们骗他?”

“你可以再扩展一下。”南山尊者神秘的笑道。

“尊者,属下愚笨。”挑山夫道。

“呵呵,有一点你需要承认,对七天的认识,我们是主管的认为和推测,…反之,玄黄道人才是亲自接触了好几个七天的,对不对?”

南山尊者道。

“咦?”

这句话挑山夫有点豁然开朗的感觉。

尊者说的对,自己等人包括帝主,对七天的认知,是从对界域天意的认知展开的。

反而玄黄道人是真的薅过羊毛的。

对比起来,人家才是七天方面的专家,自己等人只是先天的认为应该这样。

“懂了吧?”南山尊者道:“你回来后,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但是跳出自身身份的局限后,我想到了这一点。我们的认知来自界域天意,或许更高一层的七天不这么想呢?”

“界域是寸土必争的不惜一切壮大本源,而对可以孕育真圣的七天来说,或许祂们在意的不是这小小的一点羊毛,而是变化啊!”

“万事万物唯一不变的,是一直在变化。”犹如醍醐灌顶,挑山夫说出了这么一句。

包括大道,天道,气运等,一切至高存在的真理,一切都在变化中,变化是唯一的不变。

……(本章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