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小说网

字:
关灯 护眼
济南小说网 > 武歌天行 > 第二十二章驱毒

第二十二章驱毒


  
卜天行咳嗽了几声,对着业问道:“那接下来呢?”
“先在这房子的周围布下阵法。”
“阵法?我不会。”
“你那神魂中的符纹轮盘是摆设的啊。”
“这?”
卜天行感应着符纹轮盘,过了许久,在其中真的悟出了阵法,最后便睁开了眼睛,对着业道:“阵法好深奥啊。”
“那快布吧。”
听着业的话,让卜天行觉得要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卜天行取出瑙画,精神力芸绕周身,极为浩荡,丝毫不像一个二十三阶精神力的。
卜天行按照符纹轮盘中所悟出来的阵法开始依靠方位勾勒符纹,这个阵法只是一个一阶的疗愈阵,而所要勾勒出的符纹也大多都是疗愈系的,几十息过后,房子的四周都画上了一道道散发香气的符纹,各有不同。
过后,卜天行便问道:“那接下来怎么办。”
“休息。”
卜天行听到,业这话,微惊了一下,道:“啊?”
业道:“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画出符纹吗?况且驱毒纹还有几道二阶的符纹,现在你确定能够继续?”
“额。”确实卜天行也感觉到,现在自己的精神力消耗的已经所剩不多了,只是一时间沉溺在刚才勾勒符纹的意境中而不感到疲倦而已。
第一次布阵,所消耗的精神力也是非常巨大的,卜天行在这一点上也感觉了出来。
卜天行便原地盘坐了起来,神魂进入到了符纹轮盘中,业便在周边。
在房门外,聂欣走了过来,王秋桐看见,拱手道:“聂阁主。”
聂欣笑道:“哟,王小胖子今天怎么了。”
玩笑归玩笑,很快聂欣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对王秋桐问道:“为什么让他自己在里面?”
王秋桐道:“我老大说,在解毒时,不能有人打扰。”
聂欣有点小惊讶,道:“哦,他背后的势力来人了?”
“没有。”
聂欣脸上显了一丝怒容,对着王秋桐喝道:“不来人,就凭他?”
聂欣不信,欲往房中走去,王秋桐欲上前去拦着,便被刚才的那个老婆婆拦着,强悍的威压,使得王秋桐动弹不得。
聂欣伸手去碰房门,却显现出了一道淡淡的光圈,聂欣疑惑的自问道:“阵法?”
此后,聂欣便停下了脚步,嘴角露出难以掩饰的笑容,心中想到,或许不二的毒真的可以解,面具的神秘组织,我一定会找到你们的老巢。
聂欣退了下来,对着那老婆婆道:“斐婆婆,这里你就先盯着。”
听到了聂欣的话,斐婆婆便撤回了威压,王秋桐呼了一口气,心中想到,这斐婆婆不愧是通幽的高手,这威压当真可怕。
斐婆婆将头微微低下,道:“是,阁主。”
聂欣再度看向房门,玉手一挥,便向远处走去。
斐婆婆看见王秋桐正在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便对着王秋桐道:“王少爷,老奴这里告罪了。”
王秋桐抬起头,憋着笑,道:“没,没事。”
两人都将头看向房门。
太阳渐渐的落幕,只剩下一点余辉掉在云尾。
在房中,坐在地上的卜天行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吐了一口浊气,飘在卜天行周边的业看见卜天行醒来,道:“现在已经傍晚了,你真够慢的。”
卜天行笑了一下,道:“我的精神力又涨一阶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在武修的修为上不见增长,明明玄力已经够了突破的状态。”
业道:“那是你缺少一场生死之战。”
“不想了,告诉我接下来怎么办?”
“业回答的非常干净利落,道:“脱衣服。”
卜天行虽然听到了一次,但再听一次还是惊愕了一下,道:“啊?”
业一脸不屑的道:“啊什么啊,叫你脱就脱。”
卜天行还是有点难为情,问业道:“还有没有不脱衣服的方法?”
业奸笑道:“呵,等你有五十阶的精神力或许就可以隔物画符了,等到那时这女孩也就毒发身亡了。”
卜天行一脸艰难,欲走出房门将屋外的老婆婆叫进来,不过这时业便开口道:“你叫她进来会被当做色狼的,况且你不可能闭着眼睛画符吧,凭感应好像你也做不到吧。”
卜天行一个斜眼尽是鄙视,看着那个在一旁一脸奸笑的业,咻的一声,卜天行便将业收回到武灵空间中去,剩下的就是业的无尽骂喊了。
“卜小子,你想吃独食是不是!”
“好小子,过河拆桥,爷这么大了什么没见过,至于吗。”
“············”
一阵叫唤过后,卜天行直接隔绝了业的声音,世界仿佛安静了下来。
随后,卜天行便走到床边,缩手缩脚的去解开不二的衣服,除了主要位置的遮羞以外,卜天行都脱了下来,如玉般的颜色,超乎常人的发育,看的卜天行的脸一下便红了,连忙将头转了回去。
卜天行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道:“看来,我的心还不过坚定,有待加深,有待加深。”
一番自我镇定后,卜天行便取出项链,项链在卜天行的手中,随着卜天行意念一动,手中的项链便化成一只毛笔,那正是瑙画。
卜天行笔行如流水,精神力不断的在卜天行的身体与瑙画之间流来流去,一道道的驱毒纹在不二的娇躯上落下,阵法之中的疗愈能力也被催动,不断的给不二提供着玄力补给。
在画二阶驱毒纹时,卜天行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而且精神力的流失也变得多了起来,卜天行的额头上不断的流下汗滴,卜天行全神贯注的看着落笔,不敢有一丝的分神,毕竟二阶的符纹要有三十阶的精神力才能刻画出来,现在卜天行依靠着符纹轮盘,已是异于常人了,不过连刻画几道,就算是卜天行的精神力远远比同阶的多,但也是出现了疲劳。
等符纹画完后,卜天行精神晕厥,直接趴在了床边,昏睡了过去。
床上**裸的不二,全身都遍布着驱毒纹,密麻麻的,渐渐的本来是蓝色的符纹,慢慢的变黑,还有一丝丝的黑气冒了出来,在驱毒纹上盘旋,最后化为虚无。
不二身上的驱毒纹慢慢的消失,而体内的毒素也随之消散,不二的脸色也变的红润起来。
而外面已是明月当空,王秋桐已经非常的焦急,毕竟站了那么久,若不是斐婆婆在拦着,恐怕王秋桐早已冲了进去。
斐婆婆看着房间中那阵法的变化,就已经知道,里面那少年在给自家的少阁主驱毒,所以才拦着王秋桐,若是让王秋桐进去,导致功亏一篑的话,她可担待不起。
房间内,不二的手指在动,不过片刻,不二的眼睛便睁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见自己全身大裸后,有瞧见在床边的卜天行,吓的花容失色,大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
已把将卜天行推开,正好把卜天行推醒,卜天行下意识的听见了不二的喊叫,而且还感觉到了一道非常强大的气息准备进来,现在卜天行想到的四个字,就是走为上计。
斐婆婆听到叫声,心中是大喜,也有些担心,在门口不敢破门进去,现在她知道的就是自家的小阁主醒了,斐婆婆想都没想,连忙向外跃去,前往告诉聂欣。
不二这时连忙拿起床上的被子,包裹住自身,有些后怕的对卜天行问道:“你,你,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卜天行挠了挠后脑袋,尴尬的笑了一下,道:“救你的人。”
不二听到这话,感觉了周身,确实是体内没了毒毒素,但还是对着卜天行有着提防,又问道:“你这流氓,这,这,那的又是干什么。”
卜天行道:“我说为了帮你画驱毒纹你信吗?”
不二道:“不可能,初皋大师都说过,驱毒纹根本就解决不了我体内的毒。”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